时空书城

吴楚春秋

第五章 内外联手
533276 5 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侍从领着一位宦官进来,费无极正有些疑惑。那宦官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绢帛,呈给了无极。无极接过来展开看时,先看了一眼后面的落款,见是秦公主孟嬴。无极便十分惶恐,现在秦公主已经在楚王面前得宠,要是和自己算起以前的移花接木的总账来,自己还不粉身碎骨?于是急切看到:

  “……托少师恩惠,我已经服侍于君王之侧,虽然非我所愿。但君王已经许我后事,所以请少师在朝堂助我。如他rì我能够进身为后,主持后/宫,定当在君王面前为你美言。如今太子在国,蔡王后未失王宠,我窃以为少师危急也!太子如果知晓少师以腰玉冒充之事,岂不心怀怨恨?待他rì太子即位之秋就是少师夷族之时。请少师能够与我共图大事,各取所需……”(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费无极看过大喜过望,看来公主也是冰雪聪明之人。自己以后不再孤军作战了,有她作为帮手,真是如虎添翼。再说公主与自己的想法十分合拍,也是心机缜密之人,是自己可以依靠的靠山。于是让宦官稍等片刻,就上书房亲笔回书一封,让来人带去宫中向公主复命。

  孟嬴公主得了无极的回书,心里便有了底。那rì楚王回宫之后,到了孟嬴住处。公主把楚王迎了进去,见楚王心情郁闷,难觅笑容。孟嬴从宦官那里早打听到原委,便命宫女们上了宴乐,要为楚王解忧。

  “大王今rì回宫之后闷闷不乐,不知能否说与臣妾知晓,妾也可为君王排解一番。”孟嬴装着有些无心地问道。

  “寡人准备让太子去城父驻守,可是相国和太师都强烈反对,那些大臣虽然没敢说话,看来都是不同意的。更为可气的是蔡奇也站出来责问寡人,真是可恨!”

  孟嬴微笑道:“君王身为一国之君,还能让臣子们胁迫吗?太子正值青hūn年少,正是为国出力的好时候。为国家、为君王排忧解难也是他份内之事,大臣们还反对什么呢?妾以为是大王太纵容他们了,如果连这等事都被大臣们所钳制,妾为君王深为担忧也!”

  楚王被孟嬴一急,更加怒气填胸。本还有些犹豫,想到众怒难犯,准备再考虑一番的;此时听过孟嬴一番言辞,就决意不改太子戍边之议了。

  楚王招来一名近侍,让他带口谕去召城父司马奋扬入宫。

  孟嬴就亲自为楚王斟酒,撒娇道:“君王也不必为这等小事生气,妾为君王吹箫一曲,让歌jì演些鲜艳歌舞来,好为君王释怀。”于是宫内罗裳飘动,且看那翩若轻云出岫;腰肢袅娜似弱柳。个个画中娇,姿sè天然,占尽风流;一貌倾城,般般入画,罗绮秀。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经此一番开解,楚王方丢开那些烦心事,重新鼓舞了兴头起来。

  酒过数巡,侍从报奋扬入宫觐见。楚王让暂时住了歌舞,屏退众人,就召奋扬进来。

  奋扬跪拜后,楚王赐座。说道:“司马辅佐太子镇守城父,身上责任重大,千万不要辜负了寡人的信任。太子年纪尚轻,有些事情请司马还要尽心把持大局。在城父要管理好太子的生活起居,不能让太子恣意而为。没有寡人的亲笔旨意,不得让太子回都。出师的rì期更不能更改,五rì之内,点好兵马,就立即拔寨出发,不得延误。”

  “还有一点,你要监视太子的行动,以防生变!”楚王说出了重点。

  奋扬领了王命,也不知楚王心里卖的什么药,只得唯唯受命而去。

  奋扬退出过后,楚王命宴乐重起,孟嬴重新整治了酒宴,歌舞宴乐如旧。

  且说太子建见王命未改,知道相国和太师的努力没起到什么作用,也只得做好去城父的准备。只是和腰玉新婚燕尔、情深似水、难以割舍。本想带着腰玉同去城父,但想到她身怀六甲,一路山高路远,路途艰苦,就决定把腰玉留于东宫。又想着和母亲告个别,交代母后照顾一下腰玉的事;又见出发的rì子逼近,就想入宫别过母后。

  不想车驾刚到宫门,卫士却拦住了太子的车驾,说是大王有令,请太子专心安排戍边的事,没有大王的旨意不准入宫。

  太子望着这巍巍王宫,这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今rì近在咫尺却变得如此遥远,眼泪止不住已经滚滚而下。如今自己要去千里之外,凶吉难料,不知何时能够回还,却连和母亲最后的告别也已经不能,只得调转马头,滴了几滴痛泪,打道回府去了。

  这几rì朝中众大臣也不见楚王临朝,而太子离都的rì子临近,便知道太子戍边之事已不能回转,也只得在太子出行的rì子去辞送一程。伍奢自是不说,嘱咐了太子很多言语,送出都城十里开外才闷闷回府。

  且说蔡王后好些天也没见着楚王,便让宫人们去打听一番,才得知楚王新纳了一位娘娘。按规矩说来,自己身为后/宫之主,对此事一无所知,这位娘娘居然持宠也不来拜见自己,心中便十分不悦。

  一rì午后,蔡王后正坐在**花园看着侍女们折花,贴身侍女红儿便上来贴着耳边轻声说道:“王后,今rì我听一个在别宫服侍的姐妹说是大王新纳的这位娘娘是秦国的公主,我还不信呢。公主不是嫁给了太子吗?怎么这里还有个什么秦国的公主?她还说太子已经被大王安排到城父镇守去了,已经在几天前就离了都城。虽说这些传言可疑,但无风不起浪,王后也要想个法子打听打听。”

  蔡夫人听后大惊,心里是又怒又恨,十分焦急起来。于是便传**宦官头领偃师来见。

  半刻功夫,偃师进来候命。蔡夫人脸sè通红,柳眉倒竖,说话也有些不很顺畅了:“偃师,你这个狗奴才!后/宫发生这么多的事,你都没透露半点风声出来,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偃师跪在地下,有些委屈地答道:“大王不让奴才们乱讲,我们哪个敢不从命?再说这些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们也是无从知晓的。王后不信可以问问其他的宫女仆从们。”

  蔡王后努力镇静了一下,问道:“后/宫中传言大王纳了秦公主,这是真的吗?”

  偃师跪在地下,低着头,犹豫了半晌才答道:“据传言说大王是纳了秦国的公主,我们也没办法去较证是真是假。先前奴才也范迷糊,公主不是已经嫁给了太子吗?怎么这里又生出一个公主来?后来才听说太子那个公主是假的,被费无极调换了,大王纳的才是秦国的真公主。”

  蔡王后听了差点气个仰倒,看来不是什么传言,却是真实的事情。就继续问道:“这几天你见过太子吗?”

  “大王命太子去镇守城父,已经走了几天了。那rì太子想进宫来与王后告别,但是大王有命在先,不准太子入宫,所以这些天王后就没见着太子了。”

  “你这个狗奴才,也不告诉我一声,让我一直蒙在鼓里。退下吧!”蔡王后喝退了偃师。想着楚王荒yín好sè,夺了儿媳,已经不顾人伦;现在又驱逐了太子,丢失了仁义。于是悲从心来,泪如雨下。

  良久,蔡王后收了泪,便唤来红儿,向她叮嘱道:“看来大王已经封闭了我们往外传递消息的途径,你安排一些熟识的姐妹,仔细打探这位公主和楚王的消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来向我报告。看来这次大王是铁了心要对付我们娘儿两个,把太子驱逐出郢都还只是第一步。常言说母以子贵,现在太子被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虽说不能从明处出宫,但也要想办法递出消息。”

  红儿思索了一阵,说有了法子:“王后就说自己患了病,需要召医官进宫。然后我就打扮成女扮男装的模样,随着医官出宫,等下次医官入宫之时,再把我带进宫来。我出了宫去,就可以为王后办些事情。”

  王后觉得这法子倒可以试一试,于是让红儿去传与偃师知道,说是自己病了,让偃师去召医官进来诊治。

  过了一阵,医官便到了,此人姓王,是常出入宫里的,算是后来所称的太医。他诊了一会脉,说是王后没什么大病,只是心里有些郁结,拿些开解的药服一服便可无恙。于是就写了一份药方。要告辞时,王后叫住了他:“请太医慢行一步,我有话要说。我这里有个下人准备出宫一趟,他要为我办些私事,请先生行个方便,领他出宫一趟,三rì之后,先生再把他带入宫来。不知先生愿意给个方便吗?”

  王太医也知道此事有些蹊跷,对后/宫之事也有所闻。虽说知道这样做风险很大,有些不妥。但架不住王后的一番纠缠请求,又得了王后的重赏,就同意了。王后让红儿从后室出来,与王太医厮见。太医见王后托付的是一个童子模样的少年,明目皓齿、粉琢可爱。二人同王后别过,望宫门而去。由于太医出入王宫是经常的事,有时也会带上自己的小徒,加上和卫兵都成了熟人,所以护卫也不太过分盘问,就领着红儿出了宫去。两人约定三rì后红儿便到王太医府上相聚,等候王后再次召他们入宫。

  红儿先到了蔡奇府上,才知道国舅爷因为反对楚王派太子戍边已经获罪入狱。只得又到了太师府,那些守门的差役见是个小子,以为是个顽童搞什么耍子,也不去帮他禀告,也不准他入内。红儿无法,求了半天也没人理她,只好站在大门不远处等候太师的车驾,到时自己好拦驾求见太师。

  等了好一阵,红儿才见太师府大门洞开,立即就绷紧神经。见仆人们正忙乱间,红儿已经跪在了太师的车驾之前,用尽气力娇声高呼道:“草民有事求见太师,望太师垂怜。”反复在车前叫嚷。侍卫们要上来驱赶,伍奢便止住众人,让他们把这个小子带到自己面前。

  lt;/gt;lt;gt;lt;/gt;;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