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第二百六十一章 ?神兽祭宝
336273 273 27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西牛贺洲以西,无数亿万里之地,乃是更加广袤的洪荒东海。

    东海之大,广袤不知有多少亿万里。

    云苏当年化血遁洪荒的时候,也曾经路过东海上空,即便以他血遁的无敌速度,也是颇为耗费了一番功夫,保守估计也在千亿里之上。

    从洪荒的广袤上,可以看出那些洪荒大能的厉害之处。

    紫霄宫前听道客,一万人还少一位,这些大能中的任何一个,严格说起来,都是镇压亿万里天地的伟岸人物。

    而实际上,洪荒天地间,能达到大能这个水平的,更是浩若繁星,不光是四大洪荒部洲有,各部海域,星空深处,三千小世界中,到处都是。

    只是最终,紫霄宫前的最后一场讲道,听道客不过万。

    云苏一路东行,跨越无数亿万里,却是见到洪荒天地间有了一些不一样的景象。

    这西牛贺洲往东一直到东海之滨,大小城池多不胜数。

    这些城池,都不普通,都是一些强大的生灵建造起来的,说是铜墙铁壁也不为过,而且阵法森严,往往一座恢弘巨城便能统领千万里之地,城中住着的不是洪荒神族,就是洪荒灵族一类的种族,人族还没有出现。

    云苏一路上也遇到许多浩浩荡荡的军队,这些修士组成的军队,往往行动迅速,能够针对统治区域内的任何异常作出最快的反应。

    强大的修士,无数的妖兽灵类,浩浩荡荡,遮天蔽日。

    战争无处不在,颇有些不臣服便死的味道。

    这其中见到的最强洪荒神族,还是要属妖族,可谓是高手如云。

    除了这些强大的洪荒城池外,云苏倒是意外地发现,许多山林僻野之地,藏着许多古老的村落。

    这些村落,虽然还非常原始,甚至不少地方还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日子。

    这些生灵,不是什么妖族,也不是巫族,魔族,而是一些天地间的普通生灵,大多是一些修为平平,甚至完全没有修为,只能靠着自然吐纳得些天地益处的生灵。。

    他们都是一些开了灵智的各类生物,但却又因为许多原因不能修炼,比如有的种族,全族都受到了某种诅咒,而有的种族又讨厌修炼,总的来说,就是一些洪荒灵类选择了避世而居,他们不参与天地间的任何事情,如果有强者过境,往往便选择臣服。

    这些村落,或者说极为原始的部落之中,以巫族妖族和魔族三者的村落最为神秘,也有一些令人叹为观止之处,倒是让云苏看了个够。

    “紫霄宫最后[红旗小说 .hongqibook.com]一场讲道,除了为众多大能赐下机缘,其实也泽陂了洪荒天地,使得各种忽然开了灵智的生灵开始大量出现。”

    云苏猜测,鸿钧老祖是乐于见到洪荒天地间亿万种族一起绽放光彩的。

    只是,即便是这位老祖,也未必能尽算一切,更别说算尽时间长河,从这头算到那一头,横推亘古。

    以前作为凡人时,云苏也曾在影视剧或者小说中,见到许多所谓的横推岁月的大能,但实际上感觉他们的实力都远远达不到那种程度。

    总的来说,鸿钧老祖是云苏见到的第二个,有可能能够横推岁月,顺逆时间长河的巨擘。

    而成功开辟洪荒世界的盘古,则是第一个。

    至于日后的那些洪荒圣人,云苏可以毫不谦虚的说,他们虽然行走在所谓的正确大道路途上,离他们眼中认为的天道也比较近,但离鸿钧老祖目前的境界都差太远了,更别说日后的合道之境界。

    “修行之人,可能只有到了合道之后,才有可能跨越岁月长河,顺逆时间的这头和那一头,可谓是在一个无量大世界之内,无敌无垢无生无死无灭了。”

    但云苏却是知道,在各个神秘的大世界之间,还有一层诡秘莫测的大世界屏障,到底什么样的存在才可以跨越无数大世界,横推整个包含了亿亿万世界的无穷尽宇宙,简直不敢想象。

    也是因为见证了洪荒的广袤和富饶,他才起了这么多心思,对前路有了更多的敬畏。

    “还须得脚踏实地,大道终究始于足下。”

    云苏抛弃诸般遐想,一步踏出,终于到了东海之滨。

    这里,一片狼藉,大海狂涛倒卷上岸,已经冲毁了数座大城,造成了严重的生灵涂炭,一片水泽的滨海大地上,到处都是死难者的尸体。

    这些尸体,大多是普通的洪荒灵类,但也不乏一些厉害之辈。

    三万多里外的沙滩上,便躺着一具金黄色的尸体,长有九千多丈,倒下来如同一座大山一般横亘在海边。

    围绕着它,大大小小的水族死伤不下数十万,大多披甲执锐,一看便是东海龙族的水卒。

    这是一条龙,有六爪,从龙族的阶层来看,是一条成就了太乙真仙的六爪天龙。

    它的身上,腹部的位置被掏空了,龙肝龙胆什么的都不见了踪影,身上更是遍体鳞伤,金黄色的龙鳞撒落得到处都是。

    这副凄惨景象,一看便是苦战而死。

    洪荒的龙族,云苏很少打交道,只知道四海的龙族实力极为强大,五爪者便是无垢金仙的境界了,六爪者则为太乙真仙的境界,七爪为太乙天仙,八爪金龙则是太乙金仙境界的真正神龙了。

    镇元子给的讯息上提到,龙族是有九爪祖龙存在的,只是不知有没有迈过太乙之境,跨入大罗。

    四海之中,龙族势大,除了巫妖二族还能令其较为忌惮外,就算是魔族在龙族面前都有些不够分量。

    三个元会之前,一个太乙魔头曾经侵犯北海,结果被北海龙族八千多头天龙追了三千多万里地,最终还是杀死了它,还连带毁去了魔族的一座巨城。

    但是,饶是如此,这六爪金龙就这么死在沙滩上,强势的东海龙族也能坐视不理,倒是让云苏有些意外。

    这不太像龙族的作风。

    掐指一算,方才明白了。

    四海龙族这些年因为妖族染指海域,开始针尖对麦芒,如今的东海龙族,龙族主力正在和妖族作战呢,哪里顾得上这东海之滨的小小灾劫。

    除了六爪金龙以外,妖族的尸体,魔族的尸体,还有巫族的,各种灵兽,仙兽,甚至是稍弱一些的神兽的尸体,简直遍地都是。

    海中更是到处都是东海水卒的尸体,随波逐流,旗幡折断。

    更奇怪的是,这些尸体大多残缺不全,好似有那么最鲜嫩美味的一部分,被什么啃吃了。

    方圆两千万里,除了眼前这大战中暂且幸存的最后一座巨城,都被涂炭一空了。

    “东兀城!”

    此城名为东兀,乃是方圆数千万里最自由,最开化的一座万族之城。

    云苏只是掐指一算,再微微凝神一听,便算到了,也听到了许多关于这东兀城的一切。

    这东兀城,正是由那位已经横尸沙滩的太乙仙龙建立的,这是一条母龙,名为敖月,传闻她出身时便沐浴了洪荒太阴星辰最璀璨的太阴之力,便得了敖月之名,修炼一直非常顺利,在相当于其他普通洪荒生灵的少女时期就依靠龙族的强大血脉,和太阴天赋,修成了逍遥天仙。

    也就是说,直到死时,这条未曾婚配的母龙还是一个少女,只是强大了一点,由于一心向道,不理龙族之事,又不忍心见万族厮杀,干脆在东海之滨建立了东兀城,收留方圆两千多万里因为各种原因前来托庇的生灵。

    先不说,一条太乙真仙境界的小母龙,是不是有能力保护这样一座东海滨的大城,至少在灾劫来临时,她没有退让,而是主动站出来,最终战死在大城外不远的沙滩上。

    她一死,这大城也就岌岌可危了,由数十万修士一起支撑起来的守城大阵,已经是危如累卵。

    云苏远远便瞧见那大城之上,已经摆开了法坛,正在作法。

    作法之人,正在施法祷告天地,企盼有大神通者降临此地降服那作祟的邪物。

    这种法术,往往能够传得很广,里面蕴含了一些关键信息,比如此地发生了什么,想要寻求什么样的帮助,只要是修道之人知晓了,便有可能前来相助。

    紫霄宫最后一场讲道之后,顺天而为,替天行道逐渐成为了洪荒天地间的一股清流,不论是想得一些天地气数,享受到某种冥冥中的好处,还是单纯想替天行道做点念头通达的事情,都有人开始下山入世,行走洪荒。

    这,也是那紫霄宫前的听道客们回归各自道场之后,晓以大义,传播鸿钧大道后,带来的一些变化。

    云苏掐指一算,便知道这法坛已经请来了足足九位修道之人。

    其中两人陨落,三人重伤,剩下的四个也失去了战力,只能退守孤城,等待过路的援军。

    法坛上,几个为首的修炼者,正在垂头丧气地议论着。

    一个白猿妖仙见那法坛青烟飘然远去,却是叹道:“此法不过辐射一百万里地,方圆两百余万里的高人,能来帮忙的都死在这里了,城,怕是守不住了。”

    “那邪物神出鬼没,就连我等冒然逃走也很可能被它一一击破,更何况这城中的百万生灵,即便做鸟兽散,也难逃它的毒手。”

    这是一个鲨将军,也是龙女敖月手下的大将之一。

    守,可能守不住了,就连敖月龙女都死在了那邪物的手下,方圆两百万里的修炼者,愿意来帮忙的,非死即伤,不愿意来的更是远遁而去,生怕沾惹了这场祸事。

    “要走你们走,老子留下来为龙女报仇。”

    说话的是一个巫人,身着神甲,是东兀城的守将之一,说完之后,转身去巡查城防,让那些手持法宝弓弩的军士们提高戒备,即便明知道九死一生也要给那邪物带来一些伤害。

    众人正议论纷纷的时候,却忽然有人看到西边空中有道人踏空而来。

    “来人了!”

    那白猿妖仙顿时反应过来,领着几个人便躬身见礼。

    “不知道是何方仙友驾到,吾等恭迎。”

    在众人眼中,来人仙风道骨,不太看得出来修为高低,但在这种情况下敢于落下云头来,便绝非莫名其妙路过此地。

    云苏淡淡道:“吾乃不周山天残道人,特来助尔等诛灭此邪。”

    众人一听,不周山倒是听过,但那可是在极为遥远之地,离这里是以亿万里来计算的。就算是白猿妖仙和那鲨将军也从未去过如此遥远之地。

    至于天残道人,就更没有任何人听说过了。

    但洪荒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但凡以某某山来自叙来历,那便是与此处有莫大关联,而不单纯是住在不周山附近。

    这就好比,昆仑神山方圆百万里都是玉虚宫的势力范围,普通的小妖精怪,绝对是不敢说‘吾乃昆仑神山某某道人’。

    云苏的话语中透出了一股此人来头很大的信息。

    “不周山,不是近来威震洪荒的清风老祖道场吗,阁下莫非是老祖门下!”

    不周山的名头,近些年越来越大,一是沾了玉虚宫的光,二是这鸿钧老祖门下四徒弟的身份,单单一个名号就足以震慑亿万修士了。

    云苏笑而不答,这个可不能胡乱点头,日后传出去了,一些顶尖的大能是能识破这化身的,如果贸然自称是清风老祖门下,太容易招惹笑话了。

    “吾等,拜见天残仙师。”

    众人低语几句,觉得无论如何都不可贸然怠慢了,修为较高的统统来了,一起行大礼见过了这位不周山来的天残道人。

    接着,众人还要准备迎仙宴,却是被云苏伸手制止了。

    “诸般繁文缛节便不必了,我为那邪物而来,还是说正事吧。”

    一提到说正事,这些修士都愁眉苦脸的,有修为稍低道心不足的更是掩面而泣,在那里哭诉东兀城死了多少人,龙女如何惨烈。

    这些都是事实,云苏也不觉得厌烦,别人遭逢大难,自己来了,也得给人家一个发泄的机会。

    等众人将前因后果诉说一番后,云苏暗道果然和自己算的差不多,有些细节疏漏,但大体无碍。

    这邪物也是今日该当有此一劫,明明来头很大,却偏偏作孽多端,以杀戮为乐,说它是失心疯了,倒是狡猾多端,说它是精明吧,却又敢招惹龙族。

    其实,即便云苏今日不来,日后龙族也不会放过这个邪物,只是能不能再找到它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而且,至少这东兀城一百多万生灵是绝对保不住的。

    那邪物如今藏匿一旁,早就起了要玩死这东兀城之心。

    它之所以还没有痛下杀手,在云苏看来,不过是为了围城打援,多杀戮一些东海龙族罢了。

    这厮也是胆大包天,瞅准了龙族和妖族的战事吃紧,居然敢在东海之滨,东海龙宫的家门口惹事儿。

    “你们可有法子将它引出来?”

    云苏毕竟是分身前来,虽然手握重宝,但终归还没用过,为了万无一失,并不想惊动了那邪物。

    这邪物来头不小,相当不简单,如果冒然惊动了它,真要逃窜,要想再杀它,云苏就要动用化血神通满世界去追了。

    “有有有。我们每次与这邪物交战,便击鼓为号,它一听到鼓声便会前来。只是先前有一位前来助阵的道友,已是太乙天仙之境,尚且伤在它手下,还请仙长多加小心。”

    白猿妖仙苦涩地说道,之前来助阵的九位道友,便都是如此,从太乙真仙到太乙天仙,明明神通不小,法宝也算厉害,却都依旧不是此邪物的对手。

    云苏:“无妨,你们只管引它前来。”

    不多时,东兀城上的千丈巨鼓便敲响了,只听得数声雷炮响声,那巫将和鲨将军便领了一个万人队高手,随着云苏漫步出城,为他助阵。

    云苏见状,却是不由叹道,光是这个万人队,就能横推小半个乾元世界的南方神洲了。洪荒之强大,底蕴之深厚,由此可见一般。

    不多时,只见一团黑云自海上乱礁滩方向飞来,见了仙风道骨的云苏,却是发出一阵惨笑声。

    “哈哈哈……兀那道人,为何还敢来送死,他们可曾告诉你,先前有九个来助阵的都被我吃的吃,杀的杀。”

    在云苏眼中,这云遮雾绕的邪物哪里还藏得了,只见它长得像是一条大蛇,完全显化原型怕是有千里万里之长,尾巴尤其长,末端分叉,犹如一对钩子,身上鳞甲密布,法宝难伤,便是停留在那半空之中,方圆数里之地连砂石草木都尽皆发黑死去,可见此物乃是大邪之物。

    “钩蛇,你身为神兽不思感恩天地,却屡屡犯下惊天杀戮,就不怕天罚降下诛邪惩奸吗。”

    云苏的不周山离这里实在是太远了,如果不是正好因果牵扯见到了一丝端倪,怕是这钩蛇将这里杀得一干二净他也不知道。

    如果早知道,早些来顺手除了此邪物便是。

    那邪物被道破真身,顿时一惊,它也不笨,先前来降它的道人都不知道它的来历,裹在那邪云中的法身也云遮雾绕的,如今却是再无遮掩,顿时便露出了一只极为凶恶,邪气缠身,戾气强盛的吓人的怪物。

    此物原形毕露,就连东兀城上观战的修士都不禁惊呼出声,难怪龙女都不是此邪物的对手,光是看它长相便令人心生忌惮。

    “来者何人,居然认得本尊,便告诉你也无妨。本尊乃是鼎鼎大名的三清座下灵物,速速退去,今日却是和这东兀城了却因果,与你无关,休要平白丢了性命。”

    那钩蛇见来人有些不知深浅,也不想冒险,便作势唬道。

    云苏淡淡一笑,本尊都在你面前了,你还吹牛,这就有点过分了,推衍和大能有关的天机可能比较麻烦,但站在你面前,算你这邪物的来头还是很容易的。

    “似你这般路过三清道场若是也算门人子弟,却是令人贻笑大方。”

    云苏算它和三清根本没有关联,隐隐算到它曾有幸见到过自虚空中一闪而逝的金鳌岛,这种把戏骗别人可以,骗他还不够。

    当然,对方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甚至在《洪荒万物志》中,它这一族也算是小有名气,神兽钩蛇,性格残暴,作恶多端,这厮正当壮年,也难怪龙女和那太乙天仙都不是它的对手。

    两句话的功夫,云苏也不和它多说,右手微微摊开便显出了斩仙葫芦,顿时间,一股神妙诡异的感觉笼罩在了所有人的心头,包括那东兀城中的百万生灵都觉得好似有一双诡异的死亡之眼在盯着自己。

    “本尊今日尚有要事在身,来日再战。”

    钩蛇见状,顿时心生不妙不感,倒也不是怕了云苏,只是神兽都有一种趋吉避凶的本能,觉得不宜冒险,便生了退意。

    云苏能道破它真身和来历,还能驳斥它的谎言吹嘘,再加上那宝贝过于可怕,只是看了一眼好像便有大恐怖降临一般。

    那钩蛇强大至极,在云苏看来已经半只脚踏入了太乙金仙的境界,算是半步金仙了。

    真要是拼命起来,仗着神兽的天生优势,便是刚刚突破的太乙金仙,除非是大能门下的高徒,或者手持重宝,绝对不是它的对手,杀上三五个也不令人奇怪。

    神兽,得天地所钟,确实是非同一般,就连许多大能,也很喜欢豢养神兽,拿来当做打手或者养了吃肉,能为大能者餐,哪有寻常之辈,何况是这种极邪之物,更加强大又可恶。

    “今日乃是良辰吉日,择日不如撞日。来都来了,便不要走了。”

    云苏淡淡一笑,便抛出了那葫芦,拱手微微一礼道:“请宝贝转身。”

    所有人都紧紧盯着这位天残道人,原本以为他要展现惊天神通,或者施展那位清风老祖传授的什么秘法,然后与这邪物大战数万个回合,实在不行大家一起上,最终诛杀了此邪物,便已经是最好的局面。

    结果这天残道人依然是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随手抛出了一个葫芦,虽然那葫芦让人觉得瘆得慌,颇为恐怖,但却从未见过,也不知道厉害。

    云苏的话音刚落,只见那斩仙葫芦便转了一下,对准那已经转身要逃的钩蛇,葫芦中先是射出一道青色神光,顿时定住了那钩蛇,明明一只脚已经撕开了空间想要逃遁,却被留住了。

    下一刻,只见一道白色毫光自那葫芦中升腾而起,似是有眉有眼,须臾间便飞到了钩蛇的身体上空,围着它便是一转。

    啪嗒一下,只见钩蛇的神兽之躯犹如豆腐一般,被斩仙飞刀不费吹灰之力就割了下来,别说神兽的蛇头,就连那神兽之灵也被一切搅烂,一条神兽钩蛇的所有气机顿时枯竭,被那白色毫光张嘴一吸就收走了,然后回到斩仙葫芦中再无动静。

    “嘶!!”

    不管是云苏身上的万人高手,还是东兀城上的观战修士,顿时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什么绝世宝贝,威力骇人,眨眼功夫就杀了那令太乙天仙都束手无策,杀龙族高手如砍瓜切菜一般的邪物钩蛇。

    许多修士都明白,这一日之后,不周山的天残道人,还有这惊世骇俗的斩仙飞刀都将迅速名满洪荒,成为令人忌惮的重宝。

    “天残仙长,敢问此乃何等大宝,竟能轻易诛杀如此至邪神兽?”

    果然,那白猿妖仙带头问道。在场的众多仙修,却是已经知道这天残仙长并不是吹嘘之辈,确实来头极大,出自清风老祖门下定然无假了。

    试问,除了那位大能门下,谁又能轻易拿出如此重宝,杀神兽如砍瓜切菜。

    云苏淡淡笑道:“此乃我不周山先天灵宝,斩仙葫芦。”

    ==========

    感谢“谁家那小玖”“逆烨烨,松儿”“休闲一步”“菾下第一”等兄弟的打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