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在大明朝的日子

第二章 穿 越
533193 2 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第二章穿越

  喝完了酒,不知自己怎么回的家,反正就是一觉睡到天大亮都不想起。直到中华敲我的门,我妈开门后,我才醒来。随后中华走到我面前兴奋地说道;今天陪我去面试。

  我伸着懒腰,懒洋洋地问;什么工作啊?工资高不高啊?

  到博物馆做鉴定员。但是,今天只是面试。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中华表情有些紧张。我做走在我的床上准备穿衣服,但又不想起来。可是中华是我的铁哥们,我出于义气。静默了一会说;你一定行,我看好你呦!

  中华看了看我,一副很不自信的样子回道;希望我行。

  你必需行。你爷爷和你父亲,是古董商。都是研究古董的。就凭这一点,咱们今天绝对占优势。

  中华看我对他这么有自信,也没说话,只是抿了抿嘴微笑一下。

  我拍着他的肩膀。表示让他自信一点。

  其实中华,自小热爱电子。所以,毕业后,没有同他父亲经营古董。而是找了一份自己最爱的电子事业。但是因为家里祖传的古董行,从他小也没少在他爷爷那,学一些古董的知识。

  又扯远了,忘了换衣服,中华穿的够体面。我也不能给他失了体面。所以我也找了一件西服,一双新皮鞋。

  妈我们走了。说完,开门像疯子似的就走。

  着急心慌的走到外面一路看上,连辆车都没有。

  嘿,这什么事呀?连车都没有,活生生耽误哥们。中华心事重重的来回东张西望。

  一口烟的工夫,一辆蓝色出租车停了下来。

  去哪?出租师傅问。

  中华开门便进了车里。司徒上吧。师傅去北京博物馆。

  现在的出租车一般来说为了赚钱,都会绕圈,走远路,或者说堵车,但是,今天,我们这位师傅飚狠狠得挂了高档就走。

  十分钟的功夫。

  我们到了招聘处。我和中华一看。

  好家伙。都排队排到门外了。

  中华这一气的,埋怨我;你看,千赶万赶,还是没赶上。中华急的乱转悠。

  排了那么久的队列。我真的觉得,与其在那等,倒不如到附近的一所花园逛逛。

  鸟语花香的感觉,总比在这堆,待业青年堆里傻站着跟白痴似的强多了。

  于是,我看了看中华,还在那跟木头似的站着等,就问道;中华,我要去那边的公园逛逛,你去吗?中华摇了摇头说道;我靠,现在是黄金时间,别人巴不得你离开呢。你还去玩。我不去,要去你去吧。

  没办法,中华是个工作狂,对他来说,没工作比地球没了引力还恐怖。

  那好吧,完事了到公园找我。话说完,我就溜达到公园。

  这公园就是我经常和美丽享受二人世界的地方。

  我走进去,才发现,我靠,什么日子呀?以前我经常带着美丽给他画模特像的时候。人挺多呀。怎么今天人几乎没有,里面静如峡谷。

  真是邪了门了。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张秋千边了。我和美丽也时常在这秋千上我推着她荡秋千,一摇就好高。

  也不知道为什么,走进这花园开始,我就不停的想起以前,越想越头痛。

  司徒俊男,不要想了。再想,她也不会回来了。我自言自语的拍打自己的头,真的好痛,像是头快裂开了。

  越想越觉得大脑好累,终于忍不住眼睛突然一黑,似乎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里是什么地方?又像是在那个僻静优雅的山谷,又是一个人没有。

  到底是哪里?我依旧到处走。还是一个人都没有,竟是大森林,和山川河流。

  走到一条河岸的时候,终于见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子。她身穿红色丝绸上衣。下衣用了上有枫叶图案绿色丝绸染成的。

  起初她背对于我,后来我问他;这是哪?

  她回头面向我。我被吓了一跳,她头戴浅绿簪子、发型属于左偏分、头发上扎有几朵粉色桃花、柳叶细眉,眼睛里,透出他这人的清纯。耳朵上带着浅绿色珊瑚耳坠。显得很是淑女。

  但是,她对我的称呼令我吃惊;她叫我相公。

  我刚想问他,为何叫我相公。

  就听见,中华叫我,我一觉醒来睁开眼,看看他还离我好远,但看他的笑脸一定是成功了。我向他摆手。

  就在这时,天气突然起了一阵大风,满天乌云密布。不一会又是大地开始震动。我和中华都不敢动,渐渐地我只觉得我站的地方发生了地变,一条细小的裂缝越来越大大的渐渐的能将人陷下去。

  中华喊道;怎么了?

  我摇头;不知道,大概是地震吧。

  我的话刚说完,就感觉身体使劲一晃,眼睛一黑。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我再次睁开了眼睛,我眼前一亮,不知是什么时候。

  我只觉得大脑昏沉沉的。然后就看见一片碧蓝的天空、风和日丽的天气正要起来时,鼻子嗖嗖的闻了一下。我猛地一起身说道:怎么会有女孩子的香味?还挺香。

  头还是那么晕沉沉的,我摸着头看了看左侧这地方是哪啊?我又往右侧看了看,只见一位蛮秀气男子,秀气的让我觉得他像个女子。他瞪着他那双圆溜大眼看着我。

  我的鼻子嗖嗖的一吸,原来这香味是他身上的。

  少爷,他醒了。

  少爷?我心里产生了疑问。是在叫我吗?我什么时候成少爷了?还是······

  难道他们在拍电影。

  我站了起来,仔细看着四周,只见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两岸广阔的绿草成画。除了这些什么都没有。

  如果要是拍电影,导演应该在旁边督导,而且什么场务,剧组,都该在场。可是我怎么只见到两个人呢?

  而且还是两个娘娘腔。我有点搞不懂了。

  后来,一位身材高、细眉凤眼、秀气小鼻、皮肤白皙,身上也穿着古代服饰的娘娘腔,和刚才那位好像是一起的。看了一下年龄大概也就十三四岁吧。她站在我面前,质彬彬的问我;

  公子,你醒了。

  此时,我完全没有感觉到,究竟是醒来,还是在梦里。因为此人,和梦中神尼很是相似。

  公子,公子。我没有任何的反应。而在半天后才抬起头啊了一声。

  两个娘娘腔仔细的看着我,眼神充满了疑问。

  那高个娘娘腔继续质彬彬的对我鞠躬道:请问公子是何方人士?公子的衣着为何与我等不同。莫非公子非我朝人士?

  真是越来越懵。看上去不像是梦,但又象是真的,可是,奇怪的是,这高个竟与梦中神尼相似。而且还穿着古装,说着奇奇怪怪的话。

  暗想了半晌,觉得越来越分不清怎么回事,于是,啪一巴掌打自己脸上。啊,真疼。看来是真的。

  两个娘娘腔看我举止怪异忙拉着我问:公子有何难言之隐非要自残?

  淡定一会,做个笑脸回答道:没什么。刚刚没见有只蚊子飞过吗?我是在打蚊子。嘿嘿。说完话,我又暗想,估计是在怕电影。

  于是,我本着我的好奇心还是问了这个愚蠢的问题。你们是不是在拍电影啊?导演呢?

  两个娘娘腔互相对视了一下后,笑笑反问我;公子的语言真是奇怪。

  导演又是何物?高个看了看我笑问。

  不像是拍戏。我非常确定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们这是哪里啊?我反问。

  此乃,大明朝的国土。娘娘腔回答完我的问题,上下打量一下我,又好气的反问我:看,公子这身打扮,不是我们这的人?

  大明朝,呵呵。我苦笑一会。心想,我怎么会到大明朝呢?一定是在做梦,对,在做梦。自言自语完了,我很掐一下大腿,疼得我啊的一声大叫。做梦也没这么疼。

  再细想一下,梦里的人这次怎么这么清楚?我不敢相信事实,右手不听使唤的竟然摸了一下那个个子高高的娘娘腔。

  啪!高个给我一巴掌。啊,你干嘛打人?我疼的捂着脸问道。

  高个娘娘腔脸红的说道:因为你未经本人同意摸我的脸。

  大男人摸你又怎么了,又不是女人。我的话刚说完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只听啪得一下,有一个巴掌落在了脸上。

  我愣了一下问:谁又打我?

  那个娇小可爱型的娘娘腔站在我面前双手叉腰说:是我。

  这时,我倒是清醒了,不像是梦,像是真的。

  但是,不可能啊,那只是电视上和小说里虚构的,怎么可能会有呢。我越想越头痛,大声朝天吼道;啊,怎么会这样?

  娘娘腔看着我,以为我有难言之隐,又问。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是你们救了我吧?在下司徒俊男刚才多有冒犯望请恕罪。我礼貌的给他们赔礼道歉。

  不知者不怪,公子一定不是这里的人吧?高个娘娘腔问。

  是,嘿嘿,我是这里的人。说完话,我觉得,不应该说现代语言,要入乡随俗。在下,家住海南。不知二位尊姓大名?(我只是水边忽悠几句,跟他们说了我家在哪他们也未必知道)

  高个娘娘腔,手持公子扇,双手抱拳的回答道;在下,朱敏。这是我的书童叫朱晓。我二人是由北平来此游山玩水一番。

  大明朝不是在南京吗?怎么会在北平呢?我问道,他们二人怪异的看着我又笑。

  公子真是幽默,现在已经是崇祯皇帝执政了,朝廷也慢慢的从京师搬到了北平。你看现在山明水秀的,真是繆载。在下就是不明公子何故哀叫呢。

  崇祯皇帝?我一个很强烈的表情反应问道。他们又怪异的看着我。我傻笑一下。

  面向着河岸,我慢慢的在想;历史上的崇祯皇帝乃是大明朝最后一个皇帝。他虽说懂得制服奸臣魏忠贤,但最后还是被狗官吴三桂出卖了,最后还在眉山悬梁自尽。

  司徒公子,您这魂不守舍的,在想什么呢?我正在向着那可悲的一段历史,朱敏又叫道;司徒兄。

  啊,哦,我,没什么。我猛地回过神,只见朱敏怀疑的看着我。我傻笑.又问;现如今是何年?

  如现在是崇祯十三年。也就是一六四一年。

  一六四一年,我的天啊。离明朝灭亡不远了。糟了,怎么这么倒霉啊。要是到朱元璋那年代也行啊,怎么会到崇祯年代了。郁闷。

  愁眉苦脸一会,我故作微笑,看了看他们,又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敢看。朱敏与朱晓二人微笑。

  朱敏走到我面前边摇扇边问道,在下能不能问公子一个问题。

  我抬头,脸上有点不自然地看了看她们,又说;请讲。

  刚刚公子说是我朝人士,那请问公子这身衣着和我二人的都不一样,还有公子和我们的话语都有所差异,请问公子,究竟是何方人士?

  原来是我这身衣服和语言惹来的祸根。我心里一阵紧张的松了口气。心里暗笑,又想,你当然没见过本公子的这身打扮了,本公子这身可是几百年后的衣服。我站在一边。

  过了好一会,我又偷偷一笑。回过头对他们说;我这身衣服不是咱们大明朝的衣服。小弟自小喜欢周游世界,所以这身衣服自然是一个西方国家的贵人相送的。

  其实,跟他们说什么,他们都不懂,倒不如胡乱说一番。我心里继续嘀嘀咕咕。

  原来如此。那咱们,算是同道中人了。在下也喜欢游山玩水。只是没有司徒兄见多识广,还请见谅。朱敏客气的鞠了一恭。

  我鞠躬回礼道;哪里,哪里。心里却想,我可不和你是同道的,你是娘娘腔,我可是纯爷们。

  既然是同道中人,倒不如你我结伴同行,也好互相照应。小弟也好听一听兄长的家乡的事。多像兄长学习。朱敏说完话,又行一礼。我心里捣鼓着,又鞠躬,累不累呀。你不累,我都累了。

  和这二位打半天交道,光鞠躬行礼就好几下,弄得我是腰酸背痛,我心想还是离他们远点好。要不然,非累个半死。

  如果没什么事,小弟就先告辞了。谢谢二位相救,告辞。说完,摆了摆手。

  兄长留步,小弟还想听听兄长都去过那些地方呢?朱敏展扇,停顿会说道;倒不如,我们边走边谈如何?

  我看着这两个娘娘腔,像是有心和我作朋友的。索性,不如先和他二人交往一段日子,说不定能通过他找到回家的办法呢。哎,就是他们太规矩了,我一下子有点受不了。在一细想,算了吧,人都到这了,日后少不了礼仪之学,回头看看他们没有说话,只是郁闷的冷笑。

  朱敏和朱晓问道;为何发笑?

  我······。

  我的话还没说完,从我们右侧杀出一群黑衣蒙面人,手拿锋利的砍刀,各个五大三粗的,一见我们就乱砍。

  但是,他们没想到,我也是个二十一世纪的散打冠军。对他们来说我的招事怪异,而且还令他们摸不透。

  啊。少爷小心。一个很壮的蒙面朝朱敏砍去。朱晓拿着包裹和朱敏乱跑。我忙跑过去飞起一脚。踢得黑衣人镇定的站立不动,其他黑衣人也因此吓住了。

  你这是什么招式,这么厉害?被我踢上的那位黑衣人看了看我摸着伤口问道。

  没见过吧?孙子,听好了,这叫做旋风踢,说完我又飞起一脚,将他踢出五米之外。朱敏和朱晓见了之后连忙叫好。

  什么是杀一警百。刚刚的这个全景就是,先踢伤了一个,其他的见了我的威力基本上不敢再动。但是,朱敏离我太远还是被黑衣人钻了空。

  我和黑衣人都暂停了一会,互相对视着对方。朱敏他们在另一边吓得不敢乱动。但是我用余光看了一下我和朱敏的距离,远远不如黑衣人,离朱敏的距离近。

  哈哈。黑衣人头目,看了一下朱敏大笑道;你再厉害这次我看你还能救他们吗?说完,他持刀走去,我即使在快,可是寡不敌众。对方的人实在是多,硬是将我拦住。

  朱敏被黑衣人擒住,他一个劲地挣扎、尖叫。

  兄长你快走吧。他们是冲我来的,无需连累兄长。

  黑衣人感觉朱敏不是省油的灯,便用手掌将朱敏的嘴堵住。

  啊,你敢咬我。朱敏从黑衣人手中睁开,随之他那顶少爷帽子被她挣扎在地上。

  我眼前一亮,原来是个女孩。

  黑衣人拔刀要向朱敏砍去,我这时钻了空子,随地拣起一个石子,用浑身力量,集中于右手,将石子抛向要砍朱敏的那黑衣人的太阳穴。

  啊······黑衣人头破血流,躺地而死。朱敏借机跑到我的一边。

  你们是继续打,还是带着你们老大看大夫。我手指着和其他黑衣人恐吓道。

  这群黑衣人识趣的带着两个伤员落荒而逃。

  好棒,你的招式即怪也厉害。教教我吧。免得以后在于此情况,也好防身。朱敏兴奋的拽住我的衣服尖叫。

  我看了看她,冷笑一下。便走了几步,拿起他的帽子,啪啪上面的脏东西对她说;小妹妹,帽子带好。

  她低着头,迅速接过自己的帽子;害羞且脸红的说;你、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孩的。

  废话,长头发都出来了,还说不是女孩。我指了指他那修长的发丝用指纹的语气说。

  男子也有长发呀?朱敏继续狡辩。我又笑;哪有男子身上带香味的,娘娘腔吗?

  你才是娘娘腔呢。朱敏拧着脖子,翻着白眼。朱晓走向前也很是蛮横的对我一番臭骂;虽说,你对我们家小姐有恩,但不代表你就可以对我们家小姐无礼。

  我什么时候对你家小姐无礼了?我走向她面前争辩道。

  朱晓拧着脖子跟我叫起真来。就刚才那话。

  哪话啊?我越来越不懂。什么时候对朱敏无理的。于是我低着头,摸着后脑勺来回思考,什么时候的事啊?我自言自语。

  好了好了,晓晓,司徒公子好歹是我们的恩人,不得无礼。朱敏虽说刁钻点,但是也挺知大体的。

  知道了,小姐。朱晓说完话后又歪着脖子横了我一下。

  司徒公子,晓晓年级还小,不懂事,若有冒犯之处,还请你见谅。,还是大家闺秀知大体,懂礼节,也有一些现代的女生所未有的优点。我心里暗自欣喜。

  我笑说;我又不是小心眼,不用这么客气嘛,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打打闹闹也很平常。说完我的脸一红。朱敏姑娘笑不带齿的也说;司徒公子果然是有见地的人物。

  朱晓看了我一眼说道;大男人还脸红啊?我一听,刷的一下脸更红。朱敏也回头看了看我倒不像朱晓说的那样。

  朱敏忽然变得绉绉的道;晓晓,也不能这么说,司徒公子肯定是一个好面子要脸的人物。再说了,害羞就不是男人啦。

  后来,她看了看我,我很镇定的看看她。我俩都没有说话,但是又胜似说了很多。

  再看眼睛都飞出来了。朱晓,看了看我们两个大声的叫了叫。我们回过神来,觉得好难为情。

  绿柳繁茂,草木似将大地铺成绿毯,天气额外暖和。在此,我第一次抒情一番;今天的天气还真是不错哦。你看这太阳多暖。要有水的话,一定要洗个澡。我故作了几个健身的动作。然后,回头瞄了一下朱敏,又迅速地回过去。

  朱敏微微一笑。说道;是啊。这个时候挺适合秋游的,是吧,晓晓?朱晓,啊!了一声。说;是啊,以前我和小姐经常用一块布,带些好吃的,然后找个景观美丽的地方慢慢享受。朱晓说着说着嘴巴嘶一下说;越说越觉得嘴馋。还是早点离开这地方吧。

  那好,我们走吧。朱敏跑到了河边洗了把脸,补了补妆说道。

  不知道跟这两个丫头到处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是头。唉,大明朝我怎么会来这?

  我们这是要去哪?我忍耐不住问朱敏。

  朱敏停住步子眼睛扫视了一下周围。然后又看看我说道;不知道呢,你可有主意。

  小姐。我的话还没出口朱晓就冒出来叫道。

  叫我什么?我现在穿的是男装。朱敏一说话,朱晓立马愣了愣说,当然是少爷。

  嘿嘿,嘿。朱晓笑道;是,少爷。我们还是回家吧。出来时都没向老爷请示。他会着急的。会生气的。朱晓撅了撅嘴,心里好像是害怕了似的看着朱敏。

  朱敏听后表情也镇定住。思前想后的不说话我也没掺和什么只是静观其变,再作打算。。

  我也在奇怪。这两个娘娘腔到底是什么人家的?达官贵族的小姐,还是家财万贯的富豪家事呢?我心里不停的猜测着。

  那就回家吧,好些日子没见父亲了,有些挂念他老人家。朱敏提到回家时,嘴里露出了微微笑容。

  朱晓一听到回家,高兴地叫道。终于可以回家好好的睡觉了。

  怎么?难道跟本公子出来玩一点不好吗?朱敏故作严肃道。

  不不不,不是的,公子。很好。只是晓晓有点想家了。你别生气。朱晓一面解释,一面认错。朱敏,没说话,用手指指着他的头一下。

  他们这二位主仆一点也不像主仆,倒像是姐妹,有意思。

  唉,如果我们回家,那司徒公子刚怎么办呢?朱晓想了想问道。

  我大脑一顿,没想到这小丫头还能想到我,实属不易,实属不易。

  暗笑一下又想,我个人倒是没什么,走也好留也罢。反正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说不定她们很快就会忘记我,也说不定是我自己在做梦。

  只是,朱敏这丫头还真动脑筋了,她左思右想了半天后说;要不和我们回家吧。我们家要什么有什么。

  听到此话,我顿时一阵遐想。不是吧,难道要招我倒插门。我可不愿意,虽说你貌若天仙,家财万贯,但是·······怎么可能,决对不行。我遐想半天。

  正想法回她的话。只听朱敏又叫道;司徒公子?。

  我故作傻笑;还是改日吧。小弟怕会给姑娘增添麻烦。说完话,我却失去看她的勇气,面向着朱敏的另一面。那是一片广阔的绿野,我看着这片绿野,傻傻的站着发呆。不知道是何故?

  公子今后如何打算呢?要去往何处?别再问了,再问我就没有离开你的借口了。我继续用侧面对着他,闭着眼睛心里默默的念叨。

  傻站了老半天。一句话也没说。而朱敏见我如此沉默以为我是有心事便没再问我什么。

  不管怎么说,一个大男人有什么不敢说的,心里想啥说啥呗。苦思冥想之后。我回过了头轻笑道;再说吧。我只是这里的一个匆匆过客。去哪都一样。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说完话,我又将头扭向另一侧。竟是山连着山,水绕着水,密布的森林遮住了快要落山的太阳。

  停留原地好久,感觉真的没什么话说。太阳渐渐的消失在我们眼前。

  天快黑了,不如我们边走边打算。朱敏猛地反映了一下道。

  我仔细一想,这样也行。反正,我也不知去哪。就先这样吧。我暗自发笑。

  英雄所见略同。我说完话。朱敏,轻笑了笑说道。

  唉,不如这样,反正公子是到处走,不如与我们同行到京城。那时,是留,是走。公子再作打算也不迟啊。朱晓说道。

  反正是与美女同行,不吃亏。刚好可以跟着他们到处看看大明朝。嗯······。暗想一会刚想说什么。朱晓抢先说道;是啊,是啊,这一路司徒公子还可以保护我们,免得我们再遇见坏人。我正想着这事呢。朱晓一会说在我之前,果然是一个聪明机智的丫头,怪不得朱敏这么疼爱。

  那就这么定下了。还请司徒公子答应。朱敏点了点头。我则一边念叨,有你这美女陪着,当然何乐而不为了。

  故意定了定神,看了看他二人笑道;好吧,本大侠就做一回护花使者。

  哦,太好了,这下我和小姐就不怕什么危险了。朱晓刚一高兴。就被朱敏数落道;叫我为什么?朱晓,放下声;少爷。

  好了,快走吧,天马上黑了。得赶紧找旅馆。我望了望天上,黄昏已经逼近。

  旅馆?那是什么?朱小听后顿时疑问。朱敏也好奇的看了我一眼表示很奇怪。

  哦,就是客栈的意思啊。是我发明的词语。快点吧,再不走,就天黑了。我故意看了看别处,转开话题。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不光衣着和我们的不一样,就连说话都也很奇怪,我真觉的你非我类也。朱晓边说话,边打量着我。

  你管得着吗,有钱难买哥乐意,嘿嘿。我故作得意的嬉笑。

  气的朱晓横鼻子,瞪眼睛的,指着我。吼道;你·······你。

  你,你,你,你什么你?你不出来啦?哈哈。

  朱晓气的暴跳如雷道;小姐,你看他。

  朱敏没理会我们,而是一人站在原处静静的享受着黄昏的美丽。

  这时,我再从远处看去,她和黄昏、草原,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甚是美丽。

  晓晓,朱公子故意气你呢。你还偏偏上他的当。若是我,我就不会理他。话后,朱敏睁开眼睛继续与我们前进。

  朱晓听后无话可说,只能侧目怒视我一眼。我再朝他一个坏笑。谁也没理谁。

  一路上朱敏问了我许多有关我的事情。他也对我的身世产生了好奇。

  她边走边问我;司徒兄,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有缘。小弟都不知兄长的年龄。

  在下今年二十有三。请问阁下芳龄?

  兄长,已经二十三年了?朱敏惊讶的看来我看我,眼神上显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我们家小姐今年······

  晓晓。朱敏这一瞪眼,朱晓话又说了一半,但是十有**要说他们小姐的年龄。我看他们二人的眼神对视了一下。而且朱晓被瞪得撅了嘴,也就没再问。

  然而这时,朱敏笑了笑说:小弟芳龄二十有一。

  二十一岁?我很难不敢相信。这家伙怎么看都不想二十一岁

  最大超不过十六岁。

  司徒兄?司徒兄?

  啊?我抬头一看,朱敏已经观察我半天了。

  你在想什么?朱敏问道。

  没,没什么。我有点难为情。朱敏仍然以好奇的眼神注意着我。

  那就继续上路吧,朱敏很懂体谅的不再细问。我也很不好意思的回头看她。却发现朱晓已观察我多时。

  朱晓眼神有种怀疑我的意思说;哎,哎,哎,别在我们家小姐面前装样子。从一开始我就觉得你不对。奇装异服,言语怪异。说不定是魏忠贤死前的余党。

  魏忠贤。你说的可是大奸臣魏忠贤?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觉得奇怪。魏忠贤早在崇祯登基后,就被崇祯皇帝先杀死了她的左膀右臂,最后在二八年也将他杀死。怎么会还有余党呢。我不禁自问。

  唉,你们是不是他们的仇家,别找上门了,我故意乱说,朱晓一听忍不住要说出实情,可刚出口。朱敏断开话说;别乱说。朱晓捂住嘴不敢说话。

  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我开始猜测到他们可能是皇亲贵族,也可能是富商之女,刚刚那伙黑衣人应该就是魏忠贤的鹰爪了吧。但是,他们之间为什么呢?

  魏忠贤和你们是什么关系啊?我一边走,一边小心的问道。

  果然,朱敏听后停住了步子,眼睛不停地打转,像是在害怕什么,如果我猜的没错,他肯定是怕我会是余党,或是为别的什么,才会紧张。

  我注视着她,他眼睛没敢看我。一会朱晓大叫;啊,小姐,快看那有户人家。

  本来问题还没问出来,这丫头一尖叫,什么都没问出来。不过也算可以了,走了大半天,终于又回人家落落脚。所以,我也不想再问下去,因为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来之匆匆。不需要考虑那么多。

  小姐你现在这歇息片刻,我马上回来,朱晓说完跑到农户那边,我与朱敏站立着原地歇息,但是谁也没敢看谁。

  小姐,我问过了,这里方圆几十里就这一户人家,靠打猎为生。这家家主姓杨,家有一对老夫妇,带着一个六岁小孙子。房子虽小,但是能挤得下我们了。

  说完了话,我们随着朱晓来到了这户农家。

  我推门一看。屋内只有一张小而简陋的床,然后墙壁上挂着平时打猎的弯弓。正房右侧则是一间狭小的厢房。

  我们进屋后,老人家笑脸迎人的招待着我们,而且饭桌上是一叠咸菜和一盘兔子肉,还有就是一盆红薯。那兔子肉还是老伯当天打猎得来的。

  我一看到这么简单的菜,顿时没有了食欲,心想,算了吧。饿一晚,又死不了。

  咕噜,咕噜。由于,和那伙黑衣人干架,再加上我赶路导致肚子饿的呱呱叫。

  真该死,这时候,竟然叫了。自己刚捣鼓完了,大爷便静了静说;刚刚天气还好好的。怎么才一会就打来呢。

  打雷,我最怕打雷了。朱晓吓得捂住了耳朵。浑身多搜着。

  朱敏淡定了一会笑道;瞧你吓的,那不是雷,是我们之间有人饿得肚子叫了。哈哈。

  咕噜,咕噜。我的肚子越关键时刻越不争气。

  哈,哈,哈。原来如此。所有人大笑。

  大爷摸了摸自己的刷白胡须说道;今晚,大家就将就一下吧,现在战火连连,官府扣税扣的也多,家里只有这些了。说完,就叫我们入座吃饭。

  只是,我自己倒觉得挺故意不去。

  人家自己粮食不过了。还要给我们给我们三个弄肉吃。随后我看了看那盘兔肉。估摸着,是他们家几天的菜了。想到这样,时不时,我的心里阵阵酸楚。

  历史上都说崇祯皇帝爱民如子,但是为什么在这偏僻的农家里还有吃不饱的呢?看着那六岁的小孩站在我面前饿的骨瘦如柴的小脸蜡黄。难道真的是历史出错了吗。真是不为人之道。该死的贪官污吏。我心里不断的乱想。

  没关系,这样就挺好的了。来,老伯,我们一起用餐吧。话,刚说完又总觉得眼睛老是想留出一些液体来。

  才一天,就发生这么多事情,那以后会发生什么?想到这里,浑身打颤

  。

  算了,还是走一步算步吧。

  吃了没几口,真觉得这贫困的农家也会有如此美味的菜肴,就说这兔肉吧,色、香、辣,三全。

  也许是吃惯了二十一世纪的大盘大宴,突然的吃一顿农家的菜式感觉特新鲜。

  我又刚要入口,发现,这一家三口,不怎么吃肉。两个老人好像光是吃咸菜了。小男孩,看着我吃肉的样子,让我觉得我很自私。

  人家辛苦打来的肉,还没吃,我们却自私的吃上了。

  我心里仔细一想,还是留给人家吃吧。于是,我故意碰了一下朱敏说;我吃饱了,你们是不是也吃饱了。

  朱敏,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小男孩。一下子就能想到我在想什么。所以她也放下筷子说我也饱了。朱晓,看朱敏放下了筷子,也随着说道,我也饱了,谢谢你们了

  老伯看了看我们碗里的饭再看看那盘兔肉道,心里肯定想到我们不好意思吃就又招呼我们;就吃这么一点,还这么多肉没吃呢。

  不、不谢谢您老伯,我们很饱,你们也快吃吧。朱敏忙客气的说。

  是不是家里的饭菜不好吃还是·····大娘问道。

  挺好吃的,我们饭量不大,你们快吃吧,都凉了。说完话我就加了一大块兔肉往小孩碗里。朱敏他们也学了我给大娘他们夹起菜来。

  小男孩朝我笑了笑,谢谢哥哥。

  你叫什么名字?我抱起男孩和他亲密的,玩,甩起来。

  男孩说;我叫杨爱国。我爹叫杨一刀。

  爱国。朱敏一副很有学问的样子,念了念这名字说;这名字好啊!

  他父亲希望他长大了,忠诚于朝廷,爱自己的国土,并且能参军报效朝廷。老大娘听了很是高兴道。

  卫国的父亲真是用心良苦,相信他一定会如愿以偿的,而卫国也一定会子承父业,报效朝廷。

  朱敏坐在一旁慷慨陈词后没有说话。我在一旁和爱国玩的混成一团。

  大娘一家也吃完了饭,打算给我们腾地方,让我们休息。

  我忙问道;你们把地方让给我们,你们到哪睡啊?

  睡茅屋。后面还有个茅屋。我和爷爷奶奶睡那。听卫国一说,我忙拦住他们说道;这可不行,你们是主人,我们是客。怎么能让你们一家睡外面呢。我看这样吧。咱们分男女两组。我和大伯还有卫国睡厢房,朱敏,大娘、晓晓,睡这屋吧。

  说完了话,大伯带着卫国就先回了厢房,而我却因在我身上发生的一切,有些吃惊。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邀明月,低头思故乡。

  我一个人站在了一个辽阔的草原,一条窄小的河流。望着满天的繁星,银光四射的月光,将整片草原照亮。

  不睡觉,跑到这来干嘛?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朱敏这丫头。x33小说更新最快 手机端:https:/m.x33xs.com/

  你不也没睡,不也跑到这来了。我很直白的回问他。

  朱敏唉声叹气后一副很糟罪的样说道;睡不着呗。

  我冷笑一下扭头说道;你还经常出来刷夜呢,这地方你都睡不下,我真怀疑你。说完话,只见朱敏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刷夜,那是什么意思?

  我的脸一红,才想到,这是在明朝不能说二十一世纪的言语。

  我尴尬的傻笑道;这是我发明的词语,就是过夜的意思。

  你这人有时候真让人琢磨不透,就像晓晓说的,奇怪的人。但是,我相信你不是坏人。她灿烂的漏着洁白如玉的牙齿朝道。我心想这是我遇见的最美的一个女子,包括初恋在内。

  刚想笑出来,又沉下脸。心里已在叹息,可惜呀,她是古代的女子而我是现代的,怎么可能啊。

  摇了摇头,又叹了叹气。有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道;哦,为什么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会演戏?我下意识的看了看朱敏。

  朱敏低下头想了一会又抬头表情很认真的看了看我说道;没有一个那么傻的坏人,傻到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会去救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女子吧.

  或许我用的是苦肉计呢?我继续说道。朱敏没有说话,只是很自信的笑了笑。

  夜深了,赶紧回去睡吧。大娘说,往北再走会就到京城了。朱敏起身回了正房。我望了望天上哀叹道;为什么啊?说完,便无精打采的回了厢房。

  原来厢房比正房还小,我该怎么睡,卫国和大伯睡得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可是这么低的房顶,这么窄的空间,唉,郁闷坏了。

  躺在窄小的木板上,眼睛看着那么低的房顶。难以入睡。心里念叨着;如果有一张舒服的大床多好,还有蚊帐,那该多好。这里的蚊子真多,叮的本公子难以入睡。

  想着,想着,眼睛一闭。大床出现了,电视机也有了,还放着,“裸婚”那部电视。我正想着,我妈在的话更好,真想我妈做的菜。

  正想着呢,我妈真的出现了。手里端着我最爱吃的皮蛋瘦肉粥,饭桌上还有,鸡腿、酸菜鱼、油条和瘦肉包。我刚想坐起来拿着鸡腿大口咬下去,我妈不见了,舒服的大床突然消失了,什么都没了。我猛然醒来,天已经大亮。再斜视看看卫国和老伯,还没起,便轻轻地起身穿好衣服到外面看了看。

  好大,好刺眼的太阳。我自言自语道。

  咯吱,厢房门一响,我看过去。朱敏和朱晓也轻轻地走出来,而。朱敏将门关上后,嘘了一声拿出包银子放到门缝里说;走吧,别打扰他们了。我和朱晓点点头。

  我们各自拿着各自包裹小声地走了一会,我耐不住性子问朱敏;现在去哪?

  朱敏说道;晚上大娘跟我说了。再走个几十里路程大概就到北京城了。

  啊!那不就是到家门口了嘛。哦,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昨晚睡得我好累啊。朱敏尖叫道,我捂了捂耳朵心想。靠,怎么现代和古代的女孩都一个德行,没事就尖叫。

  不对,我又仔细一想。怎么他们住北京城里,那里可是皇亲国戚住的地方,他也住里面。乖乖,难道被我言中了。

  晓晓,你在胡说什么啊?我刚想到些什么,朱敏就责怪起朱晓,朱晓撅了撅嘴看看我不出声的冷笑。

  我知道,即使朱晓犯了天大的错,朱敏也就只是说说,教育一番,就不会大打出手或是扫地出门。于是,我笑道;人有失手,祸从口出。朱晓瞬间淡然失色。

  朱敏看我像是知道一些什么便故意朝我轻微笑道;司徒大哥莫怪,朱晓这丫头说话从不经过大脑,不可当真的。说完话朱敏又瞪了朱晓一眼,朱晓故意回避了她的眼神。

  我见如今局面尴尬了,所以故作气氛,故作现代歌曲;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好风光。鸟儿忙啊,蜜蜂也忙。蝴蝶儿忙,想叮,叮当。啦,啦,啦······

  朱敏与朱晓听了我的歌声甚是好听,便笑道;司徒大哥,这歌声好事怪异,调调也很奇怪,我家那么多乐师我也听了不少音乐,但大哥的音乐,小妹从未听过。难不成又是大哥自创的音乐?

  对呀,好好听哦,从来没听过这么好听的音乐。你真厉害。朱晓乖巧地笑道。

  我见他,不像昨日那么刁钻蛮横。

  于是,又闲的没事做。想逗逗她。呦,您不是说我是坏人吗?怎么?今,我怎么就成大好人了。

  朱晓撅了撅嘴又气粗起来;你,你这人真是不知好歹。不跟你说了。说完又不和我说话。我还是像上次一样,朝他怪笑一下。他又斜视我一眼,没有说话。

  山明水秀,柳暗花明,晴朗的天空,祥云朵朵。想必这天定是好天气。

  也不知走了多少路了,只觉得马上就到老北京城。甚感欣慰。

  朱晓和朱敏起得太早的缘故,已经是筋疲力尽。

  喂,等等我们吧。朱晓大声的吼道。我回头看了看,竟然离我远了几十米。

  我说两位大小姐,拜托你们能快点行不。别惹不都是早上精神焕发,您二位是,无精打采。我迅速的走到他们二位面前说道。

  你一个大男人,好意思和我们两个小女子相比,传出去不怕被笑话。我脑子一愣,朱敏也和我唱反调了。

  我不服气的说道;我们那的女孩们还替国家参加什么足球比赛,长跑比赛呢。还没说完,就看见朱敏,朱晓二人瞪着眼睛看着我。我浑身麻木的发热,只好以傻笑终结此话。

  何为足球?何为长跑?朱敏又问。

  心里念叨;唉;就知道他们会问的,开始的时候觉得挺不自然地,但是事已至此,不自然也不成啊。我心里又想。

  我这张不争气的嘴老是闯祸,唉,还好是两个丫头。这要是和官府说话还不把我当成异国刺客抓了去。想想都觉得好恐怖。

  嘿,嘿,嘿。这是我们那的一种游戏。锻炼身体的。

  尴尬了一身汗,心里嘀咕道;可算蒙过去了,司徒俊男啊,一定得改不然在这里可会惹麻烦的。我擦了擦额上的汗。

  你们故乡可真有意思。有机会,我可真要去见识一下。朱敏边走边说。

  申时了,太阳越来越偏西边游去。

  差不多也快到了京城。

  果然,我正与朱敏说这话。朱晓尖叫着指着前面说道;小姐你看。

  我走向前也看了看。雄伟的北京长城,让人敬仰不已。长城上面每隔一米,就站立一名身穿盔甲的侍卫,到更显得祖国的万里长城威严,尊贵。

  北京城的外侧,许多叫卖的小贩。不停地有喝着,一座有三层高得古楼上面许多穿的花枝招展的美女摔着手卷叫道;公子来呀。我一看,定是烟花之地。x33小说首发 .x33xs.com m.x33xs.com

  再走几段路,一些雅书生,正聚在一起谈天说地。

  走到了一扇壮丽的大门前,朱敏和小小突然停住说道;司徒大哥,我到了,你如果想进去和我们一起的话就走吧。如果不想的话,小妹在此多谢大哥的护送。

  到底是留还是走,我不禁的纠结起来。

  若留,不知他们是何家庭,我要是进去了,外衣给他添麻烦怎么办。想来想去还是不要了。

  看了看北方长吸一口气说道;我还是再往北边逛逛吧,你不是还有机会再出来吗。到时咱们再一起游山玩水。

  难道大哥就不想到小妹家中,小坐一下,喝喝茶,好让小妹告知父母,再好好答谢一番,或者大哥就不想带些银两再走嘛。朱敏此时有些面部失色,像是依依不舍。

  我心想了想,这丫头,这么依依不舍的对我说这么多话,八成对我有了好感。可我是现代人,她是几百年后的,我们在一起生活的话要么我留下,要么他和我到二十一世纪去。

  我留下,是不可能的,虽说这里山明水秀,有没空气污染,但我还是喜欢二十一世纪的生活。他要是会我们那时代更不可能了,说不定会真的像电视里演的那样一下子变老然后悄然地离开我。我才不要呢。

  我只是一个过客,不要对我太过于留意。小生就此告辞。说完话,我看了看很是失望的朱敏。便转身要往北走。等等。刚迈开步子。就听朱敏又叫住我。我回头问道;啥事?

  兄长,初来乍到,一定没银两,还有兄长这身衣服也要换了。不然,别人以为兄长是坏人抓起来。那时可就麻烦了。说完,朱敏从包裹里拿出一包银两和一件深绿色长袍明。对我说,这是我刚从家里出来时带出来的,还没穿过。我看他挺适合兄长就送给兄长吧。请兄长。一路上也方便些。

  看完后,我心里真的除了感动,还是感动。我抬起头看了看没朱敏说道;妹子真是有情有义,小生感恩不尽。我鞠躬行礼然后接过衣服穿在身上上下看了看。原来我穿明服比穿现代的衣服还帅气。

  朱敏看了一会赞道;这衣服还真配你。

  朱晓接着说道;就跟量身定做的一样。

  我抬起头,看了看他们笑声说;再次谢过二位,他日想见,定报答二位。话说完,又要扭头走人。

  那这银两呢?朱敏叫道。我轻回眸道;无功不受禄,再说,小生已经拿了姑娘一件衣服怎好意思再拿银两呢?后会有期

  <hrf=qududu>去读读qududu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去读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