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的夫君权倾朝野江意苏薄

第1022章 苏薄,别皱眉啊
449446 1028 102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等江意整理完,全部装进了背篓里,对苏薄道:“这些应该够了吧,你别采啦。”

    傍晚的时候,照徐铭的方子,用药材煮了药汤,苏薄提来灌进浴桶里。

    眼下塑阳花还没开,这几天的药浴是尽量给她调理身子的。

    等花开的这日,清晨徐铭即取了叶入药,给江意服下。

    剂量极小,又继续辅以药浴。

    一连口服和药浴了数日,她脸色越来越苍白,唇上毫无血色。

    但她却若无其事地对苏薄笑说:“也没有什么特别难过的感觉,就是感觉身体有点凉而已。只要你多抱抱我暖暖我就好了。”

    苏薄就很多时候抱着她,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让江意感觉,在药谷的这些天里,与他在一起,仿佛是很久很久一来,最安宁踏实的时光了。

    她靠在他怀里,可以和他一起晒太阳、看日落早早地沉入了山坳中。夜里天晴时,她可以和他一起数星星。

    到就寝睡觉时,苏薄更是将她牢牢钳进胸怀里,整夜都不肯松。

    寒气由内而外散发出来,江意知道他身上很温暖,可是渐渐明显感觉到,他的温暖只能暖到她的皮肤表面,她骨子里还是冷。

    寒意流走全身,半夜将她冻醒来的时候,发现尽管是被苏薄抱着,也还是觉得好冷。

    她很能忍,僵着身子一动不动,装睡半宿,好不容易才捱到了天亮。

    但江意不会有半个字的难受,在徐铭的安排下,她继续照常用药和泡药浴,要让体内寒毒累极到一定的程度。

    白天里,她最渴望的就莫过于药浴了。

    水是烧热了的水,能打开毛孔,暖意稍稍往里钻,江意始才感觉那股绷得她头皮发紧的寒意稍稍得到缓解。

    可是一旦出浴,浑身毛孔就像有无数细针扎一般,传来一股子尖锐的冷痛。

    起初她能若无其事地忍着起身,到后来,她起身出浴时,站都站不稳,手扒着浴桶边缘,直踉跄打颤。

    苏薄将她抱了出来。

    江意紧紧圈着他的脖子,埋头进他的衣襟里,咬紧牙关深呼吸,片刻才懒懒地笑道:“方才那水泡得太舒服,一时起身打了滑。”

    徐铭知道她身体是个什么情况,肃色与她道:“别忘了浴汤里也有药,你越贪图一时温暖,那药劲越往你身体里浸,这无异于饮鸩止渴。所以到了时间,你就必须出来。”

    江意点头:“下次我一定谨记。”

    苏薄拧着眉,问:“她这样还得要持续多久?”

    徐铭道:“顶多再有个三五天。”他看了看苏薄神情,知道他十分担心,几度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忍下了。

    接下来三五天,也是江意最难熬的几天。

    毒性起了作用了,她五脏六腑里,感觉像有人拿着冰杵子,在一下一下狠狠地捅一般,痛得她翻江倒海。

    江意跌跌撞撞就跑出小木屋,趴在边缘面朝药田,吐了。

    吐出来的都是寒胆水。

    她无力地瘫坐在木地板上,脸色白得像冬日里阳光照射下的雪。

    苏薄蹲身在她面前,一向平淡无波的眼神里,她看得分明,满是沉灼之色。

    他低低问:“你感觉怎么样?”

    江意挑起唇角笑笑,伸出冰凉的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眉头,道:“苏薄,别皱眉啊。看得我心疼死了。”

    苏薄深沉地把她看着,手掌抚上她的脸。掌心里亦是一捧冰凉。

    她脆弱得像个冰瓷娃娃,黑发如水藻一般铺散在肩头,她很单薄,可是眉间笑意却那么温柔。

    这个女人,他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才能不负她今日情深。她在他最痛苦煎熬的时候救赎过他,而今所有的苦痛也将终结于她。

    苏薄狠狠把她揉进怀里时,虽什么都没说,可是他这一生无牵无挂,所有的就只有一个她而已。

    他愿意为此牺牲掉一切。

    从来都是如此。

    他埋头在她肩发里,深吸一口气,让江意察觉到了那一丝微不可查的颤抖。

    他在她耳边一字一顿道:“我心又不是铁打的,我不疼么。”

    喜欢我的夫君权倾朝野请大家收藏:()我的夫君权倾朝野更新速度最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