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第四百四十三章 似是故人来
285828 677 672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女孩儿大大的双眼眨巴眨巴,眼中闪过惶然之色,施即垂下头,无奈地咬着唇皮,黯然向冷冰寒道:“你……你不相信我?”

    说话间,那粉雕玉琢的面上露出楚楚可怜的动人神态,美目中雾气弥漫,紧接着,大颗大颗的泪水夺眶而出,顺着白皙如玉的娇靥缓缓流下,似一串断线的珍珠,晶莹剔透,看起来很是委屈,让人心疼不已,恨不得立刻将她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八.〕8)1〉ZW.COM

    可冷冰寒对此却是无动于衷,只是冷冷地看着她,一声不吭,就好似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

    “你这个人真是狠心!”

    没过多久,女孩儿脸上那无辜且又可人的表情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却是风情万种的表情,只是一瞬间,就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坐直了娇躯,慵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将她那完美曼妙的曲线展露无遗。饶是对她报有浓浓戒心的冷冰寒,也无法不被她那无懈可击的身材所吸引。

    女孩儿站起身来,袅袅走到冷冰寒面前,毫不客气端起他身前的那杯喝过的热茶,一倾而尽,然后紧贴着冷冰寒的身子坐了下来,紧紧挽住他的胳膊,似要把自己融化进他体内去,挑逗地吹了一口气进冷冰寒耳内去,呵气如兰地在他耳边娇媚地道:“冷冰寒不愧为冷冰寒,这样子居然都没能骗到你……”言罢吃吃笑了起来。

    “你究竟是什么人?谁派你来的?”冷冰寒轻轻推开了她,抓着她肩头,眸子之中射出两道冷厉无比的寒芒,跳动着无限杀机!那一种惊人的气势,不仅屋内的空气似乎被飓风所牵扯,形成一道汹涌的狂流,更是令人呼吸不畅,心生惊悸,全身似欲软化。

    女孩儿却仿佛全然没有感觉一般,不满地白了冷冰寒一眼,花枝乱颤地娇笑起来,勾魂摄魄的美目一转,幽怨之意甚重,撅着嘴嗔道:“干嘛那么凶嘛,人家又没有什么恶意!”

    冷冰寒还是一声不吭,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见到冷冰寒对自己的诱惑无动于衷,女孩儿跺了一下脚,旋即秀眸亮了起来,敛起笑容,整个人立时由**转化为淑女,俏脸泛着圣洁的光辉,那戏剧化的转变,连冷冰寒也为之动容。

    仔细打量了冷冰寒一番,这女孩儿轻轻叹了一声,正容道:“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点儿都没有变……”

    “你以前就认识我?”冷冰寒脑际轰然一震,胸口急剧起伏,双目死死地盯着女孩儿,似乎在努力搜寻这个女孩儿的一切。

    女孩儿整个人坐进他的怀里,丰满和弹性的背臀,紧贴着冷冰寒,软肉温香,头往後仰,乌黑的秀轻拂他俯下的脸庞,樱唇凑往他耳旁,出奇温柔地呢喃道:“是啊,好多多年了,当时你还是个孩子,不过却是一个像大人一样的孩子……”

    两个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一起,外表看去,两人既在外表上旗鼓相当,态度也说不尽的郎情妾意,但其实内里却是钩心斗角,危机悬於一之上。

    天花板上悬挂着数盏水莲形吊灯,将整个大厅照耀的亮如白昼,地下铺着纹理各异、一尘不染地大理石地板。地面错落有致的铺设着无数的地埋数码灯,出各种奇异的光芒。有着说不出的幽暗暧昧之意,与顶上炽热强光交织在一起,互相辉映,营造出一股子如真似幻的惑人气氛。

    “是你?”嗅着她秀传来的淡淡幽香,冷冰寒心中填满的却是惊涛骇浪,思绪了半晌,终于心头一动,想起了什么。

    严格来说,冷冰寒并没有见过这位女孩儿,可当初还在在零点迪吧外,突然间觉得神识一动,察觉到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窥视自己,就仿佛是被毒蛇盯住了一般,令他顿时有几分毛骨悚然的感觉,不就和这位女孩儿身上的气息一模一样吗?难怪自己一直以来都觉得有些怪异。

    女孩儿严肃地点了点头,旋又“噗哧”娇笑,露出一个少女式漫无机心、纯洁天真的笑容:“可不就是我么?当时我就知道你不一般,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冷冰寒压下内心澎湃起伏的情绪,淡淡道:“你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他绝不相信,十年前她就出现在自己周围,难得只是巧合?

    他怀中的女子蓦地全身一震,柔软的玉体刹那间转为僵硬,在冷冰寒怀里挤了一下,幽幽道:“我是身不由己,你别怪我……”说罢在他唇边深情地吻了一口,右手在脸上一抹,一张慑人心魄的绝色容颜出现在冷冰寒面前。

    冷冰寒不由得心神一荡。

    这一刻,他想起古希腊女神的雕像。

    近乎不可能的笔直而高得恰如其分的鼻子,浑圆的颧骨,无懈可击地柔和了硬朗阳刚的脸部轮廓,丰满和角分明的嘴唇只能出自雕塑大师费尽心血的精工细琢,晶莹得像透明的皮肤泛着健康的粉红,最动人还是她清澈澄蓝的眼睛,在中分而下的乌黑秀托衬下更是夺人心神。

    这是不应属于这凡间的绝色。

    令人惊骇欲绝的是此刻,她露在衣服外的皮肤,挥散着奇异的蓝芒,就像她的身体充盈着某一种玄异的能量,这蓝芒若有若无,如果不是冷冰寒视力惊人,观察细致,保证看不到。

    看到这惊异的场景,冷冰寒呆了起来,女孩儿却是猛地长身而起,动作流水行云,没有丝毫停滞。同一时间她身上那身酒店制服随手掀起,露出紧裹在运动衣里,健美修长充盈着弹力的美丽身材。

    冷冰寒一愕间,她手上的那件制服“呼”的一声,像朵乌云般向他飞来,罩向他的头脸,风声呼呼,手劲出奇地重。

    冷冰寒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身子向后一翻,只是眨眼间人就来到了沙后面。制服直追而来,终及不上他疾退的度,往下落去,就在制服刚好落至与他的双眼平行的位置,遮着了他的视线时,女孩儿像一道闪电般,已迫至身前,手撮成刀,当胸向他插来,带着呼呼地风声。

    冷冰寒冷哼一声,掌侧斜劈向对方的手刀。

    “啪!”

    冷冰寒劈正女孩儿刺来的掌背上,其实他已留了几成力,否则即使对方的手掌是砖头造成,也会裂成几块。

    可不可思议的事生了,就在两手肌肤交接的刹那,一道闪亮的白光霹雳般在两人接触处“劈啪”一声爆开。

    “蓬!”

    霹雳爆开之时,一道奇异的能量从手背传入冷冰寒的手上,然后沿着手臂迅向体内传去,闪电般劈进他的脑神经中枢去。

    一股崩天裂地的剧痛,在他大脑神经的感觉中心散开。

    “呃!”

    冷冰寒忍不住叫出声来。饶是以他那坚忍卓绝,苦苦历练,更是经过紫雷天煞淬炼的体质,也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神经痛楚,怪叫一声,整个人跄踉倒退,一时间几乎完全丧失了抵抗的能力,更遑论攻击了。

    女孩儿惊异地望着步履不稳的冷冰寒,似乎对他能在自己一击之下坚持不倒大感讶异,要知道,这本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冷冰寒而特别炼制的,就算是再强横的人也受不了。脸上微微一抽搐,露出痛苦的表情,嘴里也喃喃道:“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本意……”

    冷冰寒勉力站定,受剧痛的影响,似乎连视野也模糊不清起来,朦胧间,也没听见女孩儿在说什么,只是隐隐看到她又迫了上来。

    冷冰寒猛地吸了一口气,浑身顿时涌出一股清流,同时,咬牙对抗着撕心裂肺的神经巨痛,将精神提起至最浓烈的集中,以无上意志将**的痛楚置诸脑後,一运腰劲,蓦地大喝一声,右脚斜飙而上。

    神思有些恍惚的女孩儿万万想不到冷冰寒居然还有反击的能力,这一脚“霍”的一声,正好踢中她的小腹处。这一下力道有若洪水破堤,女孩儿惨叫一声,整个娇躯向后抛跌,撞到了她身后的茶几,重重摔倒在地上。

    冷冰寒正想乘胜追击,一道强烈的晕眩,旋风般掠过他的知感神经,他知道自己全仗多年的苦行和意志强压下神经受到的侵害,眼下仍末恢复正常,现在只希望在刚才那下重击下,对方失去攻击的能力。

    可很快,他的希望残酷地幻灭了。

    女孩儿一跃而起。

    难道她也是铁打的体质,竟能抵受自己如此重重的一击。

    冷冰寒晃了晃有些沉沉的脑袋,心惊之下,却见女孩儿手里拿着一柄小巧玲珑的手枪,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眉心。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冷冰寒的身子整个在那一瞬间往横移去。

    “啪啪啪”几声,冷冰寒原本立身处背后的墙上立即多了三个洞。

    声音虽大,不过整个总统套房隔音效果却是极好,别说整个九十九层就没有其他人在,就算有,也听不到屋内的任何声响。

    女孩儿正要对冷冰寒再施杀手时,一团黑影迎面而来,阻挡了她的视线。她心知不妙,及瞬间凌空一个倒翻,人已经到了十多步外,身手的矫捷,教人叹为观止。

    “哐当!”

    却是一组沙重重地落在地上。

    刚一落地,女孩儿手中的枪又扬了起来。

    “噼啪!”

    如影随形的冷冰寒已经迫近身前,不闪不避,修长的食指已经插在了枪嘴里。女孩儿还没有来得及扣动扳机,整把枪爆出蓝澄澄的星火。

    女孩儿握着的不再是冰冷的枪柄,而是像在火炉里高温下燃烧了三天三夜通红了的顽铁。她的反应绝快,立时将手枪摔开,但持枪的手掌却已烫得完全失去了知觉。

    冷冰寒双手握拳,正要趁胜追击之时,却见女孩儿一屁股坐在沙上,撅着性感的樱唇,气呼呼没好气地嚷嚷道:“不打了,不打了,一点儿也不好玩!”

    冷冰寒愣了一下,似乎根本就没有想到,女孩儿说不打就不打了,就好像刚才你死我活的搏杀根本就只是一场闹剧一般。

    就在冷冰寒还在思忖要不要不予理睬,直接将对方擒下只是,女孩儿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道白光闪电般向冷冰寒面门疾射而去,迅快之极,瞬间就到了冷冰寒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一击让冷冰寒也是搞得手忙脚乱,就在白光都快到鼻尖之际,一道电光射出,顷刻之间就纵横交错成一张巨大的网,罩向那一道白光,将它包裹得严严实实。

    空气在刹那之间像是小点的冰雹落入烧红的铁炉中一般,出“滋——”的细碎声响,室内的温度也顿时陡涨,仿佛令人置身炎炎盛夏一般。

    随即,那道白光竟然在炙热的气劲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如同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女孩儿瞳孔一张,像天上最明百的星星来到了眼内,爆起一点精亮,接着整个身子蓦地向后猛退,直至背脊撞在窗户上,然后一个倒翻,隐没在窗下的墙壁后。

    自杀式的逃窜方式,让冷冰寒顿时有些瞠目结舌,不知所以。

    要知道,这可是九十九层。距离地面可是好几百米,就这样摔下去,就算是再厉害,也绝无生还的可能。

    一阵风吹了进来,冷冰寒蓦地回醒,一个箭步飙前,冲到窗前,目光四处逡巡,只见窗外就是黑漆漆一片,偶尔有火光闪动的纽约城,但刚才那女孩儿已踪影杳然,就好像这一切只是一个梦而已。

    只有从远处吹来,似乎带着浓浓血腥味的晚风。

    而桌子上,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留着一张纸条被风吹起,上面有着几个字:“要救你的人,来a及撒默古城,一个人!”字体娟秀,还留着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清香。而后面还有一行与之完全相反的小字,写着:“危险,勿来,切记,切记!”和上面的字迹相比,虽然明显是出自同一个人之手,不过字迹却是潦草了许多,看得出来,是匆忙间写成的。

    看着这一张相互矛盾的字条,用手指揩了仍留有余香、染上了她唇脂的嘴唇,冷冰寒心头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也不知是何滋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