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不可名状的道尊

第二百八十九章:玄微镇中天
395536 291 29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祂找不着的地方……”

    张清和听到这话心头一定,文昌原先就埋着诸般隐喻,使他慢慢理顺这事儿的原委,故而眼下虽说对他有些冲击力,但是并不算得上骇人……

    “果真……怕并非是找不着,而是辨认不出。”

    他看向文昌星君,仿佛要透过这重假面,看到面具底下他真切的眉眼,却被文昌止住。

    “文昌……你到底……”

    “不可深究,卦不可算尽,此中真意亦然莫要深究。”

    “可……即便是将我送去,诸般事物既已成定局,又有何所谓的机会可言?!”

    张清和细细思考了一番,他终究是自文昌星君与东天帝君的这般举措之中……看不到希望,反而愈发觉得无力,除了眼下中天上帝似乎因为这条“路子”威胁到了祂的安危而要下场亲至,又有何别的曙光可言?!

    况且中天上帝下场,这能是好消息吗?

    “对于你来说,你便是只回去一次。可对于文昌星君来说……却不是第一次送你走了……”

    文昌星君又开始说些渗人的话。

    “我们说中天的岁月是一条大河,或可逆流,却不能违背大势。

    然而这只是一种笼统的说法。上代武德曾猜想过,于仙神的眼中,岁月长河自一处大源中流淌而出,抽长无尽的分支,且无枝干之分,每一次选择,都能造就变革的力量,将之导向新的地界。

    岁月长河……从不是闭塞的,或可弯折往上,直到近得天都……”

    “别瞎……掰扯了,我就要藏不住了,既然……要送他走,那将之暴露于中天眼皮子底下便得是一种必然。”

    郭思成一直在苦苦支撑着,即便是他,面对这样一位伟大者,也只能生出浓浓的无力与苍白。

    乃至于传递所思,都成了需要花极大力气才能达成的事儿。

    “还有一件事!”

    文昌星君见郭思成几乎神智都临近崩裂,空间之中散布的道理都断续失真,有着难以忍受的模糊与滞涩感——

    他传导得更加急促,以张清和能理解的形式转述,便是这文雅神仙几乎是嘶吼了出来:

    “若你逃了,祂必委派爪牙深入岁月,对你追杀围剿!即便祂辨认不出你在哪一条分流之上? 但是必定有爪牙时刻盘梭监视? 一旦你展露出不属于那条长河的气息,不止爪牙拥至? 祂也势必再次临尘? 届时不止是你!那条河流都要彻底崩毁!

    就算你要解决这些东西,也务必不要启用比天都更高的那位所携的伟力? 这个时空的你,已经受他记住了!!!”

    天都更高的那位……自然指的是太素? 张清和愈发笃定? 文昌所知恐怕不比他少——这是在规劝他势必不要启用请神术。

    “我走后,你们怎么办?!”张清和并不相信文昌星君与东天能够从容脱身。

    “生死由命,就看我等该不该死了!”

    “讲完没有!!!”

    郭思成原本沉静的性子也终究是出现了动荡,属于数千年前隐太子那**的气质终于显露了一次? 仿佛岁月因为生死的迫切在剥落着? 露出原来的本真。倒不是怕丢了性命,是怕该做的还没做完,便丢了性命。

    他重重唾了一口——

    “讲完了就给老子滚!”

    他将自身气息骤然撤开,原本就只能困锁住道果仙君的禁制瞬间崩塌于无形,锁天链仿佛感知到什么气息? 重重自我崩塌起来,仿佛是畏惧被那存在注意到之后? 自身的概念出现崩塌,再不能修弥完善。

    “北天!”

    文昌星君也急急一吼。

    其实也并不待他出言? 那方原本静静停滞于天外空无之中的北天玄微大印颤动起来,光芒大作!

    此刻中天大界之内? 照耀北方的一域星辰忽而光芒大盛——乃至于比之先前还要强盛百倍? 就算是在白日里? 这天星仿佛也要盖过太阳!

    连最精通数理的长安塾圣人都无法将那浩荡的星辰之光穷尽,尤其以那代表着北天帝主的玄微星为首,仙神们占据的星辰被堂而皇之地“借用”、盗取,权柄加持于这方上印山川鱼虫,浮绘北天仙神的龟蛇玄印之上。

    有一尊一袭紫衮的威严虚影自那玄钮之上显现,身周隐隐约约有不计数的星神叩拜跪伏,这人扣着个黄脸帝王面具,气质宛若仙中蛰龙,镇压中天一方。

    原来是李墨!他的神魂自守庸子自炼身躯伊始,便关注着这里。

    “这……”

    张清和看得有些急,差点就不想走了……

    “无妨,只是化身……用上一番……守庸子替他炼好的本命物罢了……”

    “他怎么可以在这个时空出手?!”

    张清和忧切道,李墨虽说先前找了各种借口不干涉太浩天中事儿,但是张清和可是猜到了他不能径直出手的缘由。

    “无妨……少白进了棺里……”

    郭思成将护持收拢到三人之间,只是再没有匿住自己,纵是如此,在中天上帝主观意志将要投射来临之前,他们的交流已经变得艰难。

    “可他只是混洞!”

    “是……天宫法……混洞……”

    这种境况下,拥有大道天音与逍遥游的张清和比文昌的情况无疑要好的多。

    那枚大印之上又有人道长河显化,只不过这次不同,沾染了北天帝君的权柄气息,又有李墨脚下大道映照着,无疑比守庸子那可怖的异象更为恢宏正大。

    其中有中天历代人族帝君圣皇所留烙印自长河而生,有些虽异化得可怖,但身周道意纯粹无比,仿若要立万世太平,立一族基业。

    星辰铺路,帝道相杂,只见得那方大印仿佛涨无穷大,又仿佛从不曾变更,顺着人道所引,向着中天上帝镇去,带着一股子让张清和熟悉的决然……

    “这……能伤?”张清和没个概念

    “不能……却能吸引中天上帝的主观意志不往这头来。你没发现我等的压力已然清了很多了吗?”

    文昌握紧腰间兼毫,防腐木勉力在压抑什么情感。

    张清和有些恍惚,这可是一尊道果仙君的一身精粹,就为了吸引个注意……任凭是谁也不敢这般造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