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弈士

第六章、巴山行
533237 6 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从枳西往巴阳,可泛舟溯枳江往上,也可沿巴山麓走。枳江水水缓浪平,士人或察民情水利,或泛舟煮茶多择水路;枳西渔人自然也是多择水路去巴阳贩卖。至于旱道,鲜有人问津,大概只有带刀官人与枳西大户一年半载来回一趟。巴阳路远,巴山草深,有豺狼虎豹出没,更有强人匪首隐匿,周遭各地,深受其害。

  秦淮左手食指、中指并拢抚额,权衡利弊。他的眉头轻皱,他的两指轻捻,百石米易食,斗米事难做。

  巴阳地偏,巴山害久,无论是豺狼虎豹还是匪祸强人都扎根已久,每一任巴阳大夫都信誓旦旦,最终缄口不提。日覃之虎,更是其中的大祸害。

  《巴阳志》记载:

  日覃氏有子,浣衣遭虎舐。日覃大夫募乡邻,欲剿大虫,未果。逾十岁,复见大虫,负一稚子,赤足裸身,竟言兽语。时人曰:日覃之虎。

  “公子,该启程了。”乔叔微微颔首。

  “乔叔,你总说枳地并无悍勇之辈,这日覃之虎,算得上否?”

  乔叔咧咧嘴,想开口,却又闭嘴不言。

  “但说无妨。”秦淮左看右看,总觉得乔叔有些反常,扭扭捏捏。

  “公子,有剑陵缪斯勇乎?若非孟先生,昨日我招架不住,”乔叔掸了掸肩膀上的蛾子,撇撇嘴,“日覃之虎这厮,不过是言语造势,水得很。”

  “水得很?”秦淮扶额苦笑,“乔叔,你不是常说枳地酒苦,怎么连枳地土语都学会了?”

  乔叔难得脸红,他本就是红脸,不易察觉,讪笑着掩饰。他觉得自己大概是在酒肆学了一两句枳地土语,但这并不妨碍他用雅言和官话戏弄抄着鄙俗土语的酒徒。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乔叔见秦淮不搭理他,觉得是被看轻了,于是拍着胸膛承诺:“公子,那我就去会一会日覃之虎。反正也要离开枳地了,公子以后不许以身犯险。”

  他的语气倒像是长辈教诲,让轻笑的秦淮收了心,微微点头,“嗯”了一声。

  “音还在那娃娃家。”乔叔又说。

  “此去凶险,过几日你再来顺道接他,”秦淮远眺着雾蒙蒙的巴山,回头问,“赵里正与邵氏可准备妥当?”

  “妥,正外头侯着。”乔叔托着一口刀,起身开门。(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孟先生不告而辞,身为一地里正,知晓学塾利害,不敢荒废,又不放心托人,只得亲自去巴阳请一位先生回来。正巧邵氏要去巴阳贩卖布匹,三方人越好同行,往旱道去巴阳。

  连同家丁奴役,约四十号人,倒也不惧寻常野兽强人。但赵伯焘仍旧卜了一挂,这才舒了口气,烧香祭拜了亡父,这才在家丁催促中匆忙出发。

  秦音乐得待在枳西,毕竟巴阳早有练剑晚有念书。他和枳珏混熟了,到了夜间也拉不走。秦淮心软,便由着他,两个娃娃睡觉也挨着。

  一行三方四十余人约定在青枫浦汇合,打头的是四匹瘦马,四位家丁腰挎宽刃刀,在前头探路;中间是七辆牛车,四辆载着布匹,三辆载着谷物,十来个家丁跟着牛车,默然不语;牛车后面跟着五匹马,秦淮领先,乔叔落后半个马身同他说话,邵仲贵与赵伯焘齐头,一个闷头不语一个四下环顾;最后跟着的是一匹枣红高头大马,俊朗非凡,马主人是邵氏雇来的游侠,姓氏不详,邵仲贵称呼为桃花农,仪表不凡,只是麻衣邋遢了些,血腥味偏重;尾上便是余下的家丁仆役,有的挎刀,有的持戈,有的拿棒,最为奇特者是一个英气少年,扛着竹竿,一丈有余,吊着队尾。

  “绕过这个梁子,再往前两里地就是下坝,眼神尖点。”桃花农驭马上前,又折回来,朗声喝道。

  “秦大夫,这下坝有一窝匪人。”赵伯焘补充道。秦淮点点头,没多过问,倒是乔叔撇撇嘴,抱着刀假寐。

  “好刀。”桃花农赞叹了一声,没了下文。乔叔眯眼瞅了一眼,继续补觉。

  探路的四匹马步子慢了下来,等牛车跟上了才慢悠悠领路。先前闹腾的车队规矩了许多,再也不敢懒散,稍有风声便作抽刀状,不敢有丝毫怠慢。

  好算是有惊无险,匪人大概是忌惮,只露了几个头,并没有现身。赵伯焘早已惊出一身冷汗,他掏出汗帕,频频揩汗。

  “再有两个时辰天就该黑了,走快些,到中坝准备过夜,”桃花农显然很熟稔,大声吩咐。

  “桃花,就是夜里,随处找个地儿照样过,何必赶到中坝?老子喝多了酒,乏了。”乔叔看不惯这个白面侠客的做派,大声嚷道。

  秦淮也没有阻拦,一会儿望山,一会儿看水,山水之乐,正是士人所好。

  桃花农没有纠正乔叔,只是漫不经心说:“你若乏了,那便歇着,好歹相遇一场,明早我回来替你收尸。”

  乔叔瞪着一双牛眼,鼻翼大张,呼出好大一股气,就要拔刀。秦淮这才收心,按住乔叔,又向桃花农赔罪:“先生莫要恼火,伤了人就不好办了。”

  桃花农有深意地看了秦淮一眼,骑着马上前。

  小小闹剧,正好解闷,本来被下坝强人匪气压抑的车队又闹腾起来,但步子不敢怠慢,太阳已经悬在山头了。

  偶尔有山鸟林鹿,也不敢打扰到车队,远远避开。至于豺狼虎豹,没见着影。那个扛着竹竿的少年,依旧吊在队尾,漫不经心地吹着口哨。

  无知者无畏,有年长的丁士出于好心,催促他快点,那少年仍旧我行我素。

  太阳渐渐隐下山头,余晖一寸寸消散,车队打上火把,宛如一条火龙缓缓行进。所幸黑压压的林子终于到头了,不远就是中坝。

  太阳彻底隐下山时,属于凡人的白天彻底归于寂寥,巴山喧闹起来,辨得清的有晚归的鸟鸣啾啾,有迷途的鹿鸣呦呦,也有望月的狼嚎嗷呜,摄人的虎啸嗷嗷。至于辨不清的,占了十之八九,除了飞禽走兽,大概还有山精野魅。

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