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第四百四十五章 撒默古城
285828 677 674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她就静静坐在池边,好像早预估到冷冰寒会找来。中文  W〕W〉W..COM

    冷冰寒的心脏不争气地急跳了几下,才深吸一口气,朝她走过去。

    花园里非常幽静,人并不多。

    冷冰寒刚刚才走到女子身后三米处,却听女子幽幽叹了一口气,道:“你怎么还是来啦?”

    冷冰寒望着她裹在袍服和头巾下的背影,沉吟半晌才问道:“撒默古城在哪里?带我去!”

    女子转过头来,掀开头上的面纱,露出了那张表情异常复杂的绝色容颜。目闪奇光,定定地凝视着冷冰寒,半晌之后才问道:“你想好了?”

    冷冰寒点了点头。

    “不后悔?”

    冷冰寒又点了点头。

    见到冷冰寒态度坚决,女子轻叹了一口气,双目中闪动着摄人魂魄般的神采,攫抓着他的眼光不放。

    就在两人的目光接触的一刹那,冷冰寒只觉得神识一漾,只觉得时间刹那间陷于近乎停顿的状态……

    灵魂好似离壳,轻轻漂浮,没有一丝重量,全身前所未有的轻松。

    前尘往事、前世今生,从有记忆起,一件件事情,一幕幕情形,纷纷在冷冰寒的脑海中闪过,真真切切,详详细细,一点都没有漏过,甚至许多今世已经记不太得的前世记忆,此时都又重新忆起,而且异常清晰,就好像又重新体会了一次其中的酸甜苦辣。

    前世平平淡淡、庸庸碌碌,几乎没有什么出彩之处的三十年;今生风风火火、精彩纷呈、无怨无悔的二十多年,不知是梦是幻的两世记忆忽然就这么从脑海中浮现出来。就好像有人在翻动抽屉、箱子里面的东西般,他所有被遗忘、被尘封的记忆全都被人给搅了起来,一丝不漏,甚至许多他自己都找不到的记忆,自己都不明白的想法,自己都不清楚的感觉,也仿佛被那无形的力量牵引出来,从心田流过。

    过了多久?仿佛十年、百年,又仿佛只是一瞬。

    眼皮如同被千斤重物压住一般,冷冰寒怎么也睁不开。

    女子闪动着摄人魂魄般的神采的双目突然浮现在眼前,只是一瞬间,在开罗那个幽静的公园里生的一幕情景全都跃入脑际,冷冰寒的身体猛地一震,心里也是悸动不已。

    自己被女子催眠了。

    冷冰寒简直不敢相信。要知道,自从自己在幽冥地府中服用过玄幽氷露之后,魂魄更加精纯,意识也绝非常人所能及,当初国安七局西南分局的催眠高手也曾经想要催眠自己,却反倒是被自己无意之中催眠了。没想到,这次自己会如此轻而易举着了这个女子的道。

    刹那间,他明白过来了。

    跟前一切全是女子精心设置引他入觳的高明陷阱,一步步引自己入瓮。自己明明知道,这个神秘的女子就好似长了锋利尾刺的女王蜂,却对她渐渐失去了戒心,这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冷冰寒难以想象,在自己被催眠的这个过程中,自己曾经泄露了怎样的机密,又将自己陷入了怎样的不利境地。他集中精神,就像要在意识大海的至深处,往水面上升上去,想要尽快从被催眠的状态中苏醒过来,可不论自己如何努力,却都枉然。

    不知道过了多久,冷冰寒失去了一切斗志和希望,意识濒临在彻底崩溃的边缘,逐渐模糊。

    可突然间,冷冰寒却突然感到生命力量在他的意识内凝聚和澎湃,浑身充盈着一种从未曾尝试过的力量。他感到心灵不断膨胀和收缩,就像以往的呼吸,不由得狂叫起来,忽然觉声音响彻四周,又感到意识重新回到了自己身体之中。

    一轮彩光在面前升起,地平线在冷冰寒眼前整个浮了上来,金辉灿烂的光点在整个空间里雀跃。

    稍微闭了一下眼睛,待到眼睛适应了光线之后,冷冰寒这才现自己身在一个大平原里,草地葱绿,泥土湿软,地上彩霞流动。分不清是植物还是波浪?不远处有一丛结实的野果,送来令他差点掉下眼泪来的香气。

    跪了下来,深深吸了一口久违的新鲜空气,冷冰寒难以相信地看着眼前这奇异的世界。

    在天上明亮的太阳的照射下,原野一片金黄,左方是正在绽放的仙人掌,以阵阵芳香的凝乳浸润着空气,巨大的蝴蝶拍着半透明的翅膀,在仙人掌花问飘然飞舞。远方是一片横亘百里的雨林。

    一列延绵不绝的山峦横亘远方,山脚下是大片有遮荫的沼泽,外围是湿润的泥土,各种各样的昆虫由土层里钻出来,享受和煦的晨光,忙於觅取食粮。山后是曲折变化的海岸和澄蓝的茫茫大洋。居高临下看去,翠绿的松林中点染着火红的枫树和金黄色的桦木,绚丽的色彩像一幅充满生命的图画,铺盖群山和大地。

    这是没有可能的事,但却是跟前确凿不移的现实。

    冷冰寒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女子将自己催眠之后,为什么会将自己置于此处,但却相信,这看似美好的一切背后,指不定会隐藏和潜伏着怎样的危机。

    蓦地身后有人欺身上来,冷冰寒心头一惊,刚要回头,香风迫来,纤长柔软的玉手从颈後伸过来,紧紧地搂着他,高耸的胸脯贴在他背上,无可抗拒地带来一阵火辣辣的刺激。

    樱唇凑到他耳边,温柔地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醒了。”乌黑的秀,在微风的吹拂下,扫上冷冰寒的脸上,使他脸上麻痒痒的,是难受的舒服。

    冷冰寒身子一震,却没有动,因为他从女子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恶意。不过经历了被女子催眠的一幕后,他还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浑身都提高了警惕,只要一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就能做出最迅的反应,嘴上也是冷冷说道:“你很失望,不是吗?”

    女子明显愣了一下,过了半晌才幽幽道:“你误会我了,不是你执意要来撒默古城吗?”她充满磁性的幽怨的声音毫无隔阂地送进他耳孔里,加上呼出来如兰的香气,让冷冰寒在感到紧张担心之余,同时又不由享受着只有她这样的美女才能带来的美丽触感。

    “这里就是撒默古城?”冷冰寒整个人呆了起来,四处打量了一番,眉头大皱,有些不敢置信。

    早先他一直都猜测自己身在之地是什么地方,不过却没有得出论断。因为自己所见到的这些植被,几乎涵盖了全球的各个地带,好些根本就不是a及这个国度所能生长的。

    如果这里就是撒默古城,那么如此秀美广阔的地方,不可能不为世人所知。

    女子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抿嘴一笑道:“你所看到的撒默古城自然和别人看到的不一样。”

    “不一样?”冷冰寒有些迷糊了。

    女子却并不解释了,只是柔声说道:“跟我走吧,主人要见你!”

    从女子留下相互矛盾的字条里,冷冰寒也多少得知,女子对付自己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而且从她再三阻挠自己来撒默古城看,估计她的主人会对自己不利。不过既然到此,他自然也早就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没有丝毫的恐惧和畏缩,而是昂挺胸,很是淡然地跟着女子身后,顺着长满了各种植物和齐腰间的草丛间,朝着海边走去。

    一路上,看着女子非常欢快的身影,冷冰寒不由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子很开心地回过头来,清澈的大眼闪着欢悦的神情,对着冷冰寒道:“你喜欢的话,可唤我作小妹,姐妹们都这样称呼我。”

    “小妹?”冷冰寒奇道:“难得你有许多姐妹吗?”

    “很多啊,有大姐、二姐……总共七个呢!”小妹似乎很开心地对冷冰寒说道,不过随即眉头一皱,很是泄气地说道:“不过她们都老是在外面忙。”

    冷冰寒目闪奇光,定定地凝视着她,一字一字地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小妹有些不解地看着冷冰寒道:“我们就是我们啊!”

    冷冰寒紧迫着道:“那你们为什么来找我?”

    “这我就不知道了,是主人吩咐我们这样做的。其实当初也不知道是你,只是让我们全世界留意,你也只是我们无意中现的。可究竟主人要找的是不是你,我也不清楚。”

    冷冰寒有点失望了,看来从小妹这里,确实问不出什么来。不过他又问道:“那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之前我记得好像是在做一个梦,梦里全是黑漆漆的一片,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妹沉吟半晌,找寻着适当的言词,好一会才答道:“这里并不是普通人能够来的,不是选定的人,是无法通过‘篱梦’来到这里……”

    “‘篱梦’?什么是‘篱梦’?”冷冰寒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一个名词,不由大感好奇。

    “就是你还没有到达此地之前的那个空间,就好像一个梦一样。”

    “那如果通不过呢?会怎么样?”冷冰寒继续追问道。

    小妹面露难色,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道:“如果通不过,就将会永远被禁锢在那个空间里,再也出不来。”

    原野上阳光普照,晒在人身上让人感觉浑身懒洋洋的,可冷冰寒听闻小妹那句话后,却犹如坠入冰窖,手足寒渗渗的,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永远被禁锢在那个虚无幽暗的空间里无法出来,会是怎样的一种痛不欲生的煎熬?

    即便只是想想都让人后怕不已。

    同时,冷冰寒也心生寒意。他虽然没有见到小妹口中的那位“主人”,可是光凭这些令人难以想象的手段,就足以令他惊骇不已了。

    按理说,重生之后的冷冰寒早非是吴下阿蒙,不仅和白无常成为了好朋友,连传说中的阎罗王和雷神夫妇这样鼎鼎有名的神仙,都见识过了,甚至连他们的宝物都被自己占为了己有,还有什么能让他莫名惊骇的?在现实生活中,他也是依仗着“电雷闪”这样的法宝还有半吊子的修真,是所向披靡,从未遇到过对手,逐渐养成了他艺高人胆大的性格。可——在面对这样一个有着已然乎自己想象,有着移山填海、偷天换日这等神通的人物时,冷冰寒却也不免有些忐忑。

    不多时,冷冰寒在小妹的带领下,来到了碧蓝的海边。只见一望无际的海面上闪烁着细碎的银光,海中有一个被薄雾笼罩着的岛屿,看上去若隐若现,飘渺虚无,更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息。

    走在前面的小妹突然停下脚步,脸上阴晴不定,又回过头来看了冷冰寒一眼,俏脸上也闪过一抹忧虑之色,犹豫了片刻后,轻咬樱唇,低声向冷冰寒叮嘱道:“到了里面一定要多加小心,可别惹恼了主人,不然……”

    虽说冷冰寒有些不以为然,不过听得小妹满是关切地话语,心头还是不由一暖,刚想要说些什么,却见小妹身上突然泛起了一阵刺眼的白光,随即恢复了原状,可小妹那靓丽的身影已然从自己眼前消失了。

    冷冰寒赫然一惊,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眼前陡然一花,觉得自己似乎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还没等他看清楚,眼前又闪过七彩光华,却见自己周围的环境又生了变化,自己似乎置身于一个幽暗狭窄的甬道里,面前是一扇圆形的门,似乎是黄金所铸的,金光灿烂,夺目异常,身后没有是一条弯弯曲曲,看不见头的通道,雾气蒙蒙,什么都看不清楚。

    而小妹却不知所踪。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诡异,就仿佛是在噩梦里一般,饶是“见多识广”的冷冰寒也不由得心生几分忐忑,几乎怀疑自己已不在人世。

    大声喊了小妹几声,声音不断在甬道里回荡,甚至震得一些碎沙“窸窸窣窣”直往下掉,却始终没有回应。而自己一直都很是仰仗的“神识”,在这里却好像是受到什么阻隔一般,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冷冰寒深深吸了一口气,平抑了一下心中烦乱复杂的情绪,伸出手去推开这扇门——已经到了这里,似乎没有再回头的可能。前面即便是刀山火海、九幽黄泉,他也只有闯一闯了。

    这扇门看起来不算太大,不过却极为沉重,冷冰寒也是费尽了全身力气,这才一寸一寸将门推开。

    圆门一打开,冷冰寒不禁陡地一怔。因为,从圆门的里面,竟传来了一阵奇异的声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听来令人毛直竖,更似乎有一阵一阵的阴风,倒卷了过来,使人的心中起了阵阵寒意。冷冰寒不由自主出了一身冷汗,立刻后退几步,贴在甬道壁上,心里也怦怦直跳。

    不过很快冷冰寒又不禁自嘲起来。想必是由于这道门许久未开了,这一推开,甬道中的空气和里面的空气生了对流,所以才产生出那种怪声来的。

    门后很黑,冷冰寒在夜间都可以视物的眼睛也看不到半点光线。不过他还是仔细观察了一阵动静之后,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可才刚一走进去,却突然觉得脚下一空,整个身子顿时向下跌落而去。

    心头一惊,不过人还在半空中,冷冰寒已经现,身下赫然是一个地底大湖,包藏在一个庞大之极的地底岩洞内。湖海平静的水面,不断翻起水泡浪花,充盈著无限的生机,间中有奇鱼怪物跃离水面,出拍水的异响,岩顶离湖面至少有五十至六十丈的高度,地底湖骤然看来就像个无边无际的大海,只在极远处才隐约见到岩壁。四周壁上长满了奇花异草,五色灿烂,岩壁上时有裂开大洞,地底的清泉冲奔而出,形成四五十条长长飞溅下来的瀑布,有些长达七十丈外,轰然有声,蔚为奇观,令这庞大幽暗的地底空间,充满了各种声音和动感的节奏。

    而湖心有一座孤独的岩石岛,整个小岛被一座庞大之极的建筑物所覆盖,竟是一幢古香古色,充满了中国古典味道的宫廷式建筑。

    虽然只是一瞥之下,冷冰寒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震惊了。

    震骇莫名中,只觉得浑身一凉,身子已经掉入了冰凉彻骨的地底湖水内,“嘭”的一声,溅起两三米高的水花。

    突然之间从高处跌落水里,冷冰寒不仅没有感觉到有半点不适,却就好像回归到母亲的怀抱中一般,自由舒畅地展动著四肢,松驰著身体,感觉浑身舒畅。

    湖水深不见底,充满各式各样的生命,例如光的怪鱼群,在掩映红光的湖水里,成千上万的联群出没,又或似蛇非蛇的怪物,有无数触须的大圆球形,擦身而过的巨形怪鳌,千奇百怪,冷冰寒差点都被眼前的一切所惊呆了。

    他敢肯定,这些生物,都是他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震惊之余,冷冰寒突然才现,自己竟已经停止了呼吸,用力吸气也无气进入,但却并不觉得有任何难受的感觉,就好像自己根本就不需要呼吸一般。

    全神贯注周围的动静,冷冰寒轻缓舒畅地调节体内的气流循环,把自己保持在最轻松、最敏锐的反应状态下,又在湖里畅游了许久,冷冰寒这才跃出水面,在湖面上一点,大鸟般往耸立于孤岩之上的巨型建筑物滑翔而去。

    这湖心的岩石岛,似乎只是为作这巨殿的基石而存在,方圆半里的孤岛八成为这庞大无匹的大殿所遮盖,像极了一个巨大的中空正方石,成为这地底世界的中心。

    通往正门有一道长阶,层层上升,怕有千级之多,使这地底巨殿高踞于上。石阶最下的几级,浸在湖水里,湖水打上石阶,出劈劈啪啪的响声。抬头望去,让人觉得那座巨殿巍峨雄壮、气象万千,高踞在上使人更生疑幻疑真之感。

    什么人可以在地底建造出这样世上无匹的巨大建筑呢?如果是那个神秘的“主人”的话,那他的神通,也实在让人是叹为观止。

    千层石阶看似虽多,不过在冷冰寒的脚下却也转瞬即逝。站在巨殿进口之前,大门洞开,巨殿实在太大,望进去便如管中窥豹,无边无际,进口处有一石刻题匾,龙飞凤舞地刻着几个大字,每个字至少也有数百米大小,不过冷冰寒却是一个也不认识。

    慢慢步进殿内,四处张望之下,饶是冷冰寒这样“胆大妄为”的人,也不由得脚步战战兢兢,头皮麻,极度震撼之下,几乎连呼吸都停滞了。

    巨殿笼罩在柔和的青光底下,冷冰寒望向殿顶,离地四十丈许的殿顶中心,嵌有一块圆形的物体,两丈直径,散出青黄的光线,彷若一个室内的太阳,使整个巨殿沐浴在万道青光底下。以这光源为中心,殿顶昼了一个直径达二十丈的大圆,将巨殿覆盖在无限的星宿底下。

    巨殿不见一柱,不见一物,四周墙壁上,有着各式各样的浮雕,雕工精美,雕刻着的场景,赫然让冷冰寒觉得有些眼熟的感觉,想了许久,冷冰寒浑身一颤,这些不都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一些故事吗?有共工撞倒不周山、女娲补天、炎帝黄帝大战蚩尤……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即便是人物的纹理鳞甲,都是无微不至,触摸之下,石质冰冻,感觉玄异。

    冷冰寒不由得大感惊疑,自己明明置身于距离国内千里之外的a及,怎么却会在这里看到中国古代的神话传说的浮雕呢?

    正当他惊疑不已之时,整个巨殿亮了起来,墙壁都像失去了实体,变成闪闪金芒,情景诡异到极点。

    冷冰寒心生寒意,顿时提高警觉,全神贯注留意着四周的动静,严阵以待,随时做好了应变的准备。

    光度仍在提升着,但冷冰寒却完全没法把握光源是来自何方,就好像空气中的每一粒分子都亮了起来,眼前天地尽是使人睁目如盲的强光。而与此同时,他觉得周围的气压忽然剧烈倍增,不断在他四周挤压,使他感到极之难受,忙加强力量抗御。但这压力委实太强,挤得他胸口翳闷难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