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第四百三十九章 祭礼
285828 677 66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每根柱子的直径几乎都有上百米,走到柱子下面,人只有一点点大,就像一个卑微的蚂蚁,柱子的另一端就像顶在天上,根本看不到尽头。  中〈文  W?W]W].}8}1>ZW.COM身处其中,就像是小人国里的人,错失下来到巨人国的庙堂里,简直渺小得像宇宙中的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半空中星罗密布般点缀着一个一个亮点,就好像是夜空中的繁星一般,散出幽蓝色的光线,照得整个空间也是幽蓝一片。地上不知道铺设的是什么,在蓝光的照射下,淡蓝荧荧的一片,走在上面,连一点足音也没有留下。周围是如此之静,静到了使人感到自己也不存在于这个世上,而存在世上的只有神!

    饶是费尔德出身政治世家,还是万人之上的大国总统,可谓是位高权重、不可一世。可当他置身于如此广阔的空间里,也会有一种无形的压力铺天盖地的逼过来,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困难的感觉,心里莫名升腾起起一股想要顶礼膜拜的情绪。

    他本身并不相信神,可是在经历了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之后,他猛然间改变了自己的信仰。

    能够建造如此恢宏庞大的建筑,还能以极为神奇的方式将自己引导至此,除了无所不能、神通广大的神之外,又还能有其他的任何解释吗?

    一想到此,费尔德不由得对自己此行的目的更是信心满满、颐气十足,甚至连脚步都迈得更加稳健有力了。

    好似走了许久,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不过当他回头看时,却现自己连两根柱子之间的距离还没有走完。而且,走着走着,费尔德竟有一种意识不断向四周飘散,仿佛灵魂就要脱体而去一般的感觉。到了后来,踩在地上的脚步也有些不实在的感觉,明明地板很硬,却总觉得一脚踏下去,就好像踩在沼泽中似乎要陷进去一般,膝盖不由得有些软了。

    费尔德心中惊异不已,不过却始终坚持着往前走着,一步一步迈向那处辉煌宏伟的建筑,就如同奔向自己心驰神往的圣地。

    终于,耗尽了所有的力量,费尔德无助地跪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心跳的频率也很快,甚至让他都不由得有些担心,会不会一口气接不上来?

    望着那扇似乎就没有拉近丝毫的雄壮大门,费尔德心头充满了沮丧和失望,就好像明明知道胜利就在前方,只要再前进一步,就能够抵达成功的彼岸,可是他此刻身体却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点金光从费尔德跪倒的地方扩散开来,犹如一颗石子投入平静的水面,一圈圈的金光波动着向外扩展,看似很慢,可没多大工夫,整个空间全都闪耀着金光。

    强烈气流摩擦的声音,在虚空的正中处响起,初时还微不可闻,一忽儿已变成铺天盖地的巨响。顷刻之间,整个空间忽地陷进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绝对的黑暗。费尔德睁大了眼睛,也看不到丝毫的光亮。

    一道闪电,蜘蛛网般在空中爆裂开来。透过一闪而逝的电光,可以清楚地看到,费尔德的脸上神情奇特,惊骇之极,面肉在不住跳动着,像一头受了惊的兔子,大口喘着气。似乎刚才突如其来的巨变,带给他的惊骇可是不小。

    按着是强烈得使人眼目难睁的强光,在费尔德身前不远处蓦然出现,紧接着,像是快传染的瘟疫一样,其他地方爆炸似的依次亮起了无数强光,短短的一瞬间,费尔德身前身侧已是亮若白昼,让他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

    也不知道是光亮逐渐转弱,还是眼睛慢慢适应了,费尔德惊骇地张大着嘴巴,看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切:身体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一样,平静得让人不敢相信。但是周围的景色却完全不同了。他完全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建筑物奇异的消失了,他看到是深无尽极的虚空,虚空外的虚空;无穷尽的宇宙,宇宙外的宇宙……

    光芒渐渐暗去,越来越暗,眼前的场景也渐渐消淡,渐渐模糊,又扭曲开来,如同玻璃镜子一般,渐渐裂开,支离破碎,化成若干碎片,在虚无的空中飞舞。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可那些碎片就在他的手里,如同流沙般流溢,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就在费尔德有些惶恐不安之际,远远的,昏暗中,隐隐浮现一个婀娜的身影慢慢向着他靠近。

    还看不清楚,远远的,只能看见柔长的丝随风飘荡,就像千丝万缕解不了的情结,在风中纷飞,更有一份凡脱俗的气质。

    费尔德心头便不禁怦怦乱跳了起来。

    这是他进入到这个神秘之地许久以来见到的第一个活物,难得,她就是那个无所不能的“神”?她真能满足自己的愿望?

    “你终于来了!”一个声音幽然传来,你却根本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传来的,或许他原本就在自己的耳畔。

    老实说,这声音很动听,像春风拂面,像水池清涟,像冬日的阳光,像河面的小叶,轻柔的撩动着人的心弦,却又有着一种让人臣服的威严。

    费尔德敢保证,这话绝对不是英语,可他却很是清楚明白地了解其中的每一个字的含义。

    费尔德心头一震,也不知道是怎么的,他竟然情不自禁跪倒在地,极为虔诚地俯身道:“我的主啊,您虔诚的臣民奉您的旨意,前来侍奉您来了。”

    他的话才一出口,对方出了一下类似于惊讶的声音,接着又道:“我不是你的主,也不需要你的侍奉,如果你没有什么事情就不要来打扰我!”那声音仍是温柔地不带一丝火气,即便是这种威胁的话语,也让人难以提起一点敌意。

    话音未落,费尔德周遭的光线逐渐黯淡下去,而那个窈窕的身影也渐渐远去。

    “请等一下!”眼看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要从自己身边溜走,一股寒意从心深处狂涌起来,费尔德急忙出声喊道,从地上起身,焦急地朝前面走了两步。随即便触碰到了身前银色的光幕。

    银色的光幕被触碰后,开始急剧波动起来,光华流转间,一道道闪光在里面亮起。费尔德只觉得整个身子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一麻,气血翻涌,五脏在刹那间,像是要翻转过来,身子也踉跄着连退了几步,差点没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好了,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那声音不急不缓地说道,就好像一个温柔的母亲正在对自己的孩子说话,温柔而又慈爱:“既然你能找来这里,也证明我们有缘,我会满足你的愿望,不过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规矩吧?”

    “知道,知道!”费尔德闻言心头是大喜,连忙说道:“这次和我一起来的,总共有过一千个人,他们都在外面,全部都是我敬献给您的祭礼!”

    “不,不够!”对方轻柔地说道。

    “不够?”费尔德是脸色大变,不敢置信地问道。以上千人的性命作为代价,居然还不够?

    “确实不够。不过看在你给我带来了一位不之客的份上,我也勉强接受了!”谈及上千人性命的时候,她的声音仍是那般温柔轻缓,轻描淡写般似乎就决定了上千人的生死。

    费尔德轻轻舒了一口气。只要对方能够接受自己的祭礼,帮助自己达成心愿,其他的他都不放在心上。不过还是有些好奇讶异地问道:“不之客?什么不之客?”

    一声轻微地几不可闻的轻笑之后,费尔德面前就出现了一团光亮。

    那一团光亮就像是投射向舞台的灯光,恰好罩住了几公尺见方的一个范围,而就在那个范围之中,费尔德看见一个靓丽地乎他想象的绝美女子,给人一种似梦似幻的恍惚感。不过这名女子此刻那无暇的容颜上,却满是惊恐和不敢置信的表情,她不停在在光罩中四处冲撞,却始终也挣脱不了光罩的束缚。

    在费尔德瞠目结舌之际,又是一阵令人心驰神往的轻笑:“你可别小看她。她在外面可是杀死了我不少的信徒,毁掉我好几个基地。这次又尾随你们而来。不过正好给我送上门来了,免得我还要去找她。”

    看到对方的神通,费尔德眼中满是崇敬的眼神,可光罩之中的司徒还珠心中却如惊涛骇浪般翻腾不已——要知道,得到冷冰寒相助,凝虚炼实,重塑肉身之后的司徒还珠,一身修为是更胜往昔,甚至已然达到了她自己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程度。可她万万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如此轻易就被人制住,没有一点征兆,更是几乎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重塑肉身之后,司徒还珠这还是第一次涌起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一想到有这样可怕的对手,而寒少却一无所知,她的心像沉入了万丈玄冰之中一般,一下子被冰结了。

    而就在此时,仿佛天崩地裂一般,一声巨响回荡在大漠深处,即便是数百里之外的居民都从梦中惊醒过来。

    一团耀眼的白芒从地底深处猛然间爆而出,由小而大,像闪电强风般一下子把以古城废墟为中心的方圆数十里范围内全都笼罩在刺目的强光里。

    原本是古城遗址的地方,古城的残馀已化为沙屑,翻腾煮沸了般的沙浪里,布满了木屑和难以名状的杂物,在风沙的吹卷下,随处滚动,间中在风势夹击下,卷上半空,成为此起彼落的小旋风卷。

    而白光散尽之后,所有的一切全都消失不见了,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包括各式车辆,还有直升飞机也如白蜡般溶解消失,就好像这茫茫沙漠中,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这些不之客。

    风沙,已然轻轻扬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