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弈士

第四章、折枝弈剑
533235 4 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河神祭祀到底是结束了,初次见识到这一阵仗的枳珏被吓得不轻。邵如意他不认得,刘长安却是他少有的玩伴。

  第二日醒来,枳珏先是去找刘长安,见刘家无人,又去拉上雁舟,两人结伴去学塾。(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桃李山,算是巴山的一处无名山丘,里正赵氏、大户邵氏与石氏出资修建了学塾三两间,赵氏德老在学塾前的石头上刻字“桃李”,因而唤作桃李山。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枳西人,除了几户大户人家,旁人几乎目不识丁,后来赵氏德老开放学塾,接受到了蒙学年纪的孩童,一年五枳刀,寻常人家也无力承担。德老老了,赵伯焘聘请教书先生,在桃李山新建学塾,两任教书先生一个抱病离去,一个深夜潜逃,一直等到去岁末孟先生到此,学塾才重新开办。

  枳西人家的秋收基本步入尾声,只有孟先生这一亩田地还余下六七分没收,想必他肯定趁着这几天喝酒玩耍去了。学塾冷冷清清,孟先生负手站在学塾前,特地换了一身粗布衣裳。

  “先生,授课否?”石雁舟恭敬作揖,汪珏也依着他的样子。

  “否,明日授课,回去吧,”孟先生目光凌冽,摆摆手,“藏到我身后。”

  云端一声鹤唳,旋即一道人声如天雷滚滚袭来:“剑陵传人缪斯代师问候孟先生。”

  话音刚落,先是一把三尺青锋利剑从云端飞掠过来,插入桃李石。两个稚子藏在孟先生背后,大气不敢出,好奇心驱使他俩关注到那柄冷冽的青锋,那块齐人高的桃李石,竟然被一剑切开,这是何等的神力。

  “霸道,诡谲,不愧是剑陵传人,”孟先生啧啧称奇,继而对着那手持青锋的人喝到,“莫要吓到我的弟子。”

  “有朋自远方来,不求先生扫榻相迎,一杯薄酒总该不会不舍得吧?”缪斯打量着桃李学塾,满眼鄙夷,又朝刘叔齐招手,“这两个孩子就是孟先生收的弟子?一个资质勉强,另一个……”说到这,他摇摇头。

  “我的弟子,还轮不到你这个晚辈指指点点。乔国已亡,洛邑不存,学宫不复,缪斯,不要得寸进尺。”

  “哦?”缪斯嘴角掀起一丝蔑笑,“洛邑行宫既不见两位公子的尸首,也不见孟先生以身殉学宫,听闻孟先生隐居于此,晚辈特地来拜访一番,既然孟先生此般说辞,那想必两位公子是殉国了,我缪斯只得回去复命,免送。哦,对了,邹先生托我向先生问好。”

  缪斯的剑,冷冽逼人,两个孩子噤若寒蝉,待到他走远了,这才呼出一口气。

  “今日之事,忘了吧,雁舟,你俩回家,明日授课,诵《嘉禾》,珏,务必牢记。”孟先生嘱咐了一番,匆匆下山。

  “珏,我怕是要走了。”石雁舟似乎心事重重。

  “去哪?”枳珏很天真的问,“去枳都吗?”枳都,这是枳西人听闻过最远又最繁华的地方。

  石雁舟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先生去哪,我去哪。”

  “我也去,”枳珏央求着,“孟先生新教《嘉禾》,我还记不清。”

  两人结伴刚下桃李山,没追到孟先生,倒是瞧见一个蒙纱女子,有些眼熟。

  “你们认得玉婵吗?她家如何走?里正人在哪里?”蒙纱女子问道。

  两人自然见过这位姐姐,她便是昨日那位黍离行宫的剑侍荆琦君,只是枳珏不识,问:“你是谁?”。

  生在大户人家,加之跟随孟先生蒙学这一年,让刚过指数之年的石雁舟褪去了童趣与天真,他戒备地看着荆琦君,说:“玉婵便在山上,我引你去。”

  荆琦君半信半疑,问:“里正何在?”

  枳珏亦不识里正,又问:“里正是谁?”

  荆琦君只当他是顽劣稚子,望着大一些的石雁舟,拱手说:“你可引我去见里正?”

  石雁舟点点头,上前引路,只是去的是学塾,荆琦君不知。这可苦了枳珏,刚下山,满头汗津津又得上山。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桃李学塾自然没有玉婵,也没有里正,只有学塾三两间,空地两块石料,有刻字。

  荆琦君恼怒,问:“你捉弄我?”

  石雁舟回答:“我有大哥,去了黍离行宫,至今六年,不知生死。算起来黍离行宫已经六年没来枳西了。”

  “枳西这个小地方,还有在学宫学剑之人?”荆琦君不信,追问道,“你大哥何人?”

  “石峰,”石雁舟急切问,“你可认识?”

  荆琦君摇摇头,她不认得,但这稚子不似撒谎。

  荆琦君指着桃李石问石雁舟:“这是谁劈开的?”

  石雁舟昂首道:“孟先生。”

  荆琦君嘟着嘴,取下背负的剑,对着桃李石戳了又戳,砍了又砍,竟然连一道剑痕也没留下。她赌气一般把剑丢在地上,双手抱胸,景致宜人,可惜总角稚子,不识美人。

  枳珏只顾着打量荆琦君的剑,与缪斯冷冽、厚重的青锋不同,荆琦君的剑柔美、轻灵一些,像花枝?他歪着脑袋想了又想,奈何学问太少,只好作罢。

  毕竟还是孩子,石雁舟瞥见荆琦君负气的一幕,掩着嘴笑。本就受了打击,没处出气,荆琦君捡起花剑,砍下两枝桃枝,一枝塞到石雁舟手里,挑衅般说到:“你,陪我打一架。”

  仅是恼羞成怒的一句玩笑话,她不过是让石雁舟知难而退,自己好找个台阶下,谁知这个不怕死的乡野稚子居然点了点头。

  石雁舟手持桃枝,用的不过是孩童嬉闹的招式,随意而已,起初还落了下风,被逼得节节败退。越往后,荆琦君越发现力不从心,任凭自己如何使力,都被一一化解,双方隐隐呈僵持之势。寻常女子剑侍,学的花剑,只会剑舞,荆琦君不一样,她偷偷看过剑士弈剑,又长了石雁舟几岁,不该如此。

  石雁舟不知她心里所想,这是他人生初次与人弈剑,不敢分心,比起手持桃枝的荆琦君,他的一招一式粗鄙无比,美感更是相去甚远。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