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修仙从长生不老开始

第二百五十六章 ?夺成圣之机
336268 268 268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还道是谁,原来是冥河师弟,真巧啊。”

    云苏停下身形,面带淡笑地望着这位满脸洋溢着青春和热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让人感受到如沐春风般虚伪的冥河师弟,不由暗忖,贫道还是帅了点,怎么总招惹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

    冥河老祖原本酝酿了好大一会儿工夫才武装起来的温馨笑容,瞬间就冷了三分。

    真巧?!

    我XXXX你!

    刚刚才在紫霄宫前听完老师讲道,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你就来了一句真巧,若不是你先称呼了一句师弟,本座还以为你不认识我呢。

    冥河老祖好不容易把一脸笑容补全了,这才笑着道:

    “早就听说师兄在不周山立了道场,乃是冠绝当世之洞天福地,实在是可喜可贺的大事啊。

    可惜先前师弟苦于闭关脱不开身,现在倒是略备了薄礼,想上门去见识见识师兄道场的恢弘大气。”

    冥河老祖摆出一副谦卑恭顺的模样,舔着脸说道。

    云苏哈哈一笑,忽然伸手拉住了冥河老祖的手,左手拖住,右手狠狠地拍了两下,掌心中混合了一些混沌秘法外加天残剑势的门道,一巴掌派下来去,差点没当场将冥河老祖这一只手拍成齑粉,面上却是笑道:

    “不愧是冥河师弟,倒是与师兄想到一起去了。师兄也正好早就对你那亿万里血海闻名已久,今日我们先游不周山,再去你那血海中饮酒作乐,谈经论道,不醉不休。”

    “……”

    冥河老祖痛的差点龇牙咧嘴,暗道这厮定是在刚才的紫霄宫最后一场讲道中收获匪浅,以自己在血海中凝聚的神体,居然差点被他一巴掌拍成了齑粉。

    尤其是听到云苏这热情洋溢,拉着手不放的寒暄,实在是有点受不了这位师兄的风格,本座好不容易才拿出来的一脸笑容,怎么遇到了你,你比本座更热情。

    他哪里敢让这位不久之前才一剑斩塌了玉虚宫的四师兄去什么血海,万一出点问题,紫霄宫那位老师可不会管,血海被一剑斩枯竭了,都没地方哭去。

    就算不出问题,万一被这位师兄使点坏,在自己心中,那洪荒天地间最最安全的无边血海就彻底不安全了。

    当然,他想去不周山,自然也是没安了好心。

    云苏看破不说破,你敢去不周山,贫道就敢热情洋溢地去你血海做客,贫道保证不主动出手害你,但你要是算计贫道,那就是你自己找罪受了。

    “既然如此,那师兄慢走,日后有空再去拜访。”

    “……”

    云苏看着几乎落荒而逃的冥河老祖,摇头轻笑一声。

    这厮真是有人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也不知道今日会有哪些在紫霄宫前听道的大能要遭殃了。

    不过,云苏倒是对他提起了一丝警惕,如果说洪荒天地间谁最阴险的话,此人怕是稳妥能排进前十。

    自己才和玉虚宫那位做过一场,毁了玉虚宫,再当着洪荒近万大能的面,立下了泥丸之约,换作别人,别说对自己敬而远之,视若瘟神,至少也忌惮无比。

    结果这厮倒好,一开口就是要去不周山作客,到时候做点什么手脚,以云苏此时的神通手段,还是有点防不胜防的。

    说句难听的话,这冥河老祖,换了一般的洪荒大能,就连靠他近了,和他说句话都有性命之危。

    别看这刚刚出了紫霄宫,就热情洋溢来打招呼了,实际上真身应该早就回转血海,眼前的不过是分身罢了。

    巧的是,云苏这也是分身。真身先行一步,早就回了不周山。

    这次紫霄宫的毕业典礼上,云苏俨然成了最大的赢家之一。

    如果不考虑那实际上对他没有什么强制性约束力,只有道德约束力的泥丸之约以外,先是得了一道先天鸿蒙紫气,只要自己不作死,成不成圣是另说,至少这个天大的契机,鸿钧老祖是给他了。

    然后,又得了一件先天一炁混元紫霄神符。

    除此之外,还补全了之前逃掉的所有课程,谁能想到,鸿钧老祖居然从头到尾又给这些不成器,一上课就睡得跟猪一样的弟子们重新讲了一遍。

    别人睡得香甜,倒是便宜了云苏。

    最关键的是,无论是这最后一场紫霄宫毕业级讲道,还是先天鸿蒙紫气和那先天神符,都不是长生仙令对应的大机缘,而是纯粹靠他自己在这洪荒世界折腾出来的。

    有时候,人总是抱怨,为什么别人屁股正,生下来就是锦衣玉食,为什么别人生下来就是美人胚子,或者云苏这样的帅哥架子,说来说去,一步先,步步先,一旦失了先机,除了删除人生重新来过,在洪荒这般出身极为重要的世界,往往一个出身就决定了太多东西了。

    云苏心头一动,察觉到了了一些端倪,便借助化血神通隐身于一片云雾之后。

    这一门神通,最是擅长隐匿身形和遁走变化,之前和元始上人做过一场时,已经在洪荒露出了端倪,所以,云苏不想让同样精通变化遁术之道的冥河老祖上门,冥河老祖更是一听这位便宜四师兄要去拜访血海,扭头就走了。

    按照洪荒太阳的运转来纪年的话,足足五年之后,云苏终于见到一个红脸道人飘然而来,不是那得了先天鸿蒙紫气的红云老祖又是谁。

    这五年之中,陆陆续续有人从混沌中出来,过去一个云苏数一个,再推衍一番,发现依然有两人没有踪迹。

    这红云老祖,便是其中之一。

    如果说镇元子的性格,偏无为清净的话,这红云老祖确实如同传说中那样,是真正的老好人。

    但是,上次广成子去请他到不周山一趟,想夺葫芦,他却没有答应,从这点上,虽然此事因果已经斩断,彻底成为了过去,但云苏对他的感观却不坏。

    不过,他的分身特意留在后面,倒不是为了帮这红云老祖。

    红云老祖是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得到一道先天鸿蒙紫气。

    相比起另外几人,个个不是来头大的吓人,就是本身实力强的逆天,神通通玄,来去无踪,那几个先天鸿蒙紫气得主,都是令无数洪荒大能忌惮不已,甚至可以说惹不起的。

    唯独红云老祖,相对来说底蕴最浅,手头也没什么特别强大的法宝,虽然功法有些看头,但能去紫霄宫听道的,谁又弱了。

    相比那些目中无人的洪荒大能们,红云老祖是心头有数的。排名靠后的许多人,他或许不惧,也能轻易斩杀,但一旦人数多了,怕是也会被围攻而死。

    至于实力靠前的那些个大能,红云老祖更是心里没底。

    鸿钧老祖虽然出手惩罚了那位四师兄和二师兄元始上人,但红云老祖相信,便是自己刚出了混沌就被人杀了,也绝对不会有人为自己主持公道,更别说那位大道无为的老师了。

    所以,紫霄宫讲道结束,众人散去时,红云老祖故意留在后面,躲在混沌深处,化作一片先天红云等大家先走。

    比拼速度,红云老祖丝毫都不占优,光是他自己知晓的,速度比他快的就有不下数十人。

    如果先走一步,一旦被人逮住了踪迹,一路追随而去,他是无法逃脱的。

    果然,从一开始,便有人借故有事,在紫霄宫附近拖延不走,说得好听点是想瞻仰紫霄宫,怕这一走,下次就没寄回来多看几眼了。

    但明眼人,尤其是老实巴交的红云老祖却感觉到了一股如芒在背。

    这一等便是五年。

    期间,有人故意拖延不走,有人走了又回,最终等待所有人都离去了,红云老祖小心试探了一番后,这才飘然出了混沌,打定主意马上就回红云洞。

    “师兄,请留步。”

    结果,还没动身,就听到了一声喊。

    红云老祖回头看时,却见到是冥河老祖,心头就有些愁苦。

    此番千等万等,五年过去了,谁能想到,刚出了混沌便遇到了这个幽冥血海中的大能。

    红云老祖面色疾苦,当即就想离开,但终究是抹不开面子,正要踏入虚空的步伐微微一顿,就停了下来。

    这一停不得了,红云老祖刚刚转身,就见到漫天血海铺天盖地朝自己涌来。

    任他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冥河老祖为何说动手就动手。

    在他的想象中,大家刚刚在紫霄宫听完最后一场大道,多少还有些师兄弟情分,不然他也不会停下脚步,一步踏入虚空,冥河老祖也未必追得上。

    而到了那红云洞,自然有诸多禁法庇护,光是一个冥河老祖自然是无法攻破的。

    就是这一回头,这一停留,就惹上了大祸。

    在红云老祖看来,好歹也是同门师兄弟,他原本真以为这冥河老祖是唤他有事,谁能想到,刚出了混沌就翻脸不认人,这个血海大能直接朝自己出手。

    那一瞬间,自开天辟地以来,红云老祖第一次感受到了身死的危机。

    漫天的血海,铺天盖地的倾倒下来,眼看就要淹没红云老祖。

    一旦被那冥河老祖衍化的血海神通淹没了,红云老祖就成了血海中的养分,不说先天鸿蒙紫气,或者身上的什么宝物,光是这先天生灵,一旦拿去滋养了血海,就能让冥河老祖的实力大增。

    可怜红云老祖,是想破了头也没想到,就听你一句话师兄请留步,就惹来了这么大的祸端。

    不过,红云老祖终究是先天生灵,紫霄宫的大道他一场都没缺席过,只见他张嘴一喷,便是漫天的滚滚红云,遮天蔽日,和那血海对峙起来。

    “师兄,你这是何意?”

    冥河老祖惊讶的声音在那血海之中响起,一副大为讶异的样子。

    红云老祖只觉得压力巨大,却是闷声道:“冥河,我与你无冤无仇,今日为何偷袭。”

    “偷袭?哈哈哈……师兄,你言重了,我不过是想和师兄切磋一下神通秘法,师兄若是不愿意在这里交流大道,那便去师弟的血海中小憩一些时日,也好携手共论大道。”

    冥河老祖大声笑道,那漫天的血海就好似是无边大海被人一口气带上了高空,他以血海演化的本命神通确实威力无穷,红云老祖靠着一朵本命先天红云一个照面就已经落了下风。

    那红云之中,只见到宝光乍现,却是红云老祖在用灵宝攻打血海,却不知是先天灵宝还是后天灵宝,看起来威力不够,对那血海发起的攻击,效果不大。

    “难道,今日便要陨落在这里……”

    红云老祖得了那先天鸿蒙紫气时,心头自然是高兴万分,区区八道鸿蒙紫气,自己便得了一道,这说明福缘深厚。

    近万洪荒大能,其中不乏强大至极的先天生灵,可即便如此,也只有八人得了这天大的机缘。

    另外七人,在红云老祖看来都是天命所归,唯独自己,得了这成圣契机,还是有些忐忑的。

    结果,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躲了足足五年,刚出混沌就被这冥河老祖偷袭了。

    “啾~!!”

    然而,正在此时,一声神鸟的叫声,划破了这一方天地,只见一只遮天蔽日的鲲鹏神鸟,须臾间便从天际到了近前。

    “鲲鹏!”

    冥河老祖见状,却是不有大恨。

    来者正是妖族一代大能,也是紫霄宫前听道客的鲲鹏祖师。

    冥河老祖与这鲲鹏祖师向来不对付,今日好不容易蛰伏到此时,终于逮到了天赐良机,眼看就能擒了红云老祖,连人带那先天鸿蒙紫气一起回血海之中。

    结果,没想到却是老对头来了。

    “啾!!”

    然而,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鲲鹏祖师显出鲲鹏真身,却不攻击冥河老祖,反而伸出那比一般的先天灵宝还坚硬的巨大喙部,忍着恶心和痛苦,一口啄破血海,眼看就要叼走那一片先天红云。

    “好你个鲲鹏,居然想在老祖手下夺食!!”

    冥河老祖大怒,也顾不上去镇压红云老祖,大半的血海朝着鲲鹏就卷了过去,逼得它展翅高飞,惊退百万里。

    一时间,冥河老祖偷袭红云老祖的单打独斗,变成了三人混战。

    但冥河老祖却是又惊又怒,毕竟来的人是妖族大能,谁知道是这鲲鹏自作主张要来夺先天鸿蒙紫气,还是妖族对此物起了念头。

    如果是后者,冥河老祖自认为只有逃命的份。

    然而,几个回合下来,却不见妖族的其他人出现,倒是有几个不太成气候的大能在远远窥探,结果不久就被三人的惊天争斗吓走了。

    当然,相比起之前,云苏和元始上人的那一场争斗,这三人的争斗还是规模小太多太多了,完全不成比例。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没人来救,今日红云老祖必死无疑,先天鸿蒙紫气还没有焐热乎……”

    云苏在暗中窥见了这一切,慨叹道,他并没有急着出手,这夺人先天鸿蒙紫气的因果也不小,说小了,是洪荒仇杀,说大点,妥妥的争夺成圣之机。

    然而,下一刻,和他所料不差的是,终于有一人远远赶来。

    “他,还是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