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最强狂兵

第5026章 多少年没来过了?
1134532 5025 502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堵不如疏!

    兔妖这句话的意思大概近似于——通则不痛,痛则不通!

    听了这句话,苏锐笑了笑:“你可真是个医学小天才。”

    听了这句话,兔妖笑眯眯地答道:“谢谢大人夸奖,我就是个平平无奇小天才……不对,我不平。”

    说话间,她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引得空气一片震动。

    苏锐看的一阵眼晕,然后把目光挪开,落在了李基妍的脸上:“基妍,在我看来,这件事情你必须要重视起来,因为,这极有可能和你的身世有关。”

    李基妍也点了点头:“谢谢大人,我知道这些,也许,他们特地让我生活在社会的底层,就是不想让别人看到我这样的情况。”

    至于这究竟是不是真相,或许只有维拉和李荣吉知道。

    而李基妍的未来之路,其实还是充满着很多的未知,甚至,她的生命会不会因为这种未知而导致什么变故的出现,目前看来,没人能说的好。

    “好,时间不早了,你们早点睡吧。”苏锐说着,便站起身来走开了——一个姑娘娇艳欲滴,另一个口干舌燥,这房间里的气氛着实让人不怎么淡定。

    只不过,苏锐才刚刚迈出两步呢,就差点被之前李基妍丢在地上的贴身衣物给绊倒了。

    “抓紧把地上的衣服给收好。”

    踉跄了两下之后,苏锐落荒而逃,而身后,兔妖那是笑得花枝乱颤,把浴袍的腰带都给笑开了,看起来像是这房间里即将发生一场雪崩一样。

    苏锐回到房间之后,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摇了摇头。

    他现在还完全不能确定,李基妍这种迷乱状态下的杀伤力到底是不是只是针对男性,抑或是……只是针对他。

    最起码,兔妖就完全没受影响。

    在那种情迷和意乱的状态之下,苏锐几乎不能思考,力量也完全无法调集起来,简直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苏锐经历了这么多场危险无比的战斗,在生死边缘行走简直犹如家常便饭,但是他还从来没有有过这般无力的体验!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堂堂的阿波罗大人,哪怕敌人再强大,也从来没有“躺平任干”啊!

    在苏锐看来,这似乎是一场“血脉压制”!

    血脉压制?

    只是,在得出了这个结论之后,苏锐不禁觉得,这似乎比兔妖所说的那个所谓的“脑电波”,还要不靠谱一些……这世界上,有这么玄之又玄的东西吗?

    想了想,苏锐给军师打了个视频电话。

    此时,军师正穿着睡衣靠在床头呢,自从两个人在乌漫湖边突破自我之后,军师几乎没太主动联系过苏锐,当时凭着一股激情释放了内心深处埋藏多年的感情,可是,现在,一旦冷静下来,军师的心里面还是会涌出强烈的不真实感。

    此刻,她看到了视频那端的苏锐,还有些强装淡定。

    嗯,谁也想不到,心理素质极其过硬的军师,在苏锐的面前,竟然会羞到这种程度。

    然而,苏锐接下来的一句话,却瞬间把军师给变得清醒了起来。

    “军师,这事情说起来很离谱,可是它确实真实发生的……我昨天差点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给逆推了,我甚至完全反抗不了。”苏锐说道,“如果不是兔妖帮了我一把,我大概就……”

    说到这里,他的脸竟然红了一些。

    “你竟然害羞了啊,看来那个姑娘长得挺漂亮的。”军师在听了苏锐的话之后,不仅没有丝毫的吃醋之心,反而八卦之心大起,她笑着问道:“你为什么没有反抗的能力?是因为被人下了迷药吗?”

    苏锐摇了摇头:“我可以肯定,我没有被下药,以咱们这种实力,就算是被下了药,也能运转力量来对药效进行抵御,可我当时真的做不到,不仅身体无法调集起力量来,就连精神都要涣散了……”

    军师听了,好看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你这样一说,我还觉得挺奇怪的,当时具体是什么细节,你都说给我来听一听。”

    于是,苏锐便把这件事情详细地说给军师听了,甚至连李基妍把贴身衣物全脱掉的细节都没有遗漏。

    军师听完,竟是先给苏锐竖了个大拇指:“没想到啊,都到了这种时候,你竟然还能忍得住!”

    苏锐摸了摸鼻子,无奈地说道:“喂,军师,你的关注点是不是跑偏了啊?我忍住了你不该高兴吗?”

    军师也不开玩笑了,她说道:“也就是说,兔妖可以不受这姑娘的影响,但是,你却被套的死死的,是吗?”

    “没错,兔妖轻而易举的就把她给搬开了,而我想尽办法也做不到。”苏锐说到这里,眉间带上了一抹凝重的味道,随后稍稍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他的推断:“你说,如果当时兔妖不在,如果真的发生了那种不可言说的事情,我会被吸成人干吗?”

    军师的表情开始变得艰难了起来:“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担心?”

    “毕竟我毫无防备啊。”苏锐说道:“况且,我虽然全身毫无力量,但是某个地方却独树一帜……”

    “独树一帜还能这么用的吗?”军师直接被这个成语给搞得笑场了。

    她趴在床上笑了半天,才说道:“好,我去问问那些研究生命科学的专家,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可得小心谨慎,那个姑娘要是再发烧,你就躲得远远的。”

    苏锐也点了点头:“是的,必须保持距离,在那种无力的状态下,哪怕一个根本不会武功的孩子碰到我,也能把我给秒杀了。”

    说这话的时候,苏锐还有点心有余悸呢。

    的确,这就是他最在意的事情,虽然李基妍非常诱人,全身上下无死角的好看,可那种无力感和迷乱感,苏锐真的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挂了电话,苏锐又冲了个澡,在床上沉沉睡去。

    也许是由于之前莫名消耗了不少体力,也许是由于精神过度疲惫,苏锐这一觉,竟是一反常态地直接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以往,除非苏锐的身边有妹子,否则他绝对不可能一个人睡到这会儿。

    偏偏李基妍让苏锐做到了这般。

    什么都没干,都能让苏锐累到这个程度,如果真的发生了某些事情……苏锐担心自己被吸成人干也不是没道理的!

    醒来之后,他走到隔壁房间,敲了敲门。

    兔妖把门打开了,而这时候,李基妍还在沉睡之中。

    “大人,你昨天走了之后,她就睡了。”兔妖指着李基妍:“看来累的不轻,整整一夜,连个姿势都没换一下。”

    苏锐看着李基妍沉睡的样子,摇了摇头,脑海之中还满是疑惑。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找到天机老道,看看这个玄之又玄的老家伙到底有没有见到过类似的事情。

    其实,谜题就在眼前,只是苏锐找不到通往答案的道路。

    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都想去把维拉的坟墓给掘了。

    过了一会儿,李基妍才悠悠醒转,她一睁眼,看到苏锐就在眼前,一下子轻叫一声,俏脸立刻红了起来。

    “怎么了?见到我就那么害怕?”苏锐笑着说道。

    “不,不,不是害怕……”李基妍甚至不敢正眼看苏锐,她的脸红透了。

    毕竟,在这个看起来睡得很沉的梦里,李基妍梦见了苏锐,在梦里,她把之前因为被兔妖打断而没做成的事情,全部都做了,而且这场景还轮番播放了好几遍。

    这梦境太真实了,真实到即便是醒来,李基妍还觉得历历在目呢。

    “我先去冲个澡……”李基妍说道。

    做了一整夜的梦,要是不洗澡,估计自己都能把自己给滑倒。

    还好,昨天晚上,由于太累,李基妍睡觉的时候连浴袍都没脱掉呢,现在也不用当着苏锐的面更衣了。

    “你快去吧,然后我们一起吃个饭。”苏锐说道。

    “好的大人……”李基妍红着脸,抱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

    十分钟后,李基妍从浴室里走出来,她穿着简单的牛仔短裤和白色T恤,看起来简简单单,不施粉黛,可是那种出水芙蓉般的美感,却是无比强烈。

    其实,不光李基妍在看到苏锐的时候不太淡定,苏锐在看到这姑娘的时候,也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昨天晚上血脉贲张的情景。

    “基妍,你有什么比较熟的餐馆,带我们去尝尝。”苏锐把眼神瞥向了一边,说道。

    他怕盯着李基妍看下去,自己又会陷入那种奇怪的状态里。

    “大人是想探寻一下你以前生活过的地方。”兔妖解释了一句。

    “好的,我以前上学的时候,经常会去一家华夏面馆吃东西。”李基妍说道:“只要大人不觉得环境太差的话……”

    …………

    在一处面馆,洛佩兹脱下了他的那一套黑袍,穿着一身简单的短袖短裤,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熟练地用着筷子,搅拌着一碗炸酱面。

    “多少年没来过了?”老板问道。

    洛佩兹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挑起面吃上了一口,细嚼慢咽之后,才说道:“二十多年了,你这面的味道一点都没变。”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