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第四百四十六章 千百世的轮回
285828 677 67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冷冰寒脸上再没半点血色,脸上的肌肉却忍不住开始抽动起来。中文  W〕W〉W..COM猛然一喝,身上盈着一闪一闪的电光,挟着巨大的能量猛地朝四周激射而去,却如同石沉大海般沉寂,毫无反映。

    就在此时,蓦地,整个空间像凹陷了下去,现出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

    接着一个俏丽的身影就由这黑洞穿了出来,一切回复原状时,她正俏生生立在冷冰寒面前。冷冰寒抬眼望去,赫然却是刚才和自己失散了的小妹。

    只见她空着黑色的长袍,美丽更胜从前,妖艳得使人目眩神迷,只是她深不可测的美目却没有半点人类的感情,使人见到便心寒神颤。她冷冷地盯着冷冰寒,半晌之后,冰冷的眼神忽地生出变化,现出似水柔情,轻叹道:“冷冰寒,你实在不该来的。”

    冷冰寒闻言有些迷糊了,不过还是不由说道:“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不过我已经来了。”

    “我说过很多次?”小妹脸上突然出现了一抹怪异的表情,美目深注在冷冰寒的脸上,爆闪着难以形容的动人异彩,可似乎只是一瞬间,眼神又生变化,所有感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再没有半分人类的情绪,冷冰寒看到的,只是一对恶兽瞧着猎物般可怕的眼神。

    光度又再往上攀升,令人不明所以,刹那问,四周的压力急向他挤压过来,

    “既然你来了,就要死!”小妹突然冷冷地说道,话音刚落,倏地一圈金芒,以她的身子为中心,像水波纹一般朝着四周扩展而来。

    “砰!”还隔得老远,冷冰寒只感觉一股庞大至极,无可抗拒的气流,像倾泻的海水般顿时将他冲出数丈远,气血翻腾。

    冷冰寒不由得咋舌,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妹会突然间一反常态,向自己下狠手,可自己和她也不是第一次交手,却从来也不知道,她居然会如此厉害。是之前交手时她打了让手,还是修为瞬间突飞猛进?

    冷冰寒并不愿意和小妹拳脚相向,刚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见小妹已掠至他眼前,张开袍袖,像头大蝙蝠般斜掠而起,飞临他头顶之上,蓦地闪过整个灼人眼目的半空中消失在没有半丝光亮的漆黑。

    冷冰寒一时间甚麽都看不到,但却清楚感到她正往自己压下来。

    冷冰寒正要躲避开,一股大至无可抗衡的压力,将他死死地拉扯住,想移动一根指头都有所不能。

    惊骇之下,冷冰寒鼓足全身气劲儿,浑身爆出数十道七彩斑斓,瑰丽耀目的光华,顷刻之间编制成一张大网,朝着她罩去。

    小妹嘴角流露出一丝冷酷的笑意,突然旋转起来,像陀螺般快至难分虚实,龙卷风般带起一股可怕的能量流。冷冰寒惊天动地的攻击,立时冰消瓦解,身子还给带得力道卸开,身不由主地横抛开去。

    勉强稳住身形,冷冰寒骇然看着眼前脸上没有半点表情的小妹,心头仿佛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你不是小妹,你究竟是谁?”冷冰寒两眼精光暴闪,死死地盯着女子,突然厉声问道。

    虽说两个人相貌完全相同,找不出丝毫的差别来,可是两个人身上那种气质,却是大相径庭。

    女子愣了一下,忽又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我当然不是什么小妹,我是至高无上的——弑·神!”

    “什么?你就是弑神?”冷冰寒心神大震,实在很难相信,眼前这个和小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子,竟然就是弑神。

    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象过,一手掌控着这个极为庞大势力的神秘组织的领会是怎样的一个人物。残暴嗜血的阴狠老者?或是英姿勃的雄伟男子?……可是,却从来也不曾想过,弑神居然会是这样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

    看到冷冰寒惊骇的表情,弑神那清脆、高亢、肆无忌惮而且暧昧的笑声不住抖落在这巨大的地下宫殿之中,就好像冷冰寒越是惊骇,她越是感觉到畅快一般。

    “你和小妹是什么关系?”冷冰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

    两个人居然长得一模一样,冷冰寒不相信她们会没有关系。

    “小妹?什么关系?”弑神神情一愕,锐利的眼神也有些迷茫起来,嘴里呢喃念到,很快面色一变,尖叫一声,像要从噩梦挣扎醒来那样,赫然有出现了小妹惊慌失措的表情:“冷冰寒,你快走,主人要杀你!”

    原本亮如白昼的空间由明转暗。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顿时让冷冰寒愣住了,他惊愕地看着面色扭曲的女子,竟然不知所措。

    “你这个小贱人,居然敢吃里爬外,等我收拾了他再来收拾你!”女子脸色再变,变得极为凶狠恶毒,冷冷地说道。

    “不,主人,求你放过他……”

    女子额角青筋暴现,脸上现出痛苦至极点的神色,眼泪从眼角渗出来,变成一粒粒晶莹的泪珠,身子也剧烈地颤动着,一眼望去,无须多想也能感受到她此刻所遭受的非人痛苦。

    冷冰寒是彻底惊呆了。原来弑神和小妹居然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她们人格分裂了。两种迥乎不同的性格,似乎正在争夺着身体和意识的控制权。

    可很快,冷冰寒又推翻了自己的论断。这绝非是人格分裂,而就是小妹的身体里,藏有两种精神意识,通俗来说就是两个独立的灵魂,要不然,绝对不会两个人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差。

    大殿静得可怕,使气氛更加紧张和诡异。

    一颗豆大的汗珠,从冷冰寒额角涔涔滚下,他也不敢伸手去拭。

    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也乱了分寸,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正当他苦苦思索之际,突然之间,一股庞大无匹的力量刹那间笼罩着整个空间,同时,一种不能抗御的冰寒充斥在他的每一条神经里。

    冷冰寒心里一颤,脸色忽地刷白,不由暗叫:“坏了!”

    女子停下了颤动,紧闭着的双眼也缓缓睁开,眼中闪出诡异的神采,自言自语道:“哼,凭你也想和我斗?”随即,银铃般的娇笑响彻整个空间,但却再没有丝毫原有的柔美甜润的感觉,而是充满了阴冷、仇恨和不屑。

    冷冰寒全身冷汗直冒,他知道,弑神已经完全控制了这具身体。可小妹呢?会不会从此就烟消云散,化为乌有?

    “小妹呢?”冷冰寒勉强振起意志,喝声问道。

    弑神一对锐目射出森冷的寒芒,越过数十米的空间,直看进冷冰寒的眼里,似乎望进他灵魂的最深处。

    冷冰寒从未见过任何人的眼神,及得上弑神一半的锐利,惊人的地方,更在于其眼光形如实质,像一个千斤重的大锤,从自己的眼中透入,一下又一下重重敲在心灵的深处。令他呼吸不畅,心内惊悸,全身似欲软化。一种软弱绝望的感觉蔓延全身,觉得面对的这敌手,是个自己拼尽全力也无法击倒的存在。

    冷冰寒心头一惊,猛地吸了一口气,重新振奋了精神。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能够压得跨他。

    弑神有些惊奇地看了冷冰寒一眼,缓缓道:“你这么关心她?难怪她一心向着你……”

    “她到底怎么啦?”冷冰寒亟不可待地打断了弑神的调侃。

    “呵呵,她暂时还没事,只是被我封印了。”弑神得意万状地娇笑道:“等我收拾了你,再好好去收拾她。到时候,让你们一起灰飞烟灭,永不生,倒也有趣得很。”

    笑声隐带森森寒意,教人听得毛骨悚然。

    听到小妹暂时没事,冷冰寒心里暂且舒缓了一口气,可仍旧是心乱如麻,理也理不清,半晌之后才问道:“为什么一直都要处心居虑地对付我?”

    弑神脸色一沉,目光里闪射着清冷的光芒,似乎燃烧着千万年计岁月也消不了的仇恨,冷冷地说道:“我是弑神,就是要将所有的神杀光屠尽。你既然是神选定的人选,那就命中注定是我的宿敌!”

    冷冰寒并不明白弑神所说的什么,不过却也冷哼一声道:“好大的口气?你有本事怎么不去神界弑神?而是在这里藏头露尾?”

    “你说什么?”冷冰寒的这席话似乎刺痛了弑神,只见她一声厉喝,秀冲天而起,无风自动,眼中射出骇人的异芒,显是怨恨之极。

    随着弑神这一声,天地突变。仿佛九天之气被牵动,整个空间几乎全都被乌黑空洞的沉云所覆盖、遮蔽,本是光华炽盛的巨殿顿时变得一片黑暗,好似就这一瞬间,就变换了一个天地。

    空气中充斥着尖啸,庞大的能量在交换流动激擦。狂风卷舞狂飚。一股强大的压力迫向冷冰寒,令他口鼻难以呼吸,衣衫也给压贴身体,随风向不同方向颤动,气体形成的漩涡,来回碰撞,生出无数能量激流,恶魔般撕扯着他的身体。

    “轰隆”!“啪喇”!

    巨殿墙壁上那巨大的浮雕受不住惊人的压力,不断碎裂,一块块石碎掉到地上,出混乱之极的声响。殿壁的表面碎粉般剥落,被狂风一卷,一时间尘土满天,旋风夹着碎块石粉,转舞狂飞。

    此时的冷冰寒,早已经全身被汗湿透了,头鲜红如血,眼中布满血丝,甚至眼眸都似要滴出血来般红,无法抑制地喘着粗气,内心翻起滔天巨浪。他实在不敢相信,封印了小妹后的弑神会如此厉害,只是在她的威压下,有如被掉进冰窖里,连一个指头也动不了。

    “呼!”弑神猛地逼上前来,纤手一把捏住冷冰寒的咽喉,森寒的双目厉芒大盛,仰天狂笑道:“你去死吧!”

    看着那熟悉的脸庞,冷冰寒不禁有些恍惚,面对面的,甚至可以闻到她的呼吸。不过呼吸却是越来越困难,意识也渐渐模糊了。

    感到自己的意识正如被蒸般一点一点脱离自己的身体,冷冰寒只觉得整个人、整个灵魂也在旋转、飞逝。

    弑神那疯狂的嘶吼声逐渐远退,终于彻底消失。

    忽然间冷冰寒感到没有了肉身,没有了重量;没有了眼,却看到了所有东西;没有了耳,却听到以前从未听到过的异响……他感到时空无穷无尽地廷伸,不再局限在某一时空内,某一宇宙内。

    星晨在漆黑的夜空闪烁着光芒,星云星团在恒久不变的虚空里起始生减。

    “蓬”!

    他的心神以螺旋形的情态旋转而下,每一个旋转,心神都大幅度地收窄。

    “哇”一声,他哭叫起来,原来变成了一个婴儿,跟着感到重回母体的**里,母体内各种奇怪的声音,心跳声、脉搏声、腹部消化食物的运动声、血液循环、呼吸声交织成一幅最动人的生命乐章。

    当他还在留恋时,眼前天地再转,他高踞马上,看着以千万计的铁骑,潮水般向他涌来,他一握手中的长槊,决意死战,大丈夫马革里尸,死亦何憾,一股热血直涌上头。

    景物迁移,他穿着长袍在一个庄严肃穆的大殿内,下面文武百官臣服于地,三呼万岁,自己昂然挺立,充满了王者霸气。

    ……

    千百世的回忆,瞬那间一一掠过心头。

    千百世的前生,一幕一幕在眼前重演。

    千百年的历练,在弹指间重新经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冷冰寒身体猛地一震,意识又全部重新回到身体,猛地张开眼来,不断喘气,汗水湿透了衣衫,却见眼前的弑神就好像见鬼一般,全身一震,露出难以相信的神色,脸上的血色一下退尽,像死人般苍白,颤动的唇喃喃道:“不!这不是真的。”

    四周逐渐明亮了起来,依着光谱由红变橙、橙变黄、黄转绿,到最後整个空间沐浴在纯紫色。一种奇异似云雾状的气体,像和风吹送缕缕轻烟,萦绕在冷冰寒的身上。

    旋风倏地消去。

    满天木屑石尘缓缓降下,冰雪般飘往地上。

    巨殿由至混乱嘈吵的场面,变为死般的寂静和没有动态。

    看着弑神满是惶恐和不敢置信的目光,冷冰寒心中隐隐升起一股明悟,心念微动,手轻轻一挥,形成宛若兰花手般的姿势,只是轻轻的,慢慢的,在空中招了招,慢得仿佛都可以看得见它划过气流的轨迹。而弑神却像是失去了魂魄的躯壳,茫然看着冷冰寒手一点一点伸过来,眼光再也移不开。

    就在印上弑神额头的那一刹那,兰花手竟爆亮起了数十道七彩斑斓,瑰丽耀目的光华,似要把漆黑的天空照耀得仿如白昼一般。各色各样的采芒划过他们两人的身体,炫目的星辰状光一团团强光在四周轮流爆闪。

    弑神浑身一阵剧烈的颤抖,仿佛有电流涌流全身每一条神经一般,一种莫名的感觉直钻到灵魂的至深处,使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些画面。

    幻象纷呈,却又好像是她所亲身经历、亲身感受的一般,那么真切。

    一声凄厉的尖叫,弑神颓然跪倒在地,眼神不住变化,时而凄惶、时而幽怨,时而痛苦、时而祥和,替换不休。

    随著一阵细碎的“劈啪”声响起,巨殿的地面上崭露出无数细小的绿芽,生长得非常迅,不一会儿便铺满了整个巨殿,紧接著,一朵朵各种颜色的鲜花开放了,整个平台顿时成了花的海洋,阵阵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一阵清风吹过,花香变得浓烈,一眼望不到边的鲜花随风摇曳,天际间飘来隐隐的乐声,犹如仙音般将人带入梦幻的世界,漫天飞舞的花瓣随风飘荡,向弑神和冷冰寒身前聚拢。

    而在刚才弑神的气场中遭到破坏的巨殿,也奇迹般地恢复了原貌,已然是那般气象肃森,巍峨雄壮。地面上也是一尘不染,就好像所经历的一切,只是一个梦。梦醒了,所有的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弑神脸上的戾气也渐渐散去,身上更散一股祥和金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弑神猛地抬起头来,就好像是大梦初觉一般,四周打量了一番,秀眸亮起讶异的光芒,可很快,却又沉默下去,闭上美目,好一会儿才睁开眼来,闪现出悲痛懊悔的表情,缓缓走到冷冰寒身前,平静下来,美目深注,裣衽而拜,哀然道:“多谢神君指点,这才让我没有在这条路上继续错下去。”

    冷冰寒微微一笑,通过刚才那一指,他也突然明白了弑神的来历。

    作为更高层次的存在,神孕育了世间的生命,并逐步引导和开启人类的智慧,使得人类在短短数万年间,从兽类中脱颖而出,头脑得到了爆炸性的展,变成了所谓万物之灵,建立起了辉煌的人类文明。

    为了掌握对人类的绝对控制权,东西方两种截然不同的神之间的矛盾终于彻底激化爆,在岁月长河里某一个被遗忘了的角落展开了一场惨烈的大战,杀得是天崩地裂,日月无光。这一场大战中,双方死伤无数,可谓是元气大伤,在神界这一事件被称之为“神殇”。

    之后,东西双方神界觉得不能再这样残杀下去了,便决定和解,于是各自退出了对于人类的控制。不过私下来的各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动作,还是屡禁不止,不过双方都竭力克制,总算没有让局面失控。

    而针对西方传教士进入华夏大地传教的挑衅行为,东方诸神也商议,决定在西方国度打下一块橛子,号召人们起来反对神,和教廷进行不屈不挠的争斗,削弱对方的实力,动摇其根基,于是,弑神组织并孕育而生。而担负这个重任的,正是曾经违反了天条,被谪贬下凡戴罪立功的弑神。

    长久以来,弑神也不负所望,虽然曾经一度遭受到西方教廷和神界的打压剿灭,却一直将组织和教义传承下来,并展壮大,给教廷和西方神界带来了极大的困扰和麻烦。尤其是几次“圣战”,极大地削弱了西方神界对于人类的控制和影响力。

    不过,近千年漫长的岁月过去了,弑神却再也没有接到过神界的信息和指令。感觉被神界遗忘了的她,心中渐渐生出恨意,也导致她的性格渐渐有些扭曲,步入了歧途,甚至迷失了自己,真的将“弑神”当作了自己的使命,做出了一系列的错事。

    直到此刻,在冷冰寒的帮助下,她这才陡然觉醒,如若不然,继续走下去,等待她的,只有神形俱灭。

    因此,冷冰寒也是很坦然地接受了弑神的拜谢。

    弑神缓缓起身,手轻轻一挥,冷冰寒觉得脚下一阵波动,平滑光洁的淡青色地面突兀地显露出来,紧接著一个绝色美人出现在冷冰寒面前,满脸安详的表情,似乎正在熟睡。

    “还珠?”冷冰寒不由得惊呼道,又有些紧张地对弑神问道:“她没事吧?”

    “神君无须担心,她只是暂时被我封印了,没有事。”恢复过来之后,弑神的声音非常柔和,听不出半点火气,宛如清风拂面,令人神清气爽。

    “那小妹呢?你和她这……”

    弑神微微一笑,也没见她有何动作,却见她身上突然浮起一阵光华,紧接着,光华脱体而出,一股沁人心脾的花香扑面而来,五彩缤纷的花瓣在冷冰寒眼前飞舞。

    冷冰寒眼看著花瓣越聚越多,一个人形缓慢地从五彩斑斓的花瓣中显露出来。

    那是一个女人,是一个散著无比魅力的美丽女人。看不清容貌,不过身穿雪白的长裙,看不出是什么质料,空中的花瓣落在裙上竟然印了上去,慢慢地,长裙变成了花裙,但是依然很素雅。

    她赤著双脚,肤色白嫩如雪,长长的秀一直拖到腰际,五彩的花瓣飘落在问,身上没有佩戴任何饰品,身形转动问,聚拢在身周的花瓣悠然散开,飘飘洒洒犹如彩蝶飞舞。

    而弑神却是眼睛一闭,软软地瘫倒在地上。

    冷冰寒有些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过了半晌才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弑神……”

    花瓣结成一个一米见方的蒲团悬在巨殿中,女人盘腿坐在上面,一只白嫩的赤脚环在腿弯处,另一只脚轻轻晃动著,带起的花瓣犹如惊飞的彩蝶,环绕身周,翩翩起舞。她看着冷冰寒讶异不已的表情,嘴角不由得微微抿起,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仿佛瞬间在虚空之中绽开了一朵绚烂而又柔美的花朵:“以后没有弑神了,奴家幽然!”她的声音飘怱不定,却美妙动听。

    “那她……”冷冰寒指着瘫倒在地上的“弑神”,期期艾艾地问道。

    “她就是小妹,货真价实的小妹!”幽然轻轻地说道。

    这时,虚空之中,传来几声隐雷之声,传到耳朵里,只是隐隐约约的,却似乎让人的心颤不已。

    幽然臻轻抬,望了一眼,清眸闪动着奇异的采芒,柔声道:“我要走了……”

    “走?去哪里?”

    幽然平静地说道:“当然是回神界,差不多快一千年了,我终于可以回去了!”话音虽然平淡,可眼神间满是悠然神往的色彩。看得出来,她等待这一天,似乎已经等了很久很久了。

    冷冰寒闻言也是一喜:“你能回去啦?太好啦!”

    幽然嘴角含笑,说道:“这还要多亏你,要不然,我无论如何也没有这一天。”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冷冰寒莫名有些依依不舍地问道。

    幽然的脸总给冷冰寒一种似梦似幻的恍惚感,不论他怎样努力,也看不清她的容颜。

    “或许会,或许不会!”幽然淡然道:“当然,我希望会。”

    冷冰寒笑了笑,说道:“多多保重!”

    幽然微微一笑,又说道:“弑神这个组织,我就交给你了。如果你觉得用得着,就接管过去,要是觉得用不着,就解散好了。”说罢,一声清脆的响声,一道金光从她额间猛然跃出,直奔冷冰寒而来。

    冷冰寒也不闪避抵挡,任由金光“嗖”的一声没入自己的额头,只觉得一股温暖的热流从额头没入,瞬间映射至脑海里。几乎只是一瞬间,他就完全掌握了有关弑神这个组织的全部资料和信息。饶是冷冰寒富可敌国、权势熏天,也是不由得咋舌不已。

    弑神组织的庞大实力,远远乎了他的想象。近千年的积累展,弑神早已展到了一个无以伦比的地步,绝非自己苦心经营的飞远可以相提并论的。不论是财力,还是对于各国的影响力,不是亲眼所见,冷冰寒是万万难以相信。

    如果必要的话,只要一声令下,冷冰寒相信,全世界会有过一多半的国家会陷入混乱之中,指不定还会建立起多少个受“弑神”控制的政权。

    冷冰寒的失态尽数看在幽然眼里,她笑吟吟地,似乎早知道冷冰寒会有这样的反应。将弑神交出去之后,她也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手一扬,红蓝两股光芒破空直射而上。隔了不久,天上似有响应,折射回一道金光。

    金光带着祥和、柔曦,不偏不倚照到幽然身上。

    当金光与幽然的娇躯接触的一剎那,猝地豪光大盛,照得巨殿内明亮如白昼。

    冷冰寒一时适应不了这刺目豪光,眼睛自然地合起来,可随即又勉力睁开眼睛仔细看着。

    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

    冷冰寒的视线还未回复彻底清晰,只隐隐约约看见金光中的幽然竟冉冉上升,像被某种力量吸扯上天。裙裾飘飘,看上去整个人看起来却有着一股子飘然若仙的风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的倩影已经消失在虚空之中,但破空而去留下的奇景,似乎仍在眼前,让冷冰寒魂荡魄摇。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