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全球高武

人王归来(上)
443101 1490 148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战后,一年。

    时间如梭。

    魔武。

    人族唯一武大。

    昔日的99所武大,大战之下,损失惨重,武者十不存一,早已无法单独开校,武大合一,魔武,成为了战后唯一的武大。

    又是一年开学时。

    这是战后武大第一次招生。

    三界大乱,地窟还有武者残存,初武、地窟、人族三块大陆合一,禁忌海神秘力量消失,妖族上岸,武者,不可或缺。

    巨大的校门外,早已聚集了大批新生。

    战后一年,这一年来,灾后重建,抵御地窟、初武、妖族乱民,重启文明,人族百废待兴,所有人都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人间,秩序已经恢复,整体实力更是盖压三界,正式成为三界主宰力量。

    魔武,镇压三界的武道圣地。

    妖魔现世,地窟、初武乱民动荡,边境不平,魔武师生所到之处,乱象不生,世界太平。

    哪怕乱民和妖族也有强者,可魔武师生一到,无人敢撄其锋。

    人的名,树的影。

    人王方平执掌的魔武,谁敢抗衡?

    灭杀天帝,晋级不可思议之境的人王,就在魔武,谁人胆敢冒犯?

    ……

    校门外。

    一年的时间,让大多数人暂时忘却了悲伤,日子还要继续,人间再次恢复了活力。

    新生中,不少人满是羡慕地看了一眼紧闭的魔武大门,多看了几眼门口站的笔直的武道社成员,这些经历过战火的武道社成员,更像是军人,经历过杀戮的军人。

    区区两人守门,门外数百学员,数百家长,却是无人敢聒噪,皆是安静无比,看向这两人,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崇拜和崇敬。

    这群学员,在人族眼中,早已不再是学员,而是守卫人族的英雄。

    三界之战,大批武者殉道而死,大战起,无数武者战死在边境之地,护佑人间安全。

    而今,武者数量大不如前,每一位活着的武者,都是英雄,经历过杀戮洗礼的守护者。

    “王鹏,你猜这两位学长是什么境界?”

    人群中,有活跃的新生,小声询问身旁的同伴,满脸的羡慕和崇拜。

    “最少七品!”

    被称为王鹏的年轻人,笃定了说了一句,接着有些掩不住的悲哀道:“可惜……之前的灭世之战,人族死了太多强者,大批的九品大宗师以上境界的强者,都战死了,或是殉道了……”

    而今,三界武者虽然还有不少,可大量的强者战死,修本源道的武者,受仙源控制,地窟、妖族、初武的九品以上武者,被杀大半,人族的九品以上武者,大多自爆殉道,高端战力反而有些断层。

    “七品……”

    之前问话的青年一脸艳羡,七品,无论战前还是战后,都可以称之为宗师了。

    如今,活下来的强者不算太多,除了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顶级强者,七品,也足以震慑一方了。

    而魔武,七品境的强者,居然只是来镇守大门,迎接新生,可见魔武之强。

    “不知道人王如今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青年说了一句,有些遗憾,“可惜,自从灭世之战结束,人王就没再出现过,听说为了灭杀天帝,受伤颇重,一直在养伤。”

    说罢,青年愈加遗憾,“人王现在还是魔武校长,若是按照战前的惯例,新生入学,校长若是在,会上台说几句鼓舞新生的,若是如此,就可以看到人王的英姿了,可惜了……”

    王鹏闻言轻笑道:“有什么好遗憾的,迟早会见到的!以后,我们也算人王的学生了。人王疗伤,这才是大事!”

    “真希望校长早点养好伤,如今各方强者虽然大多被灭杀,可初武、地窟还是有一部分强者存活了下来,听说之前就有圣人境强者在禁忌海区域活跃……”

    王鹏说着说着,脸色有些阴沉道:“最近的事听说了吗?”

    “什么?”

    “地窟那边,有一些乱民在传谣,说人王早就……”

    此话一出,附近有人冷哼一声,咬牙切齿道:“别信那些杂种胡说八道!人王秉承武王的理念,怜惜众生,没对地窟这些地方大开杀戒,可也说了,不放过任何沾染人族之血的畜生!”

    “那群聚集在禁忌海区域的家伙,都是当年手染人族之血的家伙,明知道没活路,这才故意造谣,想要动摇人心,也不看看,谁敢应和他们?”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武者,并非新生,而是家长。

    说着说着,中年脸色愈加冷厉,环顾四周,“人王强大无比,百战不殆,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出道以来,从未一败,天帝都被其诛杀,三界恢复太平,人王居功至伟,也许是受了一些伤,可要说人王会战死……”

    “哼!”

    中年不再继续多说,最近边境之地,有乱民传言,方平早已战死在了当日那一战中。

    若不然,为何大战结束一年,方平都不曾现身?

    以方平的性格,何曾闭关这么久过?

    当然,没人敢确定方平真的死了,乱民再怎么传谣,也没几个人敢应和。

    方平,就是奇迹。

    若是没死,还活着,谁敢此刻冒头,恐怕又是一场屠戮。

    人王,可没有武王好说话。

    以前,还有武王、镇天王几位压着他。

    而今,武王化道,镇天王也失踪在了最后一战之中,也有传言,当日参战的所有强者,都已陨落。

    没了这些人压制,人王若是发火,地窟、初武、妖族,哪方能承受人王的怒火?

    中年绝不相信人王战死在了灭世之战中,其他人闻言,也纷纷点头。

    就是!

    方平岂会死在那一战中?

    只是受伤了而已,武者谁还不受点伤,只是……这次受伤,时间的确有些长了。

    好在,人族强者不少,地窟几方这一次损失惨重,哪怕人王不现身,其他几方也奈何不得人族,只是时间一长,就怕出现一些动乱。

    人族能在此刻镇压三界,主要靠的还是人王这些人。

    武王化道,众人皆知。

    镇天王几人一直不曾出现,不曾归来,恐怕也已经……陨落。

    唯独人王,众人相信他还活着,没有人王镇压三界,这三界,未必能一直太平下去。

    刚经历过大战的人族,若是再起争端,众人虽不怕,也笃信人族可以镇压一切,可如今武道强者已然不多,再有人陨落,徒增悲伤。

    众人议论声渐渐消去,等待着魔武大门开启,心中都期盼着,人王能尽快出关。

    ……

    魔武。

    校史馆顶楼。

    数道人影伫立。

    人群前方,吴奎山脸色发白,转头看向一侧面色坚毅的陈云曦,低沉道:“海域有些动荡,地窟也有些不安分,包括初武!”

    “地窟损失巨大,倒是不足为惧,妖族也损失惨重,可以镇压!唯独初武……因为修炼本源道的武者不算太多,残存的强者反而最多,不少初武道的强者都还活着。”

    “人族镇压三界,武王几人,任何一人站出来,没人敢说个不是。”

    “可是……”

    吴奎山说着,面露悲色。

    可是没人能站出来了!

    武王陨落,镇天王失踪……恐怕也死在了当日一战中。

    那一日,他们先后进入了沉眠中,没能看到最后一刻。

    只知道,他们清醒的时候,大战便结束了,然而,人也都不见了。

    没有天帝,没有方平,没有镇天王,没有老王铁头,没有了秦凤青……都没有了!

    就连苍猫天狗,也都不见了。

    死了,还是活着?

    他们不敢去想!

    只能对外传言,方平还活着,只是受了伤,在疗伤中,是方平解决了动乱。

    可是,方平迟迟不现身,再这么下去,各方必然会爆发动荡。

    初武,地窟,妖族,都不是善茬。

    而今屈服于人王的威名,不敢有什么过分举动,可方平若是三年,五年,十年不出现……

    到了那时候,恐怕就有麻烦了。

    方平死了吗?

    吴奎山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

    可以方平的性格,若是没死,岂会不归来?

    如今距离大战结束,已经过去了一年,方平还是没有归来,恐怕真的已经……

    他没有说下去,一旁,陈云曦坚定道:“校长,他会回来的!一定会!而我们,如今要做的便是守好魔武,守好人族,让他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盛世人族,而非废墟一片!”

    “那些乱民,不足为惧,哪怕初武又如何!胆敢作乱,杀无赦!他不在,我们还在!”

    比起当年的纤柔,今日的陈云曦,语气森然,铁血异常。

    这盛世,无数人用性命和鲜血打下的!

    这三界,张涛和方平他们拯救的。

    那些家伙,有何资格反叛?

    不服的,杀了便是!

    盛世,岂能不染鲜血!

    吴奎山扫了一眼陈云曦,心中轻叹,今日的陈云曦,和当初终归还是不同了。

    方平失踪,她没有哭泣,没有悲伤,这一年来,东征西讨,杀戮无数,平定乱局,就是为了让这盛世永存,让方平回来的时候可以看到他想看到的盛世。

    可是……方平还回的来吗?

    仙女剑陈云曦,而今名号都变了,在其他两块大陆,那是罗煞剑。

    血染的风采!

    另一边,赵雪梅更是血气沸腾,语气冰寒,“谁敢造反?杀便是了!当年都不怕,何况现在!地窟初武强者陨落十之八九,活着的也都被吓破了胆,谁敢造反,尝尝我赵雪梅的裂天棍!”

    另一侧,傅昌鼎打着哈欠,懒洋洋道:“别弄的这么沉重,方平不回来,魔武还开不下去了?多培养点强者,我们杀不动了,让学生们去杀,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

    “如今比当年强多了,当年我们连一个地窟都难打下来,现在……起码我们才是主宰者!”

    傅昌鼎笑呵呵道:“今天开学,这可是战乱后的第一届学员,希望能有几颗好苗子!回想当年,我们那一届,啧啧,牛啊!”

    傅昌鼎沾沾自喜道:“方平那怪物就不说了,云曦,雪梅,我,小曼……那可都是名震三界的牛人了!”

    此话一出,身旁传来一阵笑声。

    不带嘲讽,只有善意。

    的确,那一届,太过惊艳!

    不过有方平压着,其他人之前倒是不太显眼。

    如今方平不在,这些人也陆续走上了前台,成为了三界有数的强者名人。

    昔日,还有赵磊、唐松廷、金磊……这群和方平一起打武道赛的家伙,不过这些人已经陆续战死。

    第一届武大交流赛的主战队,除了赵磊和方平不在,其他几人倒是都还活着。

    说了几句,活跃了一下气氛,傅昌鼎很快严肃起来,轻声道:“说归说,方平一直不出现,的确有些麻烦,虽然我们不怕,可现在不是再出乱子的时候。”

    “大战刚熄,再战下去,还是会疲惫的,再有人陨落……”

    傅昌鼎深吸一口气,想了想道:“今日魔武开学,这是大事,按理说,方平要是受伤不重,应该要出现的!今天不出意外……恐怕会有各方强者暗中窥探,若是没看到方平,恐怕少不得有些乱子……”

    地窟这几方还有一些强者残存,甚至可能会有天王活着,当然,是否有天王还不确定,可众人皆知,现在有圣人级强者现身了。

    而人族,当日大半强者都自爆了,为了断仙源,人族顶层强者死伤无数。

    如今,魔武的吴奎山扛起了大梁,可吴奎山也只是刚迈入圣人境,之前大战受伤不轻,至今都没痊愈。

    人族的底蕴,本就没有其他两块大陆强。

    方平和李振那两批人,带走了绝大多数的人族高层和强者。

    中坚力量,人族倒是不弱,成长中的傅昌鼎这些人,都陆续迈入了帝级。

    可大战一起,恐怕又有人要陨落。

    吴奎山心中叹息,也有些无奈,张涛这混蛋,当日将这烂摊子丢给了自己,自己现在压力可就大了。

    还有方平这小混蛋,送走了李长生那家伙,那家伙现在到底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若是李长生在,长生剑一出,哪怕天王也要授首,岂敢造反?

    想归想,吴奎山作为如今资格最老的人族强者,还是迅速接话道:“窥视是一定的,不过这些家伙也只敢隔空观察,谁敢擅闯魔武?就算方平没出现,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再过几年,你们成了圣,给他们一个胆子,他们也不敢乱来!”

    吴奎山吐了口气,今日方平不在,武王不在,所有人都不在,这魔武,这人间,该他蛇王来撑场子了!

    好歹也是圣人级强者,还有方平他们留下的神器镇压,哪怕真有天王来了,他也敢一战!

    就是不知道,这三界……到底有没有天王存活下来?

    希望没有吧!

    而今,有圣人露面,天王倒是不曾看到,圣人来几位,他还是有把握对付的。

    就在这时候,身旁,吕凤柔微微蹙眉道:“要不要……邀请那位来坐镇?”

    “嗯?”

    吴奎山微微一怔,接着脸色微变道:“不用!那家伙毕竟不是人族,未必可靠。方平他们在的时候也曾说过,他审时度势一流,也怕死,人族有人能镇压他,他不敢造反,可一旦没有人能镇压他……那就未必可靠了。”

    此话一出,众人也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傅昌鼎撇嘴道:“这家伙真能活!初武那边大战,破八的都死光了,他居然还活着!现在这家伙,算是已知的强者中,唯一一位天王境强者吧?”

    唯一一位天王境强者!

    槐王!

    吴奎山也是苦笑道:“那一日,槐王帮人族出战,李部长他们最后时刻,并未对他出手。那时候人族已经控制了大局,后来殉道,那家伙没殉道,总不能直接杀了他吧?他为人族出战,咱们多少讲究几分,他没殉道,那就让他活着好了,谁知道……”

    吴奎山也是无奈,当日初武大陆参战天王上百,破八的都有一大批,强者几乎都战死了,人族大胜,后期为了破仙源,人族强者殉道,结果其中还掺和了槐王这个异数。

    杀又没法杀,最后倒是槐王活了下来。

    众人都有些无奈,人族天王都殉道了,其他各方天王被杀了个干净,槐王没死,反而成了实力最强的存活者。

    好在这家伙识趣,也摄于方平这些人的威名,一直在禁忌海区域潜修养伤,也不敢招惹人族。

    可要说邀请对方坐镇人族,吴奎山可不敢干这种引狼入室的事。

    一旦对方知道方平失踪了,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内,以槐王的谨慎,大概也不敢造反。

    可百年之后呢?

    如今,最好的办法还是保持一定距离,让对方摸不清底细为好。

    一旦邀请槐王来魔武,岂不是告诉槐王,方平的确失踪了?

    众人商议了一番,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很快,众人陆续离开天台。

    天台上,眨眼间只剩下陈云曦和赵雪梅几人。

    陈云曦一直盯着下方看,许久,轻声道:“以前,他最喜欢站在这,俯瞰魔武。也许只有在这,才能感受到责任……”

    后方,傅昌鼎撇嘴,咕哝道:“想太多!也就骗骗你们这些二傻子,他那就是单纯的为了装十三!”

    陈云曦转头瞪着他,一旁,赵雪梅眼中寒光闪烁,一副你再敢拆穿,打不死你的表情。

    傅昌鼎无奈,我说的大实话而已。

    我还能不知道那家伙想啥?

    陈云曦不理他,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他给人族留下了盛世辉煌,这盛世,不能毁在我们手中!”

    说罢,面色冷漠,语气森寒:“今日,必有人窥探魔武,打探虚实!校长不愿意此刻多事,可以方平的性格,真要在这,岂会不管不问!容不得他人侵犯!”

    “待会若是有人窥探魔武,我必出手斩杀之!若是赢了,其他人自然会退,若是不敌……”

    不敌,若是方平任由她被伤不出手,那就露了底细。

    陈云曦再度深吸一口气,冷声道:“没有不敌,只有赢!谁敢窥视,雷霆一击,必杀之!你们都不要出手,我出手杀几人,魔武能安稳几年,几年后,你们便有希望迈入圣境!

    比天赋,比韧性,我都不如你们,我迈入帝级,都靠运气。

    雪梅你们才是真正一次次战斗杀出来的帝级,和我不同,你们踏入圣级的希望比我要大……”

    “云曦!”

    赵雪梅脸色冷厉,看向陈云曦,低沉道:“你想做什么?”

    “没什么!”

    陈云曦笑了,“当日我被人抓走,方平担心后面还会有人针对我,给我留了一些底牌,这次谁敢来找死,我就动用底牌击杀他们!放心,我死不了,也不会死,更不想死,我还想等着他回来……看这盛世!”

    “只是有些伤身罢了,如今他不在,受伤太重,我担心伤势会影响晋级,并非生离死别,你们不用多想。”

    此话一出,傅昌鼎欲言又止,许久,轻叹道:“你说的倒也不错,原本我该阻拦你的……可是……算了,那家伙真要能回来,一些伤势也能治愈。若是回不来……震慑四方还是有必要的,我和雪梅对付帝级还行,一旦遭遇圣人,恐怕无能为力,反而露了怯。”

    赵雪梅抿着嘴,也没有再说什么。

    陈云曦动用底牌,击杀几位窥探者,威慑四方,的确能为大家争取一段时间。

    只要自己几人当中,再有人晋升圣人,方平哪怕真的无法归来,他们也能护佑这盛世继续下去。

    比起人族大局,陈云曦受伤,此刻几人也有衡量,自然没有过多的小儿女心态。

    几人商讨一番,此刻,大操场上,开学典礼已经开启。

    新生们入校,陆续进场。

    大战之后残留的魔武师生,各地武大师生,此刻都护佑在四方,震慑四方。

    魔武,依旧强大。

    ……

    同一时间。

    地窟,初武,禁忌海……

    各地,一幅幅水镜般的画面,陆续呈现在一位位强者眼前。

    禁忌海深处,槐王面前出现一幅画面,正是魔武景象。

    身侧,一位胖嘟嘟的中年,见状龇牙咧嘴,念叨道:“槐王,你想死,我可不想死!本王现在就走,你窥探魔武,小心丢了小命,你大爷的,早知道老子不来了……”

    槐王轻笑一声,“你觉得本王会找死吗?本王可不是窥探魔武,而是保护魔武,若是有人今日捣乱,人王无法归来,本王自然要出手斩杀宵小……”

    说罢,槐王看向虚空,也不知是对谁说话,堆笑道:“人王大人若是听见了,还请见谅,蛇王不邀约,小人也不敢擅闯人族,不过人王大人若是不在人族,也不能让人族被宵小欺辱,魔武可是有大人的老师和朋友,小人也不能坐视他们出事……”

    身旁,平山王啧嘴,这话说的,借口都找好了。

    人王不出现那就算了,真出现了,这家伙到时候这么一说,人王能找他麻烦?

    果然,槐王不但说了,还用一块水晶录制了下来,最后更是邀请平山王见证,笑道:“平山王也在此地,小人和平山王一同守护人族,可不敢让其他人冒犯人族丝毫。”

    平山王龇牙咧嘴,勉强做了个见证,等槐王收起了水晶,这才撇嘴道:“奸诈的家伙!也不怕人王真的在,不听你解释就把你干掉了!”

    槐王笑了一声,“怎么会?我又没有做什么,说了是守护人族,守护魔武,窥探的时候,精神力友善一些,人王大人就算真的在,也不会一言不合就杀人吧?至于精神力被震碎,那也没什么,等大人出现了,我自然会解释清楚,放心好了,本王可不是那种求死的人。”

    平山王啧嘴,很快,传音道:“你说,人王他……”

    槐王一本正经,呵斥道:“人王无敌,自然不会有事!连天帝都不是大人对手,这三界,大人就是无敌的存在,谁能杀他?平山王,你可不要胡言乱语,小心丢了性命!”

    “呸!”

    平山王一脸鄙夷,你不也是想知道是真是假,这才窥探的?

    大家心知肚明,装什么犊子。

    不过别说,槐王就算被发现了,人王真出现了,大概也死不了。

    想了想,平山王面前忽然出现一块巨大的面板,上刻“人族无敌,人王无敌,守护人族,死而后已!”

    平山王将巨大的面板,顶在自己脑袋上,这才安心看面前的水幕。

    人王精神力无敌,一扫而过,看到这牌子,就该明白自己的苦心了,都不用解释的。

    真要出现了,大概不会对自己下毒手吧?

    至于槐王……水晶来不来得及拿出来都是问题,白痴一个!

    槐王一看,面色一变,这家伙求生欲望比自己还强啊!

    挺高明的!

    想了想,片刻后,槐王面前也竖起了一块巨大的石碑!

    “守护人族,万死不辞!犯人族者,虽远必诛!”

    竖起了石碑,槐王这才安心,这下就算被发现,问题也不大了吧?

    一时间,两人忙完了前期工作,对视一眼,露出一抹志同道合的神情。

    果然是同道中人!

    两人无比鄙视其他窥探者,安全措施都不做,一旦人王真的出现了,都等死吧!

    PS:新书得延期,这些天陆续写一些番外练练手,做准备,原因上一次说了,下个月初结婚,担心新书期间不稳定,那就对不起大家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