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剑颂

第七百八十章 穆天子
399319 775 77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这世间本就没有关尹子,他就是太上的周代身份,这是没有错误的,但是在这方世界之中,没有这个人....

    这正是矛盾之所在也!

    真正的青史之中,没有关尹子,但是这个身份却又确实真正的存在于这个世间!

    世人问老聃西出函谷见到了谁?

    然而他是谁,是秦国的官员,但是他的生平呢,他侍奉于哪位秦王?

    秦国的史书中没有他的名字。

    列国的史书中都没有,但这个身份是存在的。

    但这个人是假的,是不存在的。

    众生的身边,有一位看不见,摸不着,不曾与其相遇,亦不能与其相知的“人”。

    没有妻子,没有儿子,没有后人,没有先人,没有来处!

    “凭空出现的...也就是说....”

    太上的这种力量,比起钧天道尊以青史插入青史,幻化周穆王,又加上各种算计的手段,把晋国扯裂.....要高明太多了。

    只是太上存在于这个世间,这个世间就有他的身份,但是这个身份所对应的人,是永远都不存在的。

    世人思考老聃出函谷见到了谁,他们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或许有一个近道者突然说是关尹子,于是大家就思考,这个名字是谁?

    然而,甚至连这个关尹子的名字,都是太上告诉这个人的。

    于是太上的脉络就开始发挥作用,他进入世间的力量会帮助这些思考的人,补全关于“关尹子”的身份。

    他们慢慢就记得了,或许左边的人恍然大悟,说了他的出身,右边的人指指点点,说了他的妻子是谁。

    但这个人呢?

    这些思考的人们又去思考,最后得出结果,会说:“啊,他大约是真的死了吧。”

    而那些被他们脑补出来的妻子,先人们呢?

    自然也是不存在的,因为只要他们不去思考关尹子这个身份,那些和关尹子有关系的,虚假的人物,也就不会存在于人的思考与意志之中。

    就像是一转头,你开始忙碌,你看着路边,或许那里有一个明显的石头,于是你就看着石头,但事实上,除了石头之外,还有尘埃,或许你眼尖,可以看见石头又看见尘埃,但是你的主观记忆,回忆的是石头而不是尘埃。

    他们“记得”关尹子,但转头又忘了。

    太上的力量,是影响认知的力量,不同于如今出现的所有仙人!

    “这岂不是说,太上在周代,在商,在夏,可以是任何一个人么?神鬼都不能知道其中的异常,太上与道同在,与世间的认知同驻,真实的身份,虚假的人。”

    “真是可怕啊,与世间万物混同为流俗!”

    不仅仅是程知远觉得太上的这种力量可怕,吴王夫差同样觉得很可怕,哪怕他是太上座下。

    太上即使不出手,也有这种力量影响,太上忘情,或许并非一句空话。

    程知远问吴王:“二剑之后,太上感觉如何?”

    吴王夫差笑了:“那或许只有太上知道了。”

    夕阳西垂,赤如丹火,那片耀眼的红阳,将整片天地都染成赤色!

    看来太上,很满意。

    穷桑之野上,吴王夫差背起蓑衣行囊,天边,他的那只鱼鹰飞来落在他的肩上。

    “我们还有再见之日,下一次再见,就是真正在太上座前。”

    夫差是如此说的,程知远则是道:“仙人渔父,当年和屈子对话的那个,也是你么?”

    “是我....当然是我,天下的任何一个地方的渔父,都可能是我。”

    “你是仙人,却不在南华真君的座下,而在太上座前?”

    “太上啊....你这样说,让我很尴尬,太上收我入座,但我用的确实还是真君的仙法,只是因为太上还达不到真君那么高罢了。”

    “等到什么时候,太上真正忘情,忘记世间,那他也就超越了真君了,南华真君是一种象征,超越他,意味着从真实与梦幻中醒来,不可能与他平齐。”

    程知远:“不可与他平齐,我也隐隐有这种感觉。”

    “素王玄圣,他们是道之阴阳,是真实与虚假,是至广与至高,但却又显得不那么真实....这就是离坚白之后的妙处了吗。”

    “所以看来,太上其实也已经达到了这个世间最高的地方了....百尺竿头,却不能更进一步。”

    ————

    从穷桑之野出来,程知远忽然感觉到一阵巨大的空虚感。

    想要得到的问题,也得到了回应,按照道理来说,接下来应该准备锁死天门,是人间的仙道与天界的仙人们进行交手的事情了.....这关乎到大道之争,更关乎到天人之理,但是人间的仙人们都自有主张,而天界的仙人们却注视了世间很久。

    为道而死,朝闻道而夕可死矣。

    当然,还有龙渊中,那些疯狂躁动的人王们...还有不知何时会为祸世间的武王姬发。

    但是现在,太上的突然出现,让程知远的心思开始乱了。

    太上——道家。

    这是当初姬发所说道家,也是世间唯一一个说出道家二字的人。

    仙人或许并不是道家,而真正的道家,也只有太上一人。

    天第六人之中,能知吉凶的道人,却不属于道家。

    或许天界的仙人们,此时的心情同样如海中的波涛般起伏,对于他们来说,或许失去了数百上千年的某种情绪波动,在听到太上的时候,都重新的跳跃起来了....

    “突然失去了目标,诅咒不能破解,天下注定失落,仙人们各有主张,列国的争斗也不能制止,这一路走过来,除了看似变得强大了,但事实上我距离大道还是那么远.....”

    “除去抹掉了匈奴人,打开了尘封的一段青史之外,我似乎没有做什么.....”

    “有些人修行为了长生,有些人修行为了看一看远方的风景,有些人为了大道离坚白,有些人...譬如我,只是为了家。”

    “家国天下,家在第一,小家,国家,天下大家....龙素的青史,是我需要保护的东西,这是我第二次在此开口了.....”

    “庸碌啊,最后发现是徒劳,这或许就是我现在的心情吧!所以智叟与愚公的区别,就在于此了!”

    程知远忽然心灵中尘埃扫开,明悟了此时的情况。

    在很久以前的记忆中,程知远还记得一个人....

    现在,在迷茫的时候,或许是该去试一试,能不能见到他,然后请教他了。

    钧天道尊说周穆王消失了,跑掉了,但是钧天道尊对外是说他把周穆王抹掉了,毕竟那是他的投影化身,自己跑了,那说出去,他便没有了面子。

    但是程知远是见过的。

    于是,就在红阳落下去的时候,在穷桑之野的外面,程知远放开手掌。

    小黄蛇突兀的从手掌中幻化而出,仰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程知远。

    “赔钱货,如果周穆王是钧天道尊幻化的青史人物,是钧天的影子,那么你,又是什么东西呢?”

    “从第一次你进入我的梦中,来到另外一片青史的时候,就该知道,你不是凡物....我本以为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天子信物....”

    “带我去见周穆王吧.....”

    小黄蛇愣了愣,而后身躯虚幻起来,下一瞬间,天地回风!

    那风中,走出了一个人影,正是周穆王!

    “青龙死后分出四龙,升龙在山,夔震于粟陆;飞龙在天,神吼于朱襄;降龙在野,世幻于混沌;潜龙在渊,寂灭于昊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