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在西北开加油站

第706章 扎西巴杂的一天(1)
504580 708 70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轧东是肿巴县的县城,在肿巴县,人人都知道这里的轧东指的是新轧东。

    就在十多年前的时候,原本的轧东被废弃不要,整个儿迁到了新的地址,位于雅鲁藏布江更上游一点的地方。

    扎西巴杂也是仲巴县的一名牧民,因为小时候生过天花,脸上长了密密的麻子,所以他的名字其实就是“麻子扎西”的意思。

    仲巴县的牧民们从老轧东迁走的时候,扎西巴杂没有跟着一块儿走,而是选择留在了原地。

    他觉得当时要走的牧民有两百多人,牲口合起来超过九千头,去了新的牧场,肯定要争抢的,到时候如果牧草不够,那家里的牲口就没法活了。

    所以他动了点小心思,决定一个人留下来,打着一个独自使用旧草场的主意,这样他家里的牛羊就不愁没有牧草可吃了。

    就这样,扎西巴杂在老扎东留了下来。

    事实上,他的小心思在开始的第一年时还是有效果的,家里的牛羊繁衍很快,让他在很短的时间里就多了一百多只小羊羔,三十多头牦牛。

    可是从第二年开始,他就尝到了土地沙化的恶果。

    老扎东的风沙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基本上每一天风沙都会侵袭扎西巴杂的家园,有时候一个晚上而已,沙子就能堆叠得比家里的房顶还高,让他不胜其扰。

    原本绿油油的草场很快被黄沙吞噬,扎西巴杂只能每天花费大量时间,把自己家的牛羊赶到更远的地方去放养,可是他勤劳却永远无法赶得上风沙吞噬草场的速度。

    十多年下来,老扎东在风沙中变成了一片废墟。

    扎西巴杂很无奈的只能也迁到了新轧东去,但因为他是“后来者”,好的草场早被其他牧民分完,所以他只能分到偏远的地方,和原本老扎东的草场接壤。

    扎西巴扎就这么看着风沙一天天的变大,黄沙的面积不断扩张。

    直到有一天,公家出来号召大家不要过度放牧,减少自家的牲口,让草场可以获得休养、恢复的机会,扎西巴杂成为最先响应公家号召的牧民,把自家的牲口减少到了不足八百。

    其实他不响应公家的号召也没办法,毕竟草场不足,他家的牛羊早已有点食不裹腹,养不下去了。

    现在公家给出了一系列的奖励政策,鼓励牧民们减少牲口,扎西巴杂从这些奖励政策每年还可以获得大概五万元的收入,算是很不错的。

    当然,如果可以让扎西巴杂选择的话儿,他还是愿意选择继续多养牛羊,而不是拿奖励。

    要知道他和其他牧民不同,有些牧民脑子活,就算不养牛羊,也能做上别的营生,一手拿着政府的奖励,一手又有别的营生,生活自然更好。

    可扎西巴杂是老实巴交的传统牧民,一辈子只会养牛羊,他更希望可以养更多的牛羊,赚更多的钱。

    现在在市场上,牛羊的价钱可是比从前翻着倍儿的往上涨,别提多挣钱了。

    扎西巴杂一直坚信着只要公家把风沙治理好,就一定会重新允许牧民们多养牲口,到时候才是他发财的机会。

    这天一大早,扎西巴杂就从家里出来了。

    他要到县城去帮忙治沙,这是每一家牧民应尽的义务,公家也会发工钱,不管在公还是在私,像他这样的牧民都愿意去帮忙。。

    临出门前,扎西巴杂仔细的嘱咐了一遍自家孙子,要把牛羊放出去走走,吃吃草,然后再赶回来。

    孙子扎西次松出生在初三,所以有“次松”的名字,一般的时候大家都会喊他普扎西,那是“小孩扎西”的意思。

    普扎西的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对这些放羊牛的伙计都很拿手,是扎西巴杂悉心教导的结果,除了到县里的学校上学,普扎西大部分时间都用来帮助爷爷奶奶照顾牛羊。

    普扎西的父母平常时候并不在肿巴,他们两个都在萨拉营生,开着一家小卖店,买点土特产之类的东西。

    据说这两年从全国各地去萨拉的游客很多,他们的生意做得还不错,至少比留在家里养牛羊更轻松,也赚得更多。

    出门以后,扎西巴杂一路往县里的林业调查研究院走。

    林业调查研究院就是肿巴治沙的大本营,他们里面的研究员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制定各种治沙的规划,然后交给下面的人执行。

    林业调查研究院下面,则是环境保护协会。

    这属于民间组织,同样得到公家的支持,扎西巴杂就是要向环境保护协会报到,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天走进研究院,扎西巴杂就感觉到院子里的气氛有点古怪。

    来报到的牧民们一个个挨着院墙站着,聚在一起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侧耳倾听,似乎在听办公室里面的动静。

    扎西巴杂也听了一下,只听见办公室里好像有人在说话,具体说什么却听不见,所以他转眼看了看,很快找到平时和自己处得来的几位牧民,就径自走了过去。

    “索朗旺堆,多吉单增,怎么来得这么早?”

    扎西巴杂已经比往常来得要早了,可没想到这两个老伙计比他来得更早。

    “嘘!”

    索朗旺堆和多吉单增立即冲扎西巴杂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把他拉到墙边。

    扎西巴杂有点被吓到了,默不作声一会儿后,实在有点忍不住,才又小声问道:“怎么了?”

    多吉单增说道:“里面正吵着呢。”

    “吵着?”

    扎西巴杂还是懵:“吵什么?谁和谁吵?”

    索朗旺堆是个结巴,吞了口口水后说:“曲吉次旦和……和和和罗颖研究员。”

    扎西巴杂有点好奇,连忙又问:“为什么吵啊?”

    多吉单增说:“听说曲吉次旦从外面买回来了一批叫做什么砂生槐的苗,说是能够治沙的,罗颖研究员知道了以后,很生气,正和曲吉次旦吵这件事情呢。”

    “这有什么好吵的?”

    扎西巴杂不太明白,说道:“不是说治沙最重要的就是要把草种回去吗?每年我们县里都请人飞播草籽啊,曲吉次旦买点苗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索朗旺堆想开口,可是他那不太利索的嘴还没发出音来,多吉单增就抢着说了:“听说这批苗很贵,一株一块钱,这一次要花五十万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