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重生之无悔人生

第四百三十八章 神秘之地
285828 677 667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朴素、典雅的白宫,是m国历代总统和政府办公的场所。〈 中文  W>W>W>.〕8}1〕Z]W}.)C〕OM白宫的南面,是一个由粗大的乳白色石柱支撑的宽大门廊,正面4根,旁边各2根。门廊的正前方就是有名的南草坪,总统的直升飞机座机可在此起落。

    全m电脑网络瘫痪的第三天夜里,正当不少人都进入了梦乡之中之时,一行人却匆匆从白宫里走出来,登上了早就等候在这里的一架直升飞机。很快,直升飞机的螺旋桨轰轰地急旋转了起来,在南草坪上旋起一股狂风,随即直升机便腾空而起,横越过高厦如林的华盛顿市,径直朝着西边飞去。

    一座座灯火通明的长桥,由车子组成、疏密有致地填满所有纵横交错街道的光龙,繁华如梦的活动霓虹灯饰,构成了这个代表着地球经济和政治中心的宏伟巨城。

    当直升机高度不断增加时,被强烈射灯照得通透晶莹的华盛顿纪念碑,出现在左下方,高耸入云、锐气逼人。

    看着这为纪念m国任总统乔治·华盛顿,象征着国家统一富强而建造的大理石方尖碑,飞机上的费尔德总统揉了揉太阳穴,胸口像给千斤重石压着,难受得只想悲哭一场。

    任何一个第一眼看到费尔德总统的人,都会被他的风采所倾倒:匀称的身材,挺拔的鼻梁,高大而微秃的前额,一双碧蓝而有点深凹的眼睛,微微弯曲的浅黄色的头,脸上总是挂着热情洋溢的微笑,这已经成为他标志性的特征,无论是在会见外国元或者是在处理重大国际国内问题,他总是表现如斯,让很多人误以为他是个骨子里温和的总统,而不像m国前几届总统那样总是动不动对别国挥舞起政治和军事的大棒。

    他那出色的外形,也为他能够当选m国总统加分不少。不过此时的他,却显得极为颓废,眼睛红红的,胡须也没有刮,和他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形象是大相径庭。

    费尔德出身于m国名门世家,祖父是华尔街一位富有的银行家,曾是共和党参议员。其父也曾经当选过m国总统,在m国和世界历史上书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费尔德是继m国第六任总统亚当斯之后第二位踏着父亲的足印入主白宫的总统。

    赢得2oo4年大选连任后,费尔德一度对自己的政治前途充满信心。不过接下来,他却好似踏入了噩梦一般,不论是对外的y拉克战争、中东地区问题,还是对内的卡特里娜飓风反应不力、插手女植物人夏沃命运的争端,都遭到极大的非议,和m国公众的关系被严重撕裂,就连共和党内的一些大佬都怀疑他的执政能力,担心在2oo6年的中期选举中在参、众两院同时失利等等。

    正当费尔德内外交困、焦头烂额之际,不曾想却生了更为恐怖的事情:m国所有的网络安全遭到了极大的破坏,形同虚设。而全国所有的精英骨干对此却是束手无策。为了防止数据丢失和遭到破坏,几乎所有机构和部门都关闭了服务器,中断了网络连接。这对于一个高度达,对于网络有着极大依赖的现代社会来说,造成的破坏是显而易见的。整个国家,几乎在一夜之间就瘫痪了。这对原本就有些摇摇欲坠的费尔德政府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三天,整整三天过去了,费尔德已经撤换了两任联邦调查局的脑,而且勒令相关人员日以继夜地想办法解决当前出现的问题。

    不少专家已经探明,造成m国如今这种局面的,是一种前所未见的新型病毒。这种病毒具有极强的隐蔽性和破坏性,而且还在不断地升级变异,至今为止,他们还找不到有效的办法来消灭和遏制这种病毒,唯一的办法,就是中断网络连接,否则这种病毒立刻就像是无孔不入的水银一般,会很快倾泻而至,将所有的电脑和服务器破坏掉。三天来,这种病毒已经对m国造成了数千万亿美元的损失,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加扩大。如果不尽早解决这种问题,m国迟早有一天会重返“石器”时代,从世界第一大国沦落为不入流的国家。

    不过令得所有人都大感不解的是,这种病毒就像有识别功能一般,似乎只针对m国,而和m国有关联的其他国家,却并未生过一起类似的事件。

    而国内民众不满的情绪已经越来越浓,甚至有些人开始散步世界末日和外星人将对地球动攻击的言论,恐慌的情绪在不断蔓延。高呼费尔德下台的呼声也是越来越高,令费尔德是焦虑不已。事到如今,他也不得不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来挽救自己摇摇欲坠的政治生涯了。

    直升飞机很快降落在机场,在这里,一架蓝白相间的波音747飞机早就严阵以待,等候在那里。这就是象征着m国权力和国际腾图,被称之为“空中白宫”的空军一号。

    费尔德将在这里转乘“空军一号”专机,去执行一次关系着m国国运的机密任务。而知道他此目的的,m**政高层,绝不会过五人。

    坐在飞机上那个椭圆形的办公室,费尔德转了一圈办公桌上放着的一个蓝色的地球仪,不经意间转到了正对着中国的那一面,凝视着地球仪上这个不大的地方,心中总是有着说不出来的意味。

    对他来说,中国是一个极其古老而又神秘的国度,虽然没有人相信这次事件和这个国家有关,可他总是觉得其中有些古怪。

    费尔德微微闭了闭眼,他忽然想到,华盛顿总统为全m人民所敬仰和崇拜,作为m国历史上最伟大的总统而载入史册。而自己,该不会成为一个反面的教材吧?

    但愿此行能够顺利解决掉这一切的问题,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费尔德心头想到。

    ……

    沙漠之中,兀立着几座嗟峨的石崖,险恶之极,在日光下看来,犹如无数柄冰冷的锋锐的利刃一般。

    眼光横过在阳光下刺人眼目的延绵黄沙,落在日照下那残破不堪的古城遗骸上。在以千年计的岁月摧残下,可能是昔日曾代表人类文明极峰的古城,如今却只落得东一堆西一堆略高於地面、难以辨认的土堆,不屈地覆盖着这片大沙海里微不足道的那方圆数英里许的地域,让人心头升起颇多感想。

    这里是a及都开罗西南部约三百多公里处的一片浩瀚沙漠,杳无人烟,车队从开罗出,在漫无边际的沙土上奔驰了几乎整整三天,才抵达这片区域。

    站在最高处,脚下就是被风吹得线条分明的广阔沙丘,此时斜阳映照,身影就在沙土上不断延长。费尔德轻叹一声,如果不是有明确的卫星定位,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千里而来的目的地,居然是这样一处荒野大漠里早已废弃了多年的古城。

    这里,真的能够让自己一遂心愿吗?

    a及过九成土地属沙漠地带,生活在沙漠里并不奇怪,只不过沙漠边缘和沙漠中心地带,那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在没有水源的沙漠深处,人要想存活下来,无异于痴人说梦。而这里,距离最近的绿洲,也有近百公里的路程,何况气候极为复杂反常,自古而今,这片区域就流传着无数诡异的传说和故事,不可思议的事情时有生,许多曾经到过此地的人,都没能再走出这片区域,即便是当地人,也谈之色变,视之为魔鬼之地,向来不敢轻易踏足其中。

    费尔德这次秘密前来,却也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工作,除了他带来的庞大的保镖团队之外,a及官方也派来了大批全副武装的部队,将这附近是团团包围戒备,武装直升飞机不停在上空盘旋。光是后勤补给车辆,就高达数百辆之多。而且所有车辆全部都配备有高科技的卫星电话,不少车辆还装备了多重脉冲频率无线电通讯设备,即便是在遭遇核爆炸影响或外来电波干扰时,也能确保通讯设备的畅通运作。

    不过即便是这样,费尔德的安全人员也不敢有半点懈怠,毕竟沙漠和天空、6地、海洋完全不同。天空、海洋、6地是人们所熟悉的三度空间,而沙漠就像是人类未知的第四度空间,在沙漠中,很有可能会生一切乎常理之外的怪事!

    没有人知道,费尔德总统为什么会在这种紧急关头从m国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不过对于他们来说,保护好总统的安全,是他们唯一的职责。

    天色已更黑了,月亮悄悄地爬上来,使得半小时前,还是金黄色的沙漠,变成一片银辉,如果不是那么枯燥、单调的话,沙漠不论日夜,都是很美丽的。

    周围很是喧嚣,上千人想要在沙漠腹地驻扎下来,需要准备的事情实在太多了。电机出的电点亮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军用帐篷,在这寂静的沙漠中,星星点点,显得格外别致。

    在一群人的簇拥之下,费尔德终于踏入了已然和废墟没有多大区别的古城。虽然几乎整个古城都被沙子淹埋,不过光是看那残存的痕迹,却也不能不让人惊叹这充满了神秘和恐怖的古代文明。

    古城中央,是一座大庙,早已残破不堪,不过那巨大的石柱,一列列地排列着,像是无数巨人列队一样,透出一种令人震撼的肃然来。

    除了那些巨大的石柱之外,大庙残存的,也就只有十多级台阶和一扇几乎快被沙土淹埋的石门。其他所有的一切,不是消失在漫漫岁月之中,就是被大胆的冒险者搬走了。固为这座古庙中的一切,全是古代的遗物,一件最粗糙祭品,放在古董市场上,可能也有出人意料的价值。

    没有让人跟着,费尔德慢慢走上台阶,缓缓朝着大庙走去。其他人全都留在台阶下。他们并不是很担心总统阁下的安全,因为在费尔德进入古城之前,a及的军队和费尔德总统的护卫们,已经对这片废墟进行过了不止一次的地毯式地搜查。除了他们之外,这里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也没有现任何有可能会对总统阁下的安全造成威胁的因素。

    费尔德走到那扇石门之前,伸手扫抹着石门上的沙土,眼光很快就被门上铭刻的各种符号牢牢吸住,眼中闪耀着奇异的光芒,就像虔诚的教徒看到了上帝,口唇颤动地喃喃默念,但却无人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这只是石门的小部分,借助微弱的月光,剥落的沙土下,露出了纹理丰富的雕刻:奇异的生物、威狞的神人,密布在石门上,默诉着人类文明的高贵和卑贱、崛起和没落。

    看到总统阁下对这扇残破的石门表现出如此的兴趣,不少随同人员心头不由得想到:莫非总统千里而来,又在沙漠中风尘仆仆赶了三百多公里,就为了来看一眼这扇石门不成?

    可他们这个念头才刚刚升起,令他们每一个人目瞪口呆的事情却生了:前一秒钟还在自己视线中的费尔德总统,这一刻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有人呆了一呆,又四处看了看,也没有现费尔德总统的踪迹,面面相觑一番之后,人人心头都不由得浮起一股寒意,一窝蜂地全都冲上前去。

    那扇石门还依然在那里,甚至连费尔德总统刚刚扫抹过沙土留下的印迹都还清清楚楚,不过,人,却是没了踪影。

    所有人不由都大惊失色,一边通知其他人员,一边又扩大了搜寻范围。或许在他们心目中还存有一份侥幸,万一总统阁下又走到其他地方去了,只不过当时大家都没有注意到。

    然而,不论他们如何寻找,费尔德就好像是在空气之中消失了,再也没有他的行踪。

    这实在是不可能的事!

    古城废墟周边,驻扎了上千名全副武装的士兵,将这一区域围得是水泄不通。何况当时,费尔德总统的贴身护卫们,最远的距离他也不会过十米的距离,他就算是走得再快,也不可能在数分钟内走出这个戒备森严的区域。

    不过任凭他们挖地三尺,甚至调来了各种高科技的设备仪器,却全都一无所获。一时间,所有当地人都盛传,费尔德总统带人擅闯此地,惹怒了魔鬼,被魔鬼抓去了,要不一个活生生的人,又怎么可能在如此严密的保护下神秘消失了呢?

    一时间,这种谣言四起,搞得所有人都是人心惶惶。如果不是迫于压力和上命,恐怕当地人早就跑光了。

    这座古城究竟有着怎样的古怪?费尔德千里而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话在说回来,当费尔德面对那扇刻满各种符号的石门,嘴里默默念念有词时,异变突起。他只觉得眼前突然间漆黑一片,同时波及周围整个空间,这一刻还是光明,下一刻化成黑暗。

    费尔德大惊,刚想要大声叫唤,却觉得脚下一空,身子就像是跌落万丈深渊一般,不断向下跌。

    一股寒意从心深处狂涌起来,费尔德急忙拼命挣扎,可身子就好像是在虚空中一般,什么也接触不到。眼前也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想叫,声音到了喉咙处便消失无踪,一点也不出来,他感不到任何痛苦,因为根本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只像个虚无的存在。

    这是怎么啦?下面会是什么?自己又会遭遇什么?

    ……

    费尔德意识逐渐模糊,濒临在精神彻底崩溃的边缘。

    可就在此时,周围的空气顿时扭曲起来,眼前闪过无数道光芒,片刻后,费尔德觉自己站在一个空旷的大平台上,四周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他晃了晃还有些晕沉沉的脑袋,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事,可很快一个奇怪的意念在他心中升起。

    “我成功了!”

    四处环顾了一下,费尔德红丝密布的双眼爆闪出难以形容的奇异神采。

    说实话,他这次千里迢迢跑到a及大漠里的这个早已成为废墟的古城,也只不过是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抱着一线希望。没想到,他居然真的成功了,真的来到了这个奇妙的地方。

    一阵轻微的风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吹来,带来一股清新的气息,让费尔德是神清气爽。他深深地吸了两口,平抑了一下心头波涛起伏的情绪,迈开稳健的步伐,朝着深处走去。

    转过一个拐,饶是费尔德早已作好了见到各种不可思意事情的心理准备,不过眼前的一切还是让他瞠目结舌,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呼吸顿时停止了!

    眼前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建筑,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建造而成的,通体赤红,光滑如玉,不仅散出美丽夺目的光泽,而且还遍布着奇异的鸟兽花纹,那工艺说是鬼斧神工也丝毫不为过,到处透着一股庄严肃穆之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