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电影人传奇

第373章 碾压
503698 352 35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其实机器人统治世界的故事并不新鲜,在国外有很多。阿西莫夫正是担心机器人会统治人类,才创造出了机器人三定律。林匡几年前也写过一篇名叫《玩具》的小说,在那个故事中机器人统治了世界,人类彻底沦为机器人的玩具。

    不过《母体》跟林匡的《玩具》不同,《玩具》给人感觉离自己特别远,发生在遥远的未来。而《母体》从一开始,许望秋就断强调故事发生在香江,花了很多笔墨来描写香江的景物。以至于很多读者都觉得不满,这些建筑物我们天天都能看到,还用你写吗?

    但正因为许望秋一遍遍强调故事发生在香江,不断描写身边的景物,让大家都确信这个故事发生在香江,就发生在自己的身边。等真相揭开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感觉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窝草!这想法太惊人了!整个香江都是假的!是电脑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

    “人类竟然被机器人养殖,人类的作用竟然是作为电池!”

    “香江是假的,世界也不是假的,简直太可怕了!”

    “难怪许望秋看不上林匡的小说,这想法也太吊了吧!”

    张友军也被许望秋的惊人想象给震惊了:“这想法也太吊了,香江是假的,世界也是假的!”不过话刚出口,他意识到情况不对,自己可是林匡的铁粉,怎么能说许望秋的好话呢,应该批判才对,当即道:“不就是机器人通知世界的小说嘛,这没什么稀奇的,林匡几年前在《玩具》中就写过,比许望秋的故事精彩多了。”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到几道目光向自己射来。几个手中拿着报纸的年轻人,一脸蔑视的看着自己,那神情就像在看一个白痴。他感觉有些尴尬,轻轻咳了一声,心想林匡的小说写得就是比许望秋好,林匡的《玩具》就是比《母体》好看,不服来咬我啊!

    就在这时,公交车来了。张友军两步蹿上公交车,找了个位置坐下。他翻开《明报》,正准备读林匡的《极刑》,前面一对年轻男女的对话吸引了他。

    女孩用微微发颤的声音道:“这个故事太可怕啊。你说有没有可能,就像小说写的那样,我们是生活在虚幻的世界中的,是被机器人养殖着的?”

    男子笑着安慰道:“当然不可能,那只是小说里内容,不要胡思乱想。”

    “我只是觉得万一是真的,那该多可怕啊。”

    “没有万一,那只是小说而已,不要杞人忧天。”

    张友军心想这么多人都在讨论《母体》,看来这次林匡真的遇到对手了。他摇了摇头,低头去看林匡的《极刑》,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有点看不进去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母体》故事越来越精彩,悬念不断。在揭开真实世界的谜底后,许望秋马上抛出新悬念,许正道是不是救世主。在许正道见到先知,知道自己不是救世主之后,又蒋天生又被黑衣人抓走了。许正道他们必须又进入敌人的大楼,将蒋天生救出来……

    读者每天读完《母体》的连载,都盼着读后面情节,恨不得一口气读完。

    与之相反,《极刑》进入中段后,却逐渐变得平庸起来。

    这其实是林匡小说的一个特点,林匡曾经说过,好小说应包括生动而有性格的人物、曲折的情节、浅白的文字,加起来便可以成为吸引人的故事。具体地应如何写作呢?我可以分享一个写小说的简单方程式:头好,中废,尾精,即是文章开头要精彩,引起注意;中段可以尽是废话;结尾要精彩绝伦,留给读者好印象。结尾尽量圆满,不能圆满也罢;只卖数十元的一本书还苛求什么?

    林匡有部分小说确实做到了这一点,开篇精彩,结局让人震撼,比如《头发》。不过林匡大部分小说并没有做到这一点,大部分小说是开头部分写得精彩纷呈,进入中段开始转向平庸,到结局彻底拉胯,《极刑》就属于这种情况。

    《极刑》开篇写得震撼人心,但故事进入中段就开始变得平庸了。

    《极刑》进入到中段,卫斯理认为蜡像馆里展出的蜡像是真的,蜡像馆主人有时空挪移的能力。于是,他给出自己的推论,蜡像馆馆中受刑的蜡像,很可能是真正的岳飞、司马迁他们,蜡像馆主人既然有时空转移的能力,自然就能让岳飞他们出现在蜡像馆。

    白奇伟不敢相信,质疑道,谁会有那样的能力,能够随意转移时空?

    很多读者看到这里,都纷纷吐槽:“外星人啊!外星人就有这样的能力!”

    就连张友军这个铁杆粉丝也忍不住道:“难道真的又是外星?。

    事实证明,读者的猜测是正确的。原来岳飞等人死不瞑目,其灵魂愤懑难平,上诉天庭,而天庭就是外星人。他们派蜡像馆主人和白衣女子,把当时受极刑人的景象和声音分开两处展示给人类看以警示,甚至制造了诸如六月雪这些异象,以告诫人类。可毫无效果,历史的教训无人理会,悲剧还是一幕幕重复上演。于是,外星人决定放弃,不再受理这些投诉,也不再展示这样画面和声音,让人类自生自灭。

    由于故事进行到一半,大家都猜到肯定是外星人干的,《极刑》就彻底失去悬念了。继续往下读就有点索然无味,完全没有前面那种揪心,让人提心吊胆的感觉。

    不只普通读者如此,就连张友军这个林匡的铁杆粉丝都如此。如果不是从初中就看林匡小说,看了很多年,已经养成习惯,他可能都不会读下去了。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但《母体》不管思想性、想象力,还是故事的精彩程度,真的远超林匡的《极刑》。

    张友军每天还是会同时买《明报》和《大公报》,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阅读的首选变成了《母体》,总是看完《母体》,才会看《极刑》。

    这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同事们在办公室讨论许正道到底是不是救世主。

    张友军见同事们们争论不休,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应该是,我感觉先知话里有话,也许要等一个什么机会,他才能成为救世主。”

    同事们都诧异地看着他:“你不是一直支持林匡嘛。”

    张友军这才意识到经过二十多天的阅读,自己已经被《母体》征服,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母体》的粉丝。他本来想辩驳两句,但很快释然了,没什么不能承认的,笑着道:“谁规定林匡的支持者就不能喜欢《母体》了,我两个都喜欢不可以吗?”

    同事们闻言,哈哈大笑道:“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连载第三十天,是《母体》和《极刑》正式结束的日子。在这一天,几乎已经没人关心《极刑》,读者们都在抢《大公报》,想知道许正道的命运如何。

    在前一天的连载中,许正道被黑衣人用枪打中,心脏都已经停止跳动。大家都想知道,许正道是不是真的死了,故事会以什么方式结束。

    在这一天,《大公报》发行部的电话被人打爆了,都是要求追加今天报纸的。

    在这一天,《大公报》的销量刷新了历史记录。

    在故事最后,中枪倒地的许正道因为苏菲的一吻复活了,先知暗示过,他只有死一次,他才能变成救世主。黑衣人看到许正道复活,对着他猛然开枪。但许正道轻轻一抬手,密密麻麻的子弹就停了下来,悬停在空中。在许正道眼睛里,墙壁,黑衣人、已经周围的一切都变成绿色的代码。他看透了母体世界的本质,轻易击败了黑衣人,回到了真实世界。

    小说结束了,但很多读者都意犹未尽,觉得故事还没有结束。他们纷纷给《大公报》写信,给《大公报》打电话,要求许望秋继续把故事写下去:“许正道是救世主啊,他都还没有彻底拯救世界呢。”、“这么好的小说怎么能这么快就结束了,应该继续写啊。”、“一定要打败机器人,拯救人类啊。”

    为感谢读者们一个月来的支持,也为了助许望秋一臂之力,让他在与林匡的销量大战中取胜。《大公报》连续几天刊登读者来信,并刊登《母体》的评论文章。

    香江大学计算机系一位老师在信中写道:“对于科幻小说,我有个先入为主的印象,觉得外国人写得会比较好看,因为创意会好一点,科技上也是欧美领先,我们没有特别好的科幻小说。在看完《母体》之后,我彻底震惊了。这部小说除了故事极为精彩外,拥有大量的科技知识。比如里面讲到了互联网,讲到黑客入侵别人的计算机,这在未来都是由可能实现的。如果你对计算机有兴趣,你会更喜欢这本书。这绝对是世界级的科幻小说,跟国外最优秀的小说相比也毫不逊色。”

    一位大学生表示:“看《卫斯理》或者一些侦探小说,其实你看一段就能大约猜到后面的情节,可能细节你猜不到,但后面怎么发展,你大部分能猜到。但这本你完全是猜不中的,它想法是非常新颖的,甚至让人惊叹的。”

    张友军的信也刊登了出来:“我是看林匡的小说长大的,一直是林匡的支持者。在骂战开始的时候,许望秋各种贬低林匡小说,我是坚决站在林匡一边的。等《母体》开始连载后,我一直各种挑刺,说小说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但随着故事推进,随着真实世界的大门打开,我彻底被震惊了,也被《母体》这个故事深深吸引。到最后我彻底变成了《母体》的支持者。我会继续看林匡的小说,同时我也特别希望许望秋能把《母体》的故事继续写下去。许正道不是救世主嘛,他都还没有拯救人类,故事怎么能结束呢?”

    许望秋没有看到这些来信,他用十天的时间紧赶慢赶,将《母体》彻底写完。将稿子交给《大公报》后,他就回内地了。当《母体》连载结束,香江读者对此议论纷纷之时,他正坐在前往法国的飞机上,去参加戛纳电影节。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