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第二百五十七章 ?先天鸿蒙紫气引发的大战
336269 269 269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云苏的真身,刚回到不周山,便将之前镇元子借给自己的地书,第一时间归还了。

    也许是牵挂不周山善后的事情,再加上之前施展了大神通,人与树与山合为一,镇元子还不能马上回五庄观,所以自紫霄宫离开后,却是直接回了不周山。

    镇元子的为人,经过此事之后,算是彻底得了云苏的信任。

    地书虽好,但为了避嫌,云苏甚至都没有留下来参悟一丝一毫,直接就还了他。

    归还地书之时,云苏也没有俗里俗气地大谈什么谢恩的话,有些事情,做就行了,无需多说。

    然后,真身便马上去闭关了,眼前还有比叙旧喝茶更重要的事情。

    结果没多久,镇元子好像心有所感,颇为不安地出了不周山。

    云苏自然察觉到了,但因为正有要事在身,又原本早就心有所感,就以分身为幌子,先是遇到了居心不良的冥河老祖,接着藏身在云彩之中,守株待兔。

    果然,没多久便等来了冥河老祖偷袭红云老祖,而后更是上演了螳螂捕蝉鲲鹏在后的一出大戏。

    在云苏看来,三人的道行,冥河老祖最高,其次是红云老祖,最后才是鲲鹏祖师。

    然而,真的动起手来,却又不是这般。

    冥河老祖修成了血海神通,隐隐压过红云老祖的红云神通一头,这个不让人意外,但那鲲鹏祖师化出真身,不惜拼着真身受创的风险也想要噙走红云老祖,一时间,红云老祖反而成了最弱的那一个。

    鲲鹏这种神兽,自然是皮厚肉糙,那血海和红云沾染到它身上,也不过是把极小一片腐蚀了,结果它连皮肉都不要了,直接脱落,一时间漫天都是它的血雨,但最危险的反而是红云老祖。

    因为这鲲鹏有一大神通,号称能吞天地,一旦被它从血海中找到一点缝隙,怕是当场就能吞了红云老祖,跑回妖族的大本营去。

    三人的打斗,虽然没有伤及洪荒大地,但却依然打的虚空破碎,打一路破坏一路,一点余波也将一些亘古神山耸入云霄的部分齐齐削断,化作齑粉。

    三人的实力虽然还远未到巅峰,就连这一次紫霄宫讲道的天大机缘都尚未消化吸收,但真打起来也是异常恐怖。

    哪怕是隔着无穷远的洪荒大地上,抬头见到这般恐怖景象,从普通生灵到太乙金仙,都被吓得静若寒蝉。

    “鲲鹏,念你成道不已,方才已经多有手下留情,你莫非真要与老夫作对!”

    冥河老祖气得哇哇叫!

    如果不是鲲鹏插手,现在他都已经裹挟着红云老祖回幽冥血海了。

    他也不是怕了这鲲鹏,实在是怕它一口吞了红云老祖,自己的诸般算计就全落空了,坏人坏事做尽,结果却为鲲鹏做了嫁衣。

    “冥河,别人怕你,老夫却不怕你,你若是再聒噪,今日便是拼得舍弃数个元会的道行,也要吞了你,一并擒回我妖族腹地。哈哈哈……”

    三人中,鲲鹏受伤最多,但局势最危险的是红云老祖,左右不逢源,气的上蹿下跳是冥河老祖。

    “啊!气煞吾也!”

    只听得冥河老祖一声怒吼,那当空血海中顿时跳出来一个道人,手中提着两把先天杀器,一时间,杀气,邪气,阴气,各种狠辣的气息传出来,却是两件大邪器。

    左手,乃为元屠。

    右手,却是阿鼻。

    这却已经是冥河老祖看家的法宝了,开天之时在那血海之中孕育出来的两件先天灵宝,都被这冥河老祖得了。

    然而,自从得了两大灵宝之后,他却是从未用过,一直作为压箱底的手段藏着掖着,今日眼看先天鸿蒙紫气近在咫尺,却极有可能为鲲鹏做了嫁衣,顿时惊怒交加,再也忍不住了。

    他倒不是怕去妖族腹地,只是一旦被这鲲鹏不惜代价,不惧重伤地吞了带去妖族腹地,自己跑的了,红云老祖是铁定要落入妖族的手中。

    红云老祖死不死,没人知道,但先天鸿蒙紫气肯定就归妖族了。

    一时间,红云老祖反倒是最轻松的,他只需要分心抵抗那漫天血海的镇压,同时小心被那鲲鹏自血海红云中探下来叼走,便能暂时自保。

    镇元子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诡异的画面。

    漫天的血海围困着一大片红云,而冥河老祖却化出了分身,提着元屠阿鼻二剑满天追杀鲲鹏。

    结果,鲲鹏速度极快,虽然偶尔被剑光擦到一点,但它的体型实在是太过巨大,一边漫天撒着血肉之雨,不时一个俯冲加速还能偷袭血海中的那一片红云。

    “红云道兄,吾来助你。”

    镇元子顶着地膜灵光,直接冲入了三人的战场之中。

    有地书的庇护,再加上深不可测的镇元子和红云老祖内外一起发力,直接就破开了血海,二人混合到了一起。

    “唉!镇元子道兄,你为何来了,此地凶险万分,你不该趟这浑水啊!”

    红云老祖见到是镇元子携带灵宝地书来救自己,不由又急又怕,自己轻信了冥河老祖,上了贼人的当,死了也是咎由自取,可如今把镇元子牵扯进来了,他才是真的怕了。

    他怕连累了镇元子,这位地仙之祖乃是他在洪荒天地间唯一的挚友。

    红云老祖是五庄观的常客,镇元子也是自开天辟地之后,便是红云洞的座上贵宾。

    “方才我心中惊悸莫名,掐算之下才知你有滔天大难,不得不来。”

    镇元子和上一次帮云苏一样,没有多说什么。

    不懂他镇元子的人,怕是早已腹诽不已,说他镇元子好管闲事,不知天数,不懂的明哲保身,先是插手了不周山和玉虚宫的事情,刚刚因为泥丸之约彻底化解了因果,脱了干系,现在又来救红云老祖。

    但懂镇元子的人,比如眼前的红云老祖,却是知道今日无论如何,这位道兄是不会退走的,只能两人一起走。

    危机关头,才显出神通高低。

    和那元始上人比,镇元子或许算不得什么,但此时场中的四人,却是以他道行最高。

    手中的防御至宝,虽然不是先天至宝,但恰恰足够克制冥河老祖的血海,以及鲲鹏有可能发起的偷袭。

    更令人意外的是,冥河老祖和鲲鹏真真是杀出真火了,两人都想要对方的命,结果打着打着,鲲鹏哪里敌得过拥有血海分身,左右手各提一把先天灵宝剑的冥河老祖,眼看就要成为开天辟地以来,第一只被人当众镇杀的鲲鹏时,却突发猝变。

    “嗡~”

    一声钟鸣,只见那鲲鹏真身也不再尝试吞了冥河老祖,反而吐出一物,冥河老祖原本刚刚提剑斩下了鲲鹏身上一块三千多里长的肉块,结果抬头一看,差点没当场气死。

    “东!皇!钟!”

    冥河老祖是完全没想到,东皇太一没来,怎么就把这东皇钟借给了鲲鹏。

    只见一座弥天神钟,泛着混沌灵光立在那鲲鹏的头顶,将他整个鲲鹏真身保护的滴水不漏。

    那神钟微微一声钟鸣,就好似传遍了亿万里,响彻云霄,由此可见此物的厉害。

    就连云苏也看的有些疑惑,照说这鲲鹏既然带来了东皇钟,就应该一开始就用,为何到最后快被那元屠阿鼻活生生斩了,才愿意祭出来,想来也是另有隐情。

    不过,冥河老祖仗着血海神通,以及血海分身,还有这元屠阿鼻二剑,暴露出来的超强战力,却是让云苏起了点心思。

    此人,还是要防备一二,不为自己,也为日后在洪荒大世界的友人或者弟子一类的。

    当一个人,又坏又强大还暂时无人能治他的时候,他行凶作恶起来是不会顾忌什么的。

    东皇钟一出,冥河老祖就知道没必要追着鲲鹏杀了,只要鲲鹏不露出破绽,这东皇钟一时半会儿怎么可能攻的破。

    而鲲鹏也不敢再肆意进攻,万一露出了破绽,东皇钟也不是万能之物。

    什么时候有破绽,比如鲲鹏如果要施展那吞天神通时,就有可能会露出破绽,所以,哪怕只是为了不出意外,而又能继续争夺先天鸿蒙紫气,它也不会仗着头上有乌龟壳一般的东皇钟,而肆无忌惮去对冥河老祖下手。

    两人的目标,又转向了镇元子和红云老祖。

    “镇元子道友,此事和你毫无关联,你又何必趟这浑水,就不怕血海淹了你五庄观,让你有家回不得,有门出不了家。”

    冥河老祖舍弃了浑身是伤的鲲鹏,开始追二人,如果说面对红云老祖,以及假设没有带来东皇钟的鲲鹏,他甚至有信心一个打两个的话,除非鲲鹏展翅逃走,那是真没办法。

    但面对这个地仙之祖镇元子,他是真有点心有余而力不足。

    然而,镇元子和红云老祖却根本不理他,踏入虚空就逃走了,冥河老祖和鲲鹏穷追不舍也纷纷追上去。

    二人逃遁之间,红云老祖对镇元子拱手道:

    “道兄,此番二贼穷追不舍,怕是要为五庄观添了大祸。下有冥河的血海围困,上有鲲鹏祖师,何况,这冥河背后有亿万血海修罗,那鲲鹏背后更有妖族……”

    红云老祖知道,镇元子如果不来蹚浑水,既有人参果树,又有地书,自保是戳戳有余的。

    但一旦插手进来,这些势在必得的恶人,一个发狠,围困了五庄观,炼化数个元会,最终即便地书在手,加上人参果树,也很难逃脱大难。

    红云老祖所言,镇元子如何不知道。

    这冥河老祖,一身是恶胆,让他去毁天灭地自然是不敢的,但围困五庄观是绝对敢做的。

    单打独斗,他并不惧他,但那冥河若是用血海神通围困五庄观,再耗费足够的时间炼化,便无计可施了,如果无人来助拳,便多半只能等死。

    可以说,如果按照红云老祖所言,确实是只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洪荒之大,却是连个藏身之处都没有。”

    在以身法和遁术见长的冥河老祖和鲲鹏面前,二人就算逃到洪荒星空深处去,也是甩不掉追兵的。

    “道兄,不如将我丢在红云洞,我闭关死守,你独自回五庄观,他二人目标不是你,想来不会和你做无谓的厮杀。”

    红云老祖自然是万般不想死的,如果现在有救命稻草一根丢给他,他也愿意抓住,但他却不愿意将镇元子当成救命之草,抓着一起沉没。

    镇元子摇头叹道:“天大地大,你那红云洞还不如我的五庄观呢,又能撑得了几时。”

    镇元子在脑海中细细思量,觉得天下间还是有个地方能逃得一命的,只是这件争夺先天鸿蒙紫气的大因果,他实在是不好厚着脸皮去麻烦对方。

    虽然心头曾经升起了那么一个想法,但镇元子还是抛下了。

    那位也是刚得了先天鸿蒙紫气,现在想来是最关键的时刻,正要闭关炼化参悟吧,如果此时带着这么大的因果上门去躲难,在他看来,实在是强人之难。

    “还是去我的五庄观,能躲得几时便是几时。也许等你参悟了那先天鸿蒙紫气,便会有所转机。”

    镇元子下定了决心。

    红云道人却是叹道:“道兄有所不知,自老师赐下了此宝,我便时时观想,却是毫无所得……”

    镇元子原本也就是找个说辞,没想到这老友还是那么坦诚,这下连他也不知道怎么劝了,总归依旧是带去五庄观,要死也死一起。

    若是让他看着红云老祖被二人中的任何一个擒走或者镇杀,都绝不是他愿意的,正如之前为不周山鸣不平一般,现在也是如此。

    这洪荒天地间,能令他鼎力相助之人,总共也就这么两位,也真真是赶巧了,就差是前后脚了。

    忽然,镇元子却是一怔。

    只见前方虚空中,一个青袍道人踏空而来,不是那不周山神主清风道人又是谁。

    他,来做什么。

    镇元子虽然知道这位清风道兄神通绝世,能和那元始上人斗法,但这一趟浑水牵扯到了血海和妖族两大势力,也许没有元始上人那么棘手,但却琐碎绵长,也绝不会有鸿钧老祖出来主持什么公道,惹上了就是天大的麻烦。

    “道友,这喝茶吃酒才到一半你便走了,倒是让我一通好找啊。”

    云苏的分身手中提着混沌神剑,脸上笑兮兮的样子,却是陡然间让冥河老祖和鲲鹏祖师吓得亡魂直冒。

    我X,怎么把这尊大神惹出来了。

    神特么的喝茶吃酒,谁出门找酒友茶友还带着先天至宝杀气腾腾的。

    那混沌神剑之前没出鞘显露神威也就罢了,玉虚宫那惊天一剑,连元始上人的道场都没躲过劫难,冥河老祖想了想自己的家底儿,暗道怕是躲在血海中都不安全。

    万一这位火气上来了,到了幽冥血海上空,就朝着下面来一剑,无边血海怕是连一分为二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枯竭了。

    鲲鹏祖师也是惊骇无比,倒不是说头顶东皇钟不够安全,而是借宝之时,妖皇便有话说,此事若是牵扯到其他的厉害大能者,他便要收回东皇钟。

    所以,此番出门,也是到了保命之时他才肯祭出东皇钟。

    否则,有了这防御至宝,他倒也未必就怕了谁。

    但如今,鲲鹏祖师自问,一旦和这位先前紫霄宫前的大红人,和元始上人打的最终只能立下泥丸之约的清风道人大打出手,怕是半路东皇钟就飞走了。

    而且,此人原本就和妖族女娲大神交情匪浅,一旦自己硬着头皮送上去让他杀,娲皇宫那位也不太可能因为自己和他翻脸。

    而且,别的不说,一旦没了东皇钟,别说冥河老祖的元屠阿鼻二剑鲲鹏祖师自问是吃不住的,这清风道人手中提着的那无名神剑,估计连擦着自己都能化作灰灰。

    相比玉虚宫,鲲鹏祖师觉得还是玉虚宫更硬亿万分。

    “呱!!”

    几乎是下意识地一个展翅高飞,鲲鹏祖师的真身便划破虚空,远遁而去,看的冥河老祖就差破口大骂了。

    背后下刀子捡便宜的时候,你比谁都精,比谁都阴险,如今遇到了硬茬子了,你倒是跑得比谁都快。

    “哈哈哈哈……这不是四师兄嘛,真是太巧了,又见面了,师弟真是无比想念师兄啊。”

    冥河老祖停下身形,不敢再追镇元子二人,心里已经想好了两三百种逃生之法,只是暂时还不敢乱动。

    那二人也是见状便靠了过去,有这救兵来了,事情自然就有转机了。

    云苏也是不提什么你居然敢追杀红云老祖这一类的废话,眼睛都看得见,有些因果是他可以抗的,有些因果还得红云老祖自己去抗。

    “相逢不如偶遇,我那不周山也大得很,不如大家就一起去喝杯水酒,秉烛夜谈如何。”

    云苏提起混沌神剑,淡淡笑道。

    “不了不了,本座最近正在辟谷,就不去打扰你们清谈了。”

    冥河老祖心中阴笑,喝杯酒水,怕是想镇杀老祖吧,虽然这只是一具分身,但这种丢脸皮的事情就算了,何况,万一惹毛了这三位,倒过来去攻打血海,炼化三五个元会,岂不是天降横祸。

    冥河老祖微微一拱手,嗖的一下就跑得没影儿了。

    追兵一去,三人便一起回了不周山。

    云苏真身闭关去了,分身倒是无碍,干脆在人参果树下设了宴席,款待镇元子和红云老祖。

    这一吃喝,便是三月之久。

    期间,云苏绝口不提先天鸿蒙紫气,也不谈论什么成圣契机,更不对红云道人做什么特殊关心,三人之间不是言必谈大道,就是聊些洪荒往事,或者如今的天地大事。

    倒是红云老祖,觉得云苏出手相助二人,好似欠下天大的因果人情一般,苦于囊中羞涩,拿不出什么够档次的谢礼,先是屡次三番谢过云苏救命之恩,最后甚至脱口而出,提出要将自己那一道先天鸿蒙紫气相赠云苏,以为回报。

    “红云道友,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出手相助,大多是看在镇元子道兄的份上,抛开紫霄宫前的一番缘分不提,便是朋友之友也不是外人。

    总之,贫道绝无半分觊觎先天鸿蒙紫气之心。你若是真想谢我,不如便将这份恩情记在镇元子道兄身上吧,日后此事万万不可再提。”

    云苏哪里会要他的先天鸿蒙紫气,虽然,他相信红云老祖此番被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又险些连累了镇元子,又惊又怕又怒之余,以他的秉性,真有可能做得出来这样的事情。

    但云苏是万万不会要的。

    所谓瓜田李下,如果不是有镇元子这层关系,他即便同情红云老祖,最多也就间接相助,毕竟此事因果很大,而且还特别容易落人口实。

    尤其是冥河老祖,鲲鹏祖师这种狗辈,一旦出去嚼舌根,说一句什么“那不周山的清风道人也不过是虚伪小人一个,吾等是明抢,他却是暗夺”,那真是跳进大海都洗不干净。

    “这偌大的不周山,虽然未必护得了洪荒亿亿万生灵,但茅屋三两间,却是可以为你二人留出来的。若是不嫌弃,倒可以多住些时日,也好躲开一些麻烦。”

    最后,云苏以一杯酒谢过镇元子援护之恩,宴席才算结束,也算是开口留了客。

    红云老祖却觉得继续麻烦这位四师兄,让不周山沾惹因果心里过意不去,执意要回红云洞,最终却被镇元子劝下来了。

    经过反复商量,二人最终带着地书和人参果树回了五庄观,没有了冥河老祖和鲲鹏祖师的穷追不舍,有两大宝贝在身的五庄观,还是足够安全的。

    云苏送走了二人,心头好似见到了一些天机,却是不由叹道:“本欲留你,奈何你却要走。”

    此事了了,云苏便将全部心思放在了闭关上。

    承蒙鸿钧老祖赐下的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云苏可以完成一件天大的心愿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