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在大明朝的日子

第六章感情错乱
533197 6 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我仔细回忆了一下。突然想到,原来是她,娘娘腔。我脸上微带一丝笑意,并指着她道:“娘娘腔。”她小嘴一撅,双手叉腰对我有些蛮横的说道:“喂,难道,小弟在你眼里就这么一点影响吗?”

  怎么,你们认识?另一个看上去样貌英俊的和她一起的那位公子哥看了看我们疑问道。

  何止是认识,说起我们的故事,简直惊天地,泣鬼神。朱敏看了我一眼满带着微笑。我乍眼一看,她这柔似春风般的笑容加上两腮的小酒窝,显得朱敏比以前更美。更像春风里的一只蝴蝶。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们相见后竟如此开心。还真是有缘分啊!

  哎,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哥。叫朱寿。我看了看朱寿后,也微微的向他行了个礼道:“原来是朱兄。小弟司徒俊男。和朱敏算是好友知音了。

  朱寿也微笑且抱拳回礼道:“失敬、失敬。司徒兄客气了,既然小妹都称您是兄长,那朱寿也称兄长吧,再说,听小妹讲起兄长年纪已有二十上岁。整整比我朱寿大好几岁呢。日后你我便兄弟相称,您为兄,我为弟。”

  这样怎么好啊?看两位的身份如此显贵。而小生只是一介草民,怎能和二位以兄弟相称呢?我谦虚道。

  话刚说完。只听朱敏道:“非也。我和朱寿看了看她说道:“何以非也。”

  朱敏接着道:“哥,有所不知。站在你面前的这位。何止是小妹的知音。朱敏边说的起兴,朱寿也边听得起劲道:“哦?

  我这位司徒兄,可是武双全的怪侠士。当日,若不是司徒兄恐怕小妹早已遭到不测。

  朱寿听后,收起手中那把公子扇。满脸带笑意的说:“原来司徒兄竟如此武功盖世,当日小妹能得以兄长搭救。真是舍妹的造化。说完话,朱寿便又行一礼。

  过奖过奖!小生只是一介草民没什么真本事。

  说完话,我又想,这朱家兄妹怎么都这么客气呀!差不多就行了吧。我不在乎什么礼节,关键是一会一行礼。我哪受得了啊。

  心里正唠叨着。朱寿又开始客气道:“司徒兄就不要过谦了。今日小弟做东,咱们喝个痛快。

  好啊,好啊,这叫什么来着?朱敏乐道。

  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即兴而发道。

  好,好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朱寿听完赞不绝口。又说:“今日我等就,今朝有酒今朝醉。

  好。就这么办。朱敏道。

  说完话。朱寿问道:“去哪家酒楼好呢?“哪家的酒楼更好一些呢?”

  我这么一听,心里便有了活跃。这里没有比我更熟悉的了,我肯定带他们去万货楼。可是我刚要张嘴说话。却心里却想起了之前的一些不开心的事。

  正在思索着呢。朱寿和朱敏便问道:“司徒兄,此地我和敏妹都不怎么熟悉。想必,兄长你有所了解这里。还请兄长介绍一下此地的酒楼哪一家更好一些?”

  心里真的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带他们去万货楼。要不要。好矛盾。

  兄长?兄长?朱寿叫道。司徒兄,司徒兄?

  朱敏见我半天怪怪的,焦急地问道。

  半天后,我醒过神来,抬起头,啊了一声道:“何事?

  朱敏说道:“应该是我二人问兄长何事才对?”

  朱敏说完,还没等我开口,又道:“方才的表情令我等都无法形容。到底何事如此令兄长担忧?”?

  是啊,刚刚的兄长简直就是另一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朱寿也说道。

  我低头沉默一会后说道:“走,边喝边说如何”。又想了想。有什么大不了的,即便是做了什么大错事,也要过去看看啊对不对,况且只是没有答应晴儿的事。就去万货楼了,好歹我曾经在那工作过。“

  想完。笑着对朱敏兄妹道:“你们可知道,为兄方才在想何事?”

  朱敏兄妹看了看我。我看了看他们微笑下。他们道:“兄长的事情令我等匪夷所思。”

  究竟何事,我等愿闻其详。朱寿说道。

  别急。到了万货楼再详细给两位解释。我笑道。

  说到就到了。朱敏和朱寿抬头看了看牌匾惊道:“万货楼。”

  兄长来这除了喝酒难道还有······?

  朱寿说道一半我便会挥手拦下他的话道:“别说,这个悬念让为兄揭秘。”

  说完。苏晓走着他那八字脚朝我们我们走来面带微笑的说:“几位客观请问要点什么?”

  我一看是他过来了。有些高兴。怎么着之前也算是交情过深啊。打个招呼先。于是扭头笑叫了一声:“八字脚还没改过来?”

  苏晓本想离去。一听声音很是耳熟。便止步说道:“声音有点耳熟。”他回头看了个仔细,惊叫道:“司徒。哈哈。怎么。舍不得兄弟又回来了?”

  他这一大喊把整个酒楼连客人在酒楼的人所有认识我的都惊到了。怎么说我在这万货楼时也算是个名人。这万货楼的十里八街都知道我是一个奇言怪语的名厨。

  一听见我司徒的名号,所有人大惊道:“司徒回来了。”

  朱敏和朱寿见我一说话这么受欢迎,便产生疑问道:“兄长竟如此受欢迎。是如何做到的?”

  我轻笑一下道:“这就是我要接的谜底。

  于是,我回头看了看苏晓道:“苏大哥,耽误你一会帮我解释一下咱们的关系。”

  苏晓拍了拍板凳自行坐下,然后跟说评书的大师一样道:“说来话长。据说当初,我们酒楼的主厨跳巢走了。老爷和所有人急得上火。这时,司徒正喝着小酒,突然站起来问:”请问是不是要厨子?老爷和管家一听疑问道:“是,何事?

  司徒当时穿的简直是贵家公子的衣服。我家老爷说:“工资会做菜?司徒说:“略知皮毛。”老爷一听会就说,行,总比没有强。

  就这样,司徒成了我们酒楼的大神厨。

  苏小刚说完,只听好多人鼓起掌来,朱敏和朱寿也听得起劲。

  正聊着起劲。酒楼里又陆续来了喝酒的人。

  苏晓望了望楼上的情况,又回头朝我们笑道:“嘿嘿,司徒,带着这几位兄弟喝好。我先去忙了。”说完,便离去。

  苏晓去忙。我们也开始把酒联欢了。

  这时,兴致彭潮的朱寿端起酒杯,闻闻酒香后,便显出一副陶醉的样子道:“葡萄美酒夜光杯!醉卧沙场不言悔!男儿不怕沙场卧。数年之后又一轮!

  朱寿边喝着,我就在一边想。靠这古代人,怎么这么小就能喝得很。

  再想想我。记得我这么大时,还和娃哈哈呢。哎·····

  好,好一个数年之后又一轮。兄弟。为兄佩服你的豪言壮志。

  该轮到为兄了。我笑后,也顺此拿起杯中酒思索一会道:“兄弟三人酒一坛!万货楼前谈豪言!只因我等缘已定!今生注定此相见!

  朱寿听后也大悦道:“好。好一个今生注定此相见。兄长果然是重情重义之人。连作诗都离不开兄弟之意。我等的确是有缘啊,否则怎会再次相见呢。大家笑完后。朱寿端起酒杯豪言道:“既然我等如此有缘先干了这杯中酒,岂不是痛快。”

  好。好一个痛快。人的一生能得以知己,也就不往此生了。更何况我是得两位知音。来,干。

  故而,我们刚要端起酒杯,朱敏打断我们的兴致曰:“不行,我还没作诗呢。怎么能喝酒呢?我也要作诗。”

  我和朱寿一听。就想,这丫头要搞什么名堂?她作诗会是那种的呢。豪言壮志的?还是抒情的。

  好,你来作诗,我们洗耳恭听。我和朱寿大笑。

  朱敏青青嗓子做了做准备道:“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哈哈哈,好一个不知何处是他乡。敏儿连这首诗都会。了不得啊。我和朱寿又大笑。

  朱敏听后,有些得意洋洋,又说:“这不算什么,不就是李白的诗吗!我还会很多呢。虽说不像你和大哥那么有才能自作诗,最起码精通李白诗集。

  牛鼻子又吹大了。朱寿看了看朱敏说道。

  朱敏撅了撅嘴,反驳朱寿一句:“我天生过目不忘,不行啊?

  你,你又来了。朱寿顿了会没看朱敏嘴只是大方的说一句:“好男不跟女斗。”然后继续喝酒。

  我喝了杯酒。看这兄妹俩一个脸朝东,一个脸朝西,确之言不发。心一想,违背了以酒即兴之意。于是乎,劝了劝同学兄妹两,笑道:“呵呵呵,看看你兄妹俩跟个孩子一样。今日难得我兄妹三个相识一场,你们这一闹岂不违背了这美酒佳肴。”

  他兄妹俩一听,自言自语道:“听兄长这么一说,是这回事。好,那就继续饮酒作诗吧。”说完,又乐呵起来。

  正乐呵着打算作诗。

  这时,只听楼上的一个女子的声音还传来。

  我一听,此声音有些耳熟。抬头一看。是她。他扭头看了看道:“是你。她神情呆滞的看着我半天又道:“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已经离开了吗?”

  我站起来呆呆的,久久没有说话。

  此时,酒楼上上下下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看着我们。

  你哑巴啦,我问你怎么又回来了?晴儿问道。

  忽然在这时候,上官老爷遛鸟回来,我仔细一想再怎么不是酒楼的人了好歹也要打个招呼,毕竟曾经是这酒楼的分子。于是乎,我没再理会晴儿。晴儿一见我不理他便生气的又走掉了。

  我走向上官老爷跟前,行礼道:“老爷。”

  老爷见我才走又回来。便问:“司徒?”你······

  我指了指身边的朱敏兄妹道:“带了两位旧友来喝酒。”

  老爷没有说话只是啊了一声。便回了正房休息。我见老爷不再向前那么对我。就没再和他多聊,却心在想,老爷我祝你老人家,健康长寿,永祥太平。

  想完。坐下继续喝酒。故而,此时朱敏兄妹产生了不少疑问。

  我正在喝酒。朱敏很八卦的问:“司徒兄,这女子对你好像不一般?”

  女儿家家的别这么八卦。没看兄长正烦着呢。朱寿说道

  兄长。是不是谜底就在此女子身上。朱寿果然聪明,一猜即中。我看了看他。心想郁闷的也差不多了。该是和他们说说的时候了。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于是乎,我拿起杯子道:“来喝完这杯中酒,我给你们讲讲我和她的事。”

  她?朱敏和朱寿疑问。

  对,她。她叫晴儿,是我和敏儿在城门离开后,识得第一个女子。

  也是上官老爷的唯一宝贝女儿。我第一次见她便对她产生好感。渐渐地有一见钟情。

  正当我们已经对对方不离不弃的时候。却有第三者来提亲。我淡淡地说着。朱寿一再的疑问:“第三者。”

  我说道:“对。第三者。他是这个镇有名的恶霸之子。宇霸天的儿子,宇宝玉。”

  他也对晴儿有了好感,故而,晴儿心里只有我一人。上官老爷也认可了我这个人。

  如此说来,兄长还有何困难?朱寿问。

  这就是谜底的关键。我刚要揭谜底的悬念之处。只听朱敏眼神很怪异的看着我问道:“难道,除此女子,兄长就没留意过别人。”

  敏儿。我······

  我知道,朱敏也喜欢我,可是,刚刚放弃了晴儿,我更不可能在陷下来了。于是乎,看了看敏儿说道:“你能听为兄一句吗?”

  我的话刚落下,谁知朱敏这丫头脾气很大。他大吼一声:“够了,我听不下”。

  朱敏话还没说完。后面的晴儿也走来不满地说:“让他讲完,好让你们知道,究竟是他无情还是我无意。”

  此时,朱敏恼怒道:“不要听”说完又跑出酒楼。我正准备要追出去,怕他出什么意外。朱寿却拉住我笑道:“兄长,女孩吗?发泄完了就心软了。来继续喝酒。”

  你还喝得下去。说完,我便一人追到外面,而朱寿却踏实的饮酒。

  走到一无人之处我大喊道:“敏儿”

  你跟来干嘛,去和你的情而在一起啊。

  这时我才发现敏儿竟为我哭了。这意味着他对我的情是真的,那日的初相识。他真的对我一见钟情。可我们怎么可能。一个现代人,一个老上几百年的女子。本来一个晴儿就已经够头痛的了,这时又多一个敏儿,我该如何是好。老天爷,请你帮我一次吧。

  敏儿。我,我有难言之隐的。我说道。

  敏儿听了我的话,稳定了情绪看了看我道:“那你为何不和我说,究竟是何难言之隐,竟使你如此?”

  我······

  我又开始走到这个纠结的过程中,我该怎么办。好像越陷越深。无法回头。

  我傻傻的呆猪,敏儿看着我。问道:“司徒大哥。”我啊了一声。

  敏儿也像当日晴儿的那种的柔情似水的眼神看着我问道:“难道司徒大哥真的看不出敏儿对大哥的情意吗?”

  真的又来了,同样的问题。竟然会被两个女子在我身上用到。罪过。

  敏儿,我的难言之隐就是······

  就是你是未来的人,而她是过去的人是吧?”

  我的话刚说一半,只听后面相似晴儿的声音忽然打断我。我回头一看,真的是她。她的眼神完全凝聚在我的目光里,散出一种恨意。但是,你看他那嘟嘟的小嘴一爵,好像所有的恨意都成了喜欢。

  晴儿,你怎么来了?我问道。

  晴儿边走向我们边说:“只需你来,就不许我来。又不是你家”。又说:“我不是来吵架的,只是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是怎么认识的?”说完。双手插这小蛮腰,高出衣服蛮不讲理很蛮横的样子站在我面前。

  我仔细端详了一下这两个丫头。心想。看来,晴儿定是吃了敏儿的醋,而敏儿有吃了情儿的醋。如此一来,我便被加入他二人中间。两为难。可是我在她们之间,谁都不能认啊。但该怎么和他们说呢。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也罢。先把事情解释清楚吧。

  敏儿是我和你认识之前,认识的。他也算是我的好友。在这之前我们一起共患难过。所以今日相见才如此开心。我边说边发现这两个女人的醋劲越发越不可收拾。青儿的眼睛瞪得跟牛一样,完全没有了之钱的温柔尔雅,小家碧玉,却成了野蛮任性的野丫头。

  敏儿双手叉腰,一看就是把这架子要吃人的样。也没了当前的可爱伊人。

  我矛盾与此。

  几分钟后。两个女子完全不管我的存在。搅和在一起厮打个没完。我想试图拉开他们。

  啊·····我不兴惨遭他们毒手。

  在我的一声惨叫他们还是停止了争斗。

  司徒大哥,你没事吧?晴儿走到我跟前摸着我的伤处柔情的问道。

  我忍着痛说:“不疼。”

  我的话刚说完,晴儿觉得是敏儿无意打的,便恶狠狠地指着敏儿说:“都是你。把司徒大哥打成这样。”

  敏儿以为真的是自己误伤了我,有些礼亏的撅着小嘴说:“对不起司徒大哥,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我不是故意的。模仿了一下敏儿的娇滴滴后,我又故意绷着脸叫道:“那是有意的啦。话后,突然啊了一声,清的那一块超疼。”

  后来,只听,敏儿又开始娇滴滴的哭起来。

  哭啥,疼的又不是你?我说道。晴儿拿开手娇滴滴地说:“心疼你的脸。司徒大哥,你打我吧,我绝不还手。”

  听这丫头的意思是真的心疼我了,倒不如逗逗她,于是乎,我故意摆出一副认真向说:“那,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啊。”

  我的手刚要过去,只见晴儿不落忍得了拉住我呵斥道:“你还真打呀?他才多大呀。”

  我这一听,行了。没事了。终于天下太平了······

  于是乎,故意装一副大度的样子说:“好嘞,看在你情儿姐姐的情分上,就不怪你了,但是,有一条,不许吵架了。”

  可以是可以,能不能问一句话?要真心的。很少见这两个丫头默契既然想到一块了。

  晴儿和敏儿对视了一下,微微笑了笑。再回过头看着我。

  然后,晴儿又笑了一下对敏儿说:“妹妹,刚刚是姐姐不对,姐姐给你道歉,你先说吧。”

  敏儿温柔的笑笑:“不,是妹妹太不懂事了,姐姐莫怪,说完话俯身到了个歉又说:“姐姐大,礼应姐姐先说。”

  不妹妹先说。x33小说首发 .x33xs.com m.x33xs.com

  是姐姐先说。

  妹妹小,姐姐要让着妹妹。

  ······

  好了。我的一声叫喊,故而此处一片鸦雀无声,两个丫头愣愣愣的看着我。

  敏儿你先说。

  哦。敏儿看了看晴儿又都看着我说:“司徒大哥,敏儿就想知道,如果,没有晴儿姐姐,你会不会喜欢敏儿?”

  是呀,如果没有晴儿,我会不会喜欢敏儿呢?我心里真的很乱。似乎进行了一个无法理清得意个爱情债。我该如何是好?

  我看了看晴儿,晴儿仍然是那种柔情似水的眼神。

  这时,我知道,晴儿已然让我自己选择了。

  再回头看看敏儿,他的期盼眼神仍然那么坚定不拔。

  我知道这是我决定的时候了。

  我深吸了一口长气,道:“你们这样为我做了这么我多,我真的很感动。我知道,我心里面是有你们的。可是,此刻,我知道我不能够因为我的一点自私,而破坏整个历史的改变。所以,我宁愿牺牲自己的一点幸福。

  我的话说完,敏儿已经泪流满面的看着我。他走进我。轻柔的说道:“如果要是日后你突然改变主意了呢?”

  如果,日后我改变了主意。也许我会和从新考虑问题。因为,我同时喜欢上了你们两个。

  话说完了我的表情越来越淡。因为我把我的内心都给了她们。

  敏儿明白了。没有问题了。但请大哥若有改变的话,记得大哥说过的话。说完,敏儿朝酒楼跑去。

  回头看了看可正在哭泣的晴儿。这时,清风吹起,落叶漫天飞舞,寂静的港巷只有我和她。

  我呆呆的看着晴儿。刚要解释。晴儿却说:“不要解释了,这样就足够了,我也会像敏儿那样,不再纠缠。我会答应宇家族的亲事,做一个大家媳妇继续享受荣华富贵。如果,你有空就来。”他的话说完,便也离开。而我的心却咯噔一下。像是一尊万吨石头砸在头顶。

  凄冷的港巷,凄冷的风。此刻,我觉得无比寒冷。

  我到底是怎么了,竟如此忧郁。

  我静静地走回了酒楼去找朱敏和朱寿,却发现他们已经离开。

  故而,苏晓跑到我身后说道:“司徒,朱家兄弟二人离开了,让我转告你,后会有期。”

  我面无表情的应了一声:“嗯,知道了”

  随后,自便离开酒楼然后,随便找了一家客栈住下。

  到了第二天,因为发生的事情突然,觉得头痛不已。起来时已经是太阳上到三干了。

  我敲敲脑壳,头蒙蒙的。

  这时,只听隔壁人说话。

  大哥,我们回去吗?

  不回去。我们还有事要做。

  我一听,此二人恰似朱敏二人的声音。于是乎边敲门。

  谁?

  我。

  女子一开门,我惊喜。真的是他们。

  司徒大哥!朱敏看是我惊讶道。

  果然是你们,怎么在这?我问。

  这也是我们要问兄长的?你怎么也住着了。朱寿反问道。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昨日知道你们离开了,就没再留下。却碰巧在这遇上了。”

  我边说话,边难为情。因为觉得很没脸和他们坐在一起。

  朱敏坐在一旁直言不发。而朱寿却说了的令人大惊的消息。

  朱寿给我倒了杯茶说:“兄长可知,明日晴儿姑娘会和宇家的宠儿大婚。”

  我一听。瞬间眼睛呆住。水杯从手中滑落。

  大哥,你没事吧?朱寿问。

  我面无表情的回道:“没事,你们忙,我昨晚没睡好,你们继续。”说完变慢慢吞吞的走回房间,然后躺在床上发呆,直到这天的晌时,我依然未起。是因为我已经崩溃了。晴儿是要玩真的了。

  正在发愣。只听咣咣。

  我没当回事,完全把心思放在晴儿身上。

  司徒大哥是我,敏儿。

  我一听是她,起身开了门。说道:“何事?”

  敏儿,进了我的房间就开始数落。

  大哥,如今小妹这边也该放下了。刚刚在房间反复思索,发现大哥喜欢晴儿姐姐。所以,小妹是想告诉大哥,爱情没有时代之分。若有缘,定会走在一起定会相爱到老。明日姐姐就要大婚了,若大哥再不决定怕是后悔的是大哥,而姐姐会很大个一生一世。敏儿说完了话便走出房间。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她走后,我不断地想。难道真的可以,还是之前的顾虑都是多余的。为什么无缘的来到这里。梦中的两个女子已出现在自己眼前。

  我意味深长的考虑着,最后我明白了,所有的一切都不如亲身尝试。所以我刚要打算跑到上官家。只听,门外敲锣打鼓,吹拉弹唱又是放炮。我打开窗一看。一台八人大骄,前后都是桌红妆的人抬着贺礼赶往上官家的方向,骑白马的那个不正是宇宝玉吗。

  我心里一愣。该不会是今日就大婚吧。

  我跑出去,朱敏和朱寿随来。

  我们站在群众的中间,看着这支队伍的确是到晴儿家的。

  大哥怎么办?他们提前了。朱寿说道。

  这时,我已经傻了,心想,为时晚了。

  大哥。还不快想办法。朱敏又叫道。

  我醒了醒神说:“还能怎么办。都快到了。”

  在玩你也要去把姐姐抢回来,除非你不喜欢她。敏儿的话是我惊醒,我怎么会这么颓废这么猥琐。我一向是肇事百出的。

  对于一个出生于二十一世纪的青年这样的问题怎们翁难住我。太傻了。

  想了半天,笑了笑。然后对朱敏他们说:“有了。

  <hrf=qududu>去读读qudud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去读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