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在大明朝的日子

第三章英雄救美
533194 3 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第三章英雄救美

  茫茫的大明江山。我该何去何从?

  由京城一路走来,除了山还是山,除了水还是水。真的有种崩溃的感觉。尤其是一个人走这么远的路。没和和你说话。没人和你闹腾。就更觉得有种天崩地陷了。这时我倒有些怀念朱敏和小小。

  唉,算了,走都走了还想什么?我自言自语道。又继续走着喊道;这是什么破地方啊?全都是山,连个小镇都没有。

  喊了半天才觉得自己真的很笨。喊来喊去有用吗?倒不如省点力气继续找有人家的地方休息。

  大概走了已有三个时辰。只听后面有马车的声音。我回头一看。祖宗保佑啊,还真是一辆马车。

  我激动地叫道;诶,帅哥。

  赶车老大哥听见后,赶着车到一边停下。

  什么事?小伙?赶车的大哥问道。我一看,竟是一位身体魁梧,下巴上一座胡须,龙眉大眼的,声音也很洪亮。

  我呆了会,难为情的问;请问这位帅哥这是去哪?

  他冷不丁地一惊,问道:帅哥?是什么意思?

  我大脑懵了懵惊道:哦,嘿嘿,意思就是说大哥你你很英俊很酷。说完话手擦了擦冷汗心想;乖乖,吓死我了,万一他是坏人,我岂不是克死在这了。好险。

  大哥哈哈大笑后用鞭子指了指他的南面说;再往那边走一个时辰就是朝阳镇了。我是要到那边买些东西回去。

  我心一想,谢天谢地,终于有辆车顺路了。

  大哥,麻烦您带我一段路吧。小弟已筋疲力尽。不知能否与大哥一路呢。我很礼物的说道。

  大哥见我如此的客气边说;上来吧。反正也是顺路。

  我谢过大哥后,激动得上了马车。

  大哥便赶马车边问;小伙子是哪地方人?我说;明朝人士。

  大哥笑了笑说原来如此啊,人后继续赶车。

  就这样,不到一个时辰,大哥快马加鞭。我们到了大哥口中提到的朝阳镇。

  我一律在车上看一律惊讶的问大哥;这就是朝阳镇啊?大哥回头笑了笑说;还不错吧。我夸张地说;何止不错简直太大了。怪不得现代的北京市顶的上其他的一个省。大哥停了车看了我一眼惊讶的问我;你说什么?我心一愣,靠,又说坏了。嘿嘿一笑说我是说很大。

  大哥也跟着笑道;那是。

  又过了一阵子,马车停在一个叫作万货楼的一边。大哥先下车后又叫我下车;先在这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然后我们就在此分道扬镳吧。说完带着我上了这家整有三层高的古木楼房。

  我不禁的赞道,这楼房好像比其他家的都大。

  大哥回头笑说;你真有眼光,这可是这个镇上最好最大的一家。咱们也算算是有缘,不如坐下一起喝喝酒,日后也好想见。

  我们走着走着,走到一个靠窗户的座位坐下。

  小二点菜。大哥交完问我,兄弟你吃什么自点,别个为兄客气。我傻笑一下;小弟就遵命。说完老伯哈哈大笑道;你这小老弟怪有意思的。

  我心想,那是啊,哥们可是你想不到的二十一世纪的新人类。当然比你们现在好多了。

  来啦。二位客官请问点点什么?店小二客气地问。

  赶车大哥看看我说道;贤弟,你点。我反客气道;不,您是兄长理当您先。老伯听后,有一大笑说;好,贤弟果然有意思。说完连看菜单都没看张嘴叫道;把你们这的最好的上来。今日我要与贤弟喝个痛快。

  啊喝酒啊?我吃惊道。赶车大哥跟着惊讶道;怎么,难不成贤弟,未曾沾过酒水?

  我心想,不是不占啊。是根本和不敢喝啊。喝多了就要吐。倒是多丢人。

  我抬起头说道;大哥,小弟酒量平平,怕是丢了兄长的面子。赶车大哥向我挥手说道;唉,能喝多少和多少,但是一定要喝。

  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二就将一大坛酒端上来放在桌上说道;二位慢用。随后又一位小二拿来一盘滑炒鸡片。

  老大哥客气了一下说;贤弟请把。我说;大哥请。

  说完,我和老大哥都不禁笑道,先喝酒。

  古代的酒水大多数都是白酒。像这种高级的饭庄的酒定是好酒了。我打开酒坛。香浓的酒气扑鼻而来那就已经让人欲醉非醉了。

  我“哇”了一声。大哥笑看着我说道;怎么样,此酒如何?

  我顿了度。又问了一口道;此酒只需天上有啊!说完,大哥又笑;兄弟偶果然幽默。来今日你我有缘,咱兄弟痛饮。

  我叫道;痛饮。说完我们一干而尽。

  好酒。大哥放下杯子一副痛快的样子叫道。然后又问我;如何。

  我擦了擦嘴边说道;挺纯挺普的。好酒。

  大哥又哈哈大笑。说:兄弟竟然对酒也如此精通为兄深感佩服啊。

  我心想;什么呀。这不就是五粮液吗?我虽说酒量不行,但我哥结婚时在酒席上也喝过,不过那是第一次合适就的凑合,后来和被别人聚会也有这酒,喝惯了。才觉得这就为熟悉而已。

  大哥过奖了,对于大哥来讲,小弟也就只是懂些皮毛而已。我谦虚道。大哥加了口菜问我;你我即以兄弟相称。我却不知你姓氏?

  我定了定神,说;小弟姓司徒,名俊男。又问;敢问大哥贵姓大名?大哥说;你大哥姓李,名,自成。

  李自称?我心里一激动,嘴中的酒都呛了出来。

  李大哥忙说道;兄弟你没事吧?我手忙脚乱的擦了擦嘴笑了笑,说道:小弟有些激动。没事。

  慢点喝就是了。莫非,兄弟还有事没处理?李大哥说道。

  我心想;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闯王李自成啊!怪不得这么豪爽。只是他的结局不怎么样。才当了没几天的皇帝,就出家当了和尚。

  我刚想要说什么,李大哥拿起杯子,喝掉杯中酒说道;兄弟,今日你我就先到此为止。钱已付过。若他日有缘,我们再续,告辞。说完,李自成便出了酒楼。我忙叫道;大哥你要去哪?李自成叫道;京城。我没再追问,坐下来继续喝酒吃肉。

  说来,也不知是走运,还是怎么的。打从到了明朝显示遇见两个美女,包满了眼福。后又遇见闯王李自成。唉,运气大大的好啊。

  刚喝完最后一点酒。脑子突然一想,早知道跟他走就是了。最起码不用拼命赚钱了。现在倒好他人走了,我自己吃了这顿饱饭下顿该如何解决。

  越想越觉得郁闷。

  正郁闷着呢。就听见,这家酒楼老板走来走去很急的大叫;李管家呢,人跑哪去了。

  老爷我在这呢。您有什么事?李管家忙从后厨跑来。

  这主厨怎么不干了?酒楼老板问。

  回老爷,斜对面那家刚开的酒楼愿出双倍的价钱请咱们的主厨,所以主厨走了。李管家低着头有种无可奈何的样子。

  那现在,怎么办?主厨走了,我这点怎么开啊?酒楼老板忙的惊慌失措,措手不及。

  老爷,不是还有一位主厨呢吗?李管家,想了想忙说道。

  酒楼老板听了会子说,一个怎么够啊。我不管,你今天一定要找出个厨子过来。

  老板说完又急的到处转悠。而李管家刚要忙着出去贴告示,我忙拦住问;老先生,请问,家中可是缺厨子?

  李管家看了看我说道;是啊。公子有何事?

  小生,京城人士,名叫司徒俊男。从小就有一手好厨艺。若老先生同意。小生愿意留下。

  李管家看了看我这身穿戴不像打工的便想要说话。

  却没想到,他还没开口。酒楼老板走过来忙说道;留下,留下。只要公子愿意,老朽愿意出双倍价钱。酒楼老板说完扭头看了看李管家。

  李管家也看了看他,连看看我说道;哦,这是我家老爷,也是这酒楼老板。

  老先生好。不知老先生对小生加入有何要求?我客气的问了一句。酒楼老板也跟我客气了一下说;不敢不,敢。老朽,姓上官武。刚刚公子所说的老朽已听明白,不知公子对本店,有何要求?酒楼老板反客气道。

  我心想,这时候。还能怎样?只要能有住处,能吃饱就心满意足。还谈什么建议不建议的。

  我哀谦虚道;老板客气了!小生一届书生,只要老板不嫌弃小生,小生便心满意足。我鞠躬行礼道。

  酒楼老板低头沉思一下说道;嗯,好,若公子肯留下,当然甚好。上官老板说完分福利管家道;李管家。

  李管家忙走上前听吩咐;老爷,您有何吩咐?

  马上安排司徒公子上灶。他的话语刚说完。就听楼上楼下闹声连连。

  老爷不好了。再不上菜,怕是客人们要闹了。店小二从后出急慌慌的跑来说道。上官老板皱了皱眉看看我问;如今该怎么办?

  我脑子想了想,随后叫店小二带我到二楼的楼梯找到一个刚好能见到一楼和二楼的位置看了一圈。然后,喊道;大家莫慌张。不是没菜了。是今日,咱们万货楼的上官老板生辰。

  所以老板在想法子如何感谢大家这些年对万货楼的支持。特请我为大家做一些新菜系。

  我话说完。只听楼上楼下叫好。有的说道;上官老板客气了,老夫在此恭祝上官老板生意兴隆。

  接下来就是,楼上楼下一个接一个祝福声连绵不断。

  各位今日不要跟老朽客气。定要吃好喝好。上官老板说完也顺便拿起酒杯又说;在此老朽也祝各位身体健康。说完,都一饮而尽。

  随后我进了厨房。开始起了我的厨艺大展示。

  忘了说了,我除了会写写小说之外,还会做一些家常小菜。

  因为,我现代的一位舅舅可是出了名的星级厨师。我的这些手艺可都是在他那学来的。虽说只学了四五成,但是在这个大明朝,我保证让这的人大受欢迎。

  进了后厨。我看了看里面好有五个人,一个主厨,四个帮手,看他们的眼神,表面上对我客客气气,但我总感觉有点危机四伏。哼······,估计是怕我占了他们的饭碗。

  几位大哥好。因为我是新来的,想好好和那群人相处,所以见面先行了个礼。

  我行完礼,抬头一看。

  四个人歪着勃都没正眼看我,只有一个看看上去比我大几岁的大哥面向长得就有点友善的样子,他谦虚地说送,别客气,公子起吧,大家以后都自己人,无需这么有礼。

  听他说完,我看了看那四位还是不怎么开口,于是对着哪位友善的大哥说道:小弟司徒俊男,初次来此若有不懂得地方还请几位大哥多多指教。说完,我又看了看他们五个,还只是那位大哥和我友善地笑了笑熬。其他四位仍然没有理我。

  我心想,靠,要不是我非在这个鬼地方不可,才不会离你们这些大老粗呢。(ˇ?ˇ)想~着想着,李管家咳嗽几声道:来,都过来一下,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新主厨。

  说完,他叫我到他面前面对着几个厨子,右手拍着我肩膀严肃的说道:这位公子叫司徒俊男,是咱们酒楼请来的新厨子。别看他穿着打扮跟公子哥似的,其厨艺不低于你等。你等要和他好好相处。听见了吗?

  听见了。厨子们异口同声。

  随后,李管家笑看了我一下说道:司徒公子,这几天就全靠你了。

  我笑不作声的说:放心吧,瞧好吧您。说完,我很抢手的拿起了刀,教两个副橱切里脊片。其他的几个好像还有点不服气,只是站在旁边看着我做,意思好像就是想看看我究竟有多大能耐。

  而配合我的两个副厨手抓后脑勺问道;司徒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我嘿嘿笑了下说;没见过吧。两个副厨摇摇头道;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我拿起菜刀做了个示范,放下刀,说道:今天叫你们做新菜式。叫做木须肉。

  木须肉?所有人听了我说的菜名很新鲜,顿时都用疑问的眼观看着我。

  正在忙着做呢,上官老板来到厨房问道:公子打算作什么菜式?我拍了拍老板肩膀笑道;您瞧好吧。保证让您的酒楼一下子红遍整个镇。

  我说完话后,看了看两个副厨差不多已将鸡片切好。这时候轮到我司徒俊男大显身手了。

  我接过切好的肉片。在众目睽睽之下边做解释边做起了菜式。麻利干脆的动作几分钟便做好了一道菜式。

  我将菜式打入盘中笑道;好了。只见现场的人们都以另眼相看。

  上官老板看了看我做好的菜后又尝了一口赞道;此乃,神厨也。

  老板您过奖了。我谦虚的鞠了一躬。

  刚抬起一半。只听一个很清脆的美女声音叫道;爹爹,女儿回来了!我轻轻地一回头。一个如花似玉、高挑细腰,瓜子脸,柳眉大眼的女子站在上官老爷的右侧撒着娇。

  我不禁的呆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我又在做梦。我不禁的心里有念叨;原来她是上官老爷的女儿,怎么和我梦里的心上人如此相像。而且好像自来了古代,就发现两位女子和我梦中的人物一模一样。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心里正犯纠结。只听周围的旁观人们也不禁的说道;上官大小姐真是越来越漂亮了。上官大小姐微微笑了笑,没有说话。

  上官大小姐扭头看看我似同生面孔便问上官老爷;爹爹,今日家里如此热闹,还有生面孔,是何日子?

  上官老爷笑道;晴儿,不得无礼,快见过,司徒公子。

  上官晴儿走向我面前微笑且鞠身道;原来是司徒公子,小女子有礼。

  我发半天呆,才反应过来。上官晴儿又叫:司徒公子。我这时才啊了一声道;什么事?

  上官晴儿疑问道:是不是小女子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使得公子······。

  不不不不,与小姐毫无关系。只是小生初次见小姐,同小生的一位故人相似,所以小生一时起了思念之心。还望小姐莫怪。

  我话刚说完,酒楼李管家接过话语笑道: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公子见我家小姐时竟如此入神。

  司徒公子也是出于思念之心。小女子岂能怪罪。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她话刚刚说完只听旁人赞道;上官大老爷的大千金真是知书达理,温尔雅。谁要是取到令千金,可算是有福啦。

  是啊!是啊!又听很多旁人共同赞赏道。

  我心想,看来这个上官大小姐还真是受广大百姓的拥戴呢。要是我······不行她是古代人呐。

  刚刚想过,只听有一旁人去闹得说了几句;唉,还别说,这么仔细看着司徒公子和大小姐还真是郎才女貌,佳偶天成。

  话刚说完,有一阵取闹连连。

  上官老爷摆了摆手,现场一片安静。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小女现年虽已满十八周岁。但是喜欢谁,嫁谁,只有小女一人说了算。

  这还用问。司徒公子我们支持你,加油。胖乎乎的旁人刚说完现场再次一片呐喊;司徒公子加油。

  我难为情的看了看上官老爷表情还是刚才那么自然。我心想,他怎么一点也不紧张吗。难道他也看中本帅哥了。又扭头看看上官晴儿。她撅了撅小嘴忙的看到我;刷的一下小脸通红。

  爹爹!你看啊!上官晴儿害羞道。

  上官老板笑了笑道,女儿呀,长辈们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多日未回,你二娘很是想你,快看看吧。

  那女儿先退下了。上官晴儿轻轻地转身向我们鞠身行礼。走出后厨。

  上官晴儿走后,我又看看了我的老板又已经观察我很久,他一看到我在看他,抚了抚胡须笑了笑也离开了后厨。

  后来,很多人也随着出了后厨。吃饭的吃饭,走人的走人。

  司徒大哥,你可真行。一来我们这。就这么受欢迎。太厉害了。店小二说道。

  我看了看他,个子不高,身材瘦瘦的站在我面前,面带傻笑。我问他;小二哥何出此言?

  小二哥又笑道;你就叫我苏晓吧。苏,是苏醒的苏。小,是报晓的意思。

  他说完我有礼貌的鞠躬以礼的说道;苏晓大哥。

  苏晓见我如此后礼相待。紧张的忙扶我起身道;这可使不得,公子。真是折煞晓得了。

  我抬身后,和苏晓有说有笑,反正那时已经将所有事情打理的也差不多了。酒楼的客人们进进出出,来来回回的很多。

  看得我和苏晓都看花了眼,这时,我无意地看到了上官晴儿和她的贴身丫鬟躲在门帘的后面偷看我。

  心想,哟呵,还真是对本公子有意思啦。又看了一眼她,再冷不叮一笑。她嗖的一下,脸又红了。然后,害羞的放下帘子离开。我呆呆的看了半晌。

  司徒公子,司徒公子。我回过神问;什么?

  苏晓的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说道;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我一害羞,刷的下子脸也红了,傻笑道:没,没什么。

  说完,自己默叹道;哎,还是别想那么多了,还是现代的姑娘好。

  正想着呢。只见楼下有来了几位客人。穿的是锦衣、腰上还挂着玉佩,我一看便知那是贵公子。连忙呦喝起来:几位里面请,本店的菜式各个都是新创菜式,保证您吃了赞不绝口。

  哦?我倒是想看看,究竟是什么菜式。连我都没吃过的。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很威猛,说话很有威信的男子语气很是怀疑的说道。

  好咧,保证您吃了满意。我呦喝着到了后厨。

  赶紧忙活起来了,楼下有贵客。我边说着边动起了手。

  这时候,我习惯性地看了看那几个厨子顺便问了下他们的名讳。

  我礼貌一下笑道:还不知几位大哥尊姓大名呢?

  一个矮矮瘦瘦的说,我叫王三,这二位一个是我二哥叫王二这位魁梧勇猛的就是我大哥,王大。我们三个师兄弟。

  你若是识相,就在这老实点,别抢我们的饭碗,否则哼哼,有你好看。王三边用拳头在我眼前晃,变恐吓我,我心想,呵呵,就你们仨跟个玩还嫩了。

  听见没有,老子跟你说话呢。王三急躁的要揍我,我连忙反应过来,过左害怕道:是是是,小弟,不敢。

  话还没说完,王大瞪了我两眼说道;今天你做菜,但是等会上菜时,要说是老子做的。知道吗?我故作傻笑:是是是,小弟明白。说完,王大三兄弟又坐在一旁看我做菜。

  我边忙活,边琢磨,靠,想占我的功劳。那怎么行。于是,万般无奈,我灵机一动,偷笑一下自言自语;看我怎么搞你们。

  边做菜,边唱歌道;我是一个大神厨,什么都会做,煎炒烹炸烧炒烙,样样难不倒········。

  整首歌唱完了几道菜也做好了。我刚想端过去李管家手背着过来咳嗽几声道:菜好了没?

  我端着菜给李管家过目笑道:好了。

  后半句还没说完,王大抢先了我的台词,他嬉皮笑脸的对立管家说;李管家,这是我烧的菜,您尝尝。

  李管家并不傻,他知道王大师什么货色,变动动脑子问:是吗,可我今天让司徒做了?

  王装着一副好新样子道:司徒刚过来,先让他休息。

  嗯,好。就不尝了,赶紧上吧,楼下等不及了。李管家说完,王大得意的将菜端上了饭桌。

  几分钟后,我和李管家只听咣的一声,我掀帘子一看,捂嘴大笑。

  估计是我的计划奏效了。呵呵。

  差点忘了。刚刚花生米辣椒放得太多了,一点盐没放,还有,凉拌西红柿,没放糖放的食盐,哎,可怜的王大。怪不得人家掀桌子。

  一会功夫有只听那几位大贵人叫道;叫你们管家过来。

  李管家,此时,李管家已经被吓的浑身发抖,他看了看我说道:怎么办,司徒?快想想折吧。

  我端起两盘热菜对李管家说:没事,您看我的,保证不出错。说完,我便走过去。

  来了,几位客观发生什么事了?我问

  一个很彪悍,满脸胡子的客人站起来得有一米八高个说:你这才吃不得,颜料放的不对。

  我一看,全都撒在了地上,心想,活该王大,看你以后还敢惹我。(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偷笑了一会,心里静了静道:对不起,几位客观,这位厨师今天有些不对劲,所以出了错,要不在给几位开一桌,才就由我亲自下厨怎样。说完,我将几道菜放到旁边一张桌子,笑道:这几道菜是为了道歉,免费送几位的。您几位尝尝。

  我边说,边看着这几位客观的眼神。

  那位彪悍的客观笑道;哈哈哈,好,看在你亲自下厨的份上就依了你的意思,来兄弟们,坐下,继续喝酒。

  几位客观坐下后,我捏了把汗,想想就胆战心惊。

  于是,慢慢的退到后厨。心里好有点发慌。

  进去一看,李管家正在职责王大,王大低着头看着我来了,有些不满的叫道:好啊,原来你陷害我。李管家是他。

  李管家不明思议的问,跟司徒有什么关系,才又不是他做的。

  对啊,是你自己做的菜,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说道。

  王大被我这么一说:感觉有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也只好向大李管家认错。

  李管家摸了会,又叹了口长气;对王大说:王大呀王大,以后你就不用再来了。到账放领了钱走人吧。

  王大听后哭着喊着求李管家别开除他。但是我看了看李管家的意思没有一点想留他的意思。所以我发了发善心说:管家,王大哥,估计是身体不好,才出的错。就别开除他了吧。

  李管家,又静了会后,很威严的嗯了一声道:既然司徒求情了,那就先翻翻你一天假,明日再来。

  谢谢,李管家,王大高兴地即可头有感谢。

  李管家,没理他,走了几步,停下来说,谢司徒吧。要是没他,你就留不下来了。说完,李管家遛鸟去了。

  之后,王大兄弟三个站起来,看了看我怪笑了下对我说;司徒兄弟。

  我,故作傻笑道:诶什么事?

  谢谢你今天为我等求情。我们会记住的,永远不会忘记。王大说完回了家。

  我一个冷笑自言自语:吓唬本公子,随时奉陪。

  中午了,来酒楼喝酒的人越来越多,我也忙得没空想别的,要说,一个酒楼火不火,还真的要看厨子艺术高不高,打从我进了这家酒楼还这是一天比一天好了。

  呵呵,不亦乐乎啊

  <hrf=qududu>去读读qudud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去读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