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吴楚春秋

第四章 朝堂博弈
533275 4 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楚王高据于巍巍大殿之上。大臣们山呼拜舞过后,众臣子们依次站回到各自的位次。楚王清了清喉咙,对诸臣们大声说道:“今rì寡人临朝,有几件大事需让爱卿们知晓。现在我国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生息,也算是国泰民安;但是前些年吴国趁先王之乱时,攻我州县,占我疆土,此仇一直未能报得。寡人虽然不愿擅起干戈,轻用武力,那样会损国害民。寡人准备在养jīng蓄锐之后,yù要争霸中原,所以必须经略北方。现在我国的北方重镇城父之地无重要官员镇守,对寡人以后图谋中原十分不利。现在特命太子代寡人去镇守城父,经略北方,让寡人也能腾出些jīng力来料理吴国之患,以报吴国夺土裂疆之恨!”

  话音未毕,只见站在前列的一位老臣出班奏道:“大王在上,老臣有话要说。”

  楚王也知道这个老头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不站出来说话倒有些不正常了。于是不耐烦地说道:“太师有话就说出来听听。”

  “臣以为,太子身为国家的储君,怎能让他置身于险境呢?那是十分冒险和不明智的做法。现在我国四方安定,边土之上也没有什么战事。虽说城父是北方咽喉紧要之地,大王遣一上将即可镇守,何必非得让太子亲自去守边?大王图霸中原不如先体恤人民,问民疾苦,待国富民强之时,再计议图霸中原之事。所以老臣认为此议百害而无一益,请大王深思。”伍奢对楚王讲了一番道理。

  楚王向费无极望了一眼,就微闭了双眼,也没jīng神去反驳伍奢的话。

  只见费无极也出班奏道:“大王,臣以为大王的旨意十分圣明。虽说太师所说人人可以去镇守城父之地,但环视我国上下所有这些臣子们,谁能匹敌太子的地位和威望呢?所以派太子去镇守城父,足见大王对北方的倚重,诸侯也可以看到大王经略北方、图霸中原的决心。”

  伍奢再yù上前驳斥,楚王止之道:“太师不必再言,寡人主意已定,着太子五rì内出镇城父,不得延误。”

  位于大殿之下的太子只得应诺领命。虽说也明白父王表面上叫自己去镇守城父,实际是有驱逐之意,心里就算百般个不愿意,奈何王命难违,父命必尊;也不敢有丝毫反对,只得心中怏怏而退。

  楚王就继续他的安排:“太子出去镇守城父,必须有能干的将领去辅佐。现在寡人任命奋扬将军为城父司马,去助太子镇守,五rì内随同太子一道,点齐兵马,北上城父戍边。”

  奋扬也出班领命。

  下面的大臣一阵嗡嗡之声,对楚王的决定虽说心里有些反对,见太师伍奢都不能扭转局势,也就不敢轻举妄动。正相互观望间,又见一人出班跪伏于地,涕泣奏道:“大王今rì遣太子出外镇边,实际是降罪之举。太子并无过错,罪臣敢问大王,把国家的储君孤悬于外,对国家有什么益处吗?罪臣认为这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是置国家的未来而不顾,敢请大王收回成命。”

  朝堂上的大臣们听后大惊,都为此人捏着一把汗。原来此人是王后蔡夫人的哥哥,是太子的舅舅,现为议事大夫。

  楚王面皮变得赤红,转而发青,怒气勃勃地呵斥道:“甲士何在?把这个胡言乱语之徒囚入大牢!此人如此目无寡人,咆哮朝堂,必须惩戒。”

  甲士把蔡奇拖出朝堂,蔡奇一路还嘶声喊叫:“大王不可听信谗言,请大王收回成命。蔡奇无罪!蔡奇无罪!”楚王于是双手用袍掩住双耳,低头伏于案上,视若无睹。

  费无极就微闭了那双三角眼,鼻子里轻哼了一声。这家伙不识时务,一个国舅爷在这种时候居然不想法自保,避些嫌疑,还出来顶风作案。哎,真是一个呆子。正得意间,就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穿透力极强:“大王息怒,臣斗成然有话上奏。”无极听此声音就有些不安起来,此人身居相国(楚国称为令尹,中原诸国称为相国,为便于行,也以相国称之)之位,为群臣之首,在朝堂上举重若轻,就是楚王也要让他三分。于是便立起耳朵细听,看他有何话说。

  “太子敦厚纯良,做事也没有差错。城父之地不管如何重要,难道它的重要xìng超过了国家的未来吗?太子是国家的储君,是楚国在意外时刻能够稳定大局的重要力量,大王不能因为这些小事置国家的安定而不顾,老臣断不敢从命。”

  这场戏就好看起来,毕竟相国站出来说话,太子就还有些胜算。

  楚王强压住怒火,悻悻说道:“相国今rì火气旺盛,寡人本意是想太子在镇守城父的时候,一是可以体察些民情,二来也可以锻炼锻炼自己,学些带兵布阵的知识,长些见识,还能体察些民情,又有何不可?相国今rì如此咄咄逼人,意yù何为?!”楚王说完,站起来拂袖而去,留下一群干瞪眼的大臣们在那里不知所措。

  众大臣们就只得各自散去,伍奢下了朝后,并没立即回府,为了避些嫌疑,在路上闲逛了一阵,才让侍从调转马车直奔了城西。

  斗成然此人是楚平王的股肱之臣,以前楚平王为蔡公时,逼死了兄长楚灵王,并顺利得到了王位。在这个夺位过程中,斗成然居功至伟,屡建奇功。他不但有些谋略,也是军旅出身,是位帅才;此人长得身长八尺,鹰目黑面,在楚王面前能够直言,并且脾气不小。

  相府位于都城之西,坐落在郢都繁华的西大街上。伍奢从王宫出来后,带着仆从往东城溜达了一圈后再寻机入了相府。斗成然见太师来访,肚里也有些明白。

  二人归了座,相对无言了半晌。斗成然让侍从们退了下去,伍奢就闷闷说道:“相国今rì在朝堂之上,为太子据理力争,老朽在这里谢过了。但无奈大王不听相国之言,看来太子的处境会越来越艰难了。”

  斗成然也有些郁闷,说道:“太师何必如此?都是为了国家大事。今rì我也听到些传言,说是大王秘密娶了秦国公主,以公主一婢女冒名顶替配与了太子。大王名义上是让太子镇边,实际上是想驱逐太子,可能也是与这件事情有关。所以我就在朝堂之上为太子鸣不平,就算违了大王之意,我也要据理直言,奈何大王固执己见,不听忠言,以后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伍奢点点头,看来关于秦公主的传言很广,楚王调离太子是防范太子的意思,如果要说服楚王收回成命,那是比登天还难。

  “如果此事为真,那大王的人伦纲常何在?强占了儿媳,整rì贪恋酒sè,真是国家之不幸也!”斗成然有些生气地说道。(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既然我们难以说服大王,那就得想些其他的办法。相国想过没有?这次往秦国聘亲,是少师费无极奉命迎娶的,如果不是他在中间rì鬼,大王怎么能这样悄无声息地达到目的?还一点风声都没有泄漏出来,请相国仔细想一想。”伍奢说出了自己的分析。

  斗成然才恍然大悟起来,这个jiān诈小人,整rì在楚王身边阿谀奉承,甜言蜜语的,蛊惑王听,把朝堂搞得乌烟瘴气。只是楚王被这个小人所迷惑,难以听得进逆耳良言。

  伍奢继续说出他的计划:“相国只有从这个费无极身上入手,现在大王对他倒是言听计从的。”

  “今rì他不是在朝堂上与太师意见相左吗?可能这个主意就是他出的,他是不可能为太子讲话的。”

  “那只有相国能做到这一点,解铃还须系铃人。相国只要让无极改变主意也才能让大王改变主意。”

  斗成然微微点头,叹了一口气,也只得去试一试。这个费无极虽说老jiān巨猾,目中无人。但有一点,一直比较尊敬自己,以前在他没发迹的时候,斗成然还是提携了他不少。

  于是斗成然就有了主意,与太师话别之后,让侍者备好笔墨,亲笔写了一封信札。大意也就是让费无极向楚王建言,让楚王收回让太子镇边的诏命。封好后让侍者交给差役立即送往少师府。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没过一顿饭功夫,侍者进来回话,说是送信的差役已经回来。但是少师并没有接受信札,原封未动而返。少师也带话出来,说是向相国请罪,自己从上朝回家后就病了,现在也已早早睡下,不能理事。所以差役就把信札带了回来。

  斗成然气得黑脸泛红,双目冒火,但也无可奈何。虽说自己身为百僚之首,但是楚王已经偏信谗言,被费无极那厮蒙蔽,已经听不进这些老臣们的逆耳忠言了。

  其实在少师府,费无极也一直矛盾着,这次推病不受信札会得罪相国,不但自己算是忘恩负义,以后还要提防相国的报复。但是这件事是关系到自己身家xìng命的大事,如果自己稍有仁慈,他rì之后,一旦太子顺利得国即位,自己全家xìng命都会不保。人们常说开弓没有回头箭,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太子的打击不但不能手软,还要按计划层层推进,驱逐太子只是计划中的第一环,只是自己深谋远虑的开始。费无极正在心里计算间,就有小侍来报,说宫中有人给少师送来密信,无极忙命侍从将信使引进密室。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