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灵幻桃花坞

第六章 桃花庵 自赞悟道
512741 95 9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苏亦星在桃花庄内过着一段清闲悠适的隐士生活,大道基本已成,去留只是个时间问题。!QUAnbeN!也难以撇下这些大小老婆们独自仙去,他的内心之中一直在犹豫着,在穿梭时空时因各种不定的因素会有一些误差,一个小小的失误就是相差时间几十年至上百年不等,所以他要是穿梭出去了再回来看看时,很有可能就物是人非,见不到她们了。当然这里面还有他的技术问题,毕竟是初学乍练的嘛。

  外面江山已经换主了,已经没有几个人能够想起他这位“钦赐布衣见官大一级”的封公子了。武宗皇帝朱厚照没有后代,他死后,按照“兄终弟及”的祖训,遗诏堂弟朱厚璁继位,更年号为“嘉靖”。新皇上任也是三把火,大搞运动,为了名正言顺,他的“追尊私亲”运动已经波及朝野,二百多名文武官员受到了冲击。苏亦星的肉身老子也受到了影响,被削职罢官,此时正在南归的途中。

  而那位被朱厚照罢官归田的费宏大学士却格外是受到了嘉靖皇帝的垂青,不但是官复原职,还加上了太子少保等几项官衔,比起前朝更是威风八面。苏亦星为了小妹的婚事,曾与肉身老爹通过几次信函,解说过了两家订亲之事,在年前他也亲自送小妹与费云霖完婚了,总算是还了这一桩子情债了。这桩子亲事的好处还是在于苏亦星走后不会有人来欺侮他们封家,这是苏亦星早就筹划好的事。(首发@(域名请记住_三
  苏亦星回到老家后一直也没有见到唐寅,问过张灵,张灵说也只是匆匆忙忙见了一面后,唐寅便又出门游历去了,也不知在哪个名山大川之中。张灵的婚姻比较美满,历尽了苦寒之后方得梅香扑鼻,已经生育了二个小孩子了,只是家境一直不裕,日子过得紧巴巴地。苏亦星看在眼里,心道彼此总是一场好朋友,得想法子让他过得好一些才是,便出资让他开一家小当铺,好好地营生;可那张灵不是个经商的料,不想做,说终日里望着这些阿堵物会让人灵感全失,变成一个俗世愚钝之辈,这让苏亦星真是哭笑不得,最后与崔小姐一起商量着把她的老父崔文博请来了苏州帮着打理着店铺,总算是解决了张灵的温饱问题,年底结余下来还有得多一些,算是不错了。

  这一天,苏亦星正与娄妃两人在禁区花圃的凉亭里喝着茶,闲聊着。说是禁区,可是比起前几年来要松宽得许多了,现在是新朝皇帝当家了,那好几年前的事再也没有人有兴趣再提了。娄妃的儿子也请了一位私塾老学究在家里面开读,那四哥也很聪明,苏亦星只是让他读一些杂经诗词歌赋之类的东西,因为他是不可能去博取功名的,所以读那些八股文有害无益。娄妃对现在的日子过得也算满意,空闲下来作诗画画,还念念经书,敲点儿木鱼,祈求来世,祈求那还在高墙之中的儿子能够幸存下来,不被新皇朱厚璁毒死。

  “听相公这么说,新皇好象在清剿朝内那些不听话的,不太牢靠的文武大臣呢。”娄妃放下了茶杯说道。

  苏亦星回答道:“很正常的,每个皇帝都是如此的,要巩固自已的位置,势必要作些惊人之举,每朝每代都是如此的,阶级斗争是必然的,也算是正常,只要不涉及到平民百姓的生活就行了。。。。。。不过这家伙也有些糊涂呢,以后会沉迷于道学,轻信奸贼严嵩。。。。。。哦,不好说得。。。。。。”苏亦星又不小心说漏了嘴,一脚踩刹车了。

  娄妃脸色一变,小心翼翼地问道:“相公真的不是凡人?知道未来之事。。。。。。”

  苏亦星笑道:“是知道一点,只是不能说,悄悄露一点点可能没事的。。。。。。”

  娄妃理解地点点头道:“我早就有点数了,只是没想到相公这么地不凡,我在想,相公这些日子来所做的事,好象要远行了?。。。。。。”

  苏亦星挨过身子搂住了娄妃,在她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叹息道:“世上没有不散之宴席呀,我要走了,可能会回来,可能回来之时已经过了几十年了,也可能会过了一百年。。。。。。唉,现在也没个数呵。。。。。。”

  娄妃脸上流下了二行清泪,呜咽道:“相公一走的话,妾身以后的日子不知会怎么样呢?”娄妃在苏亦星面前是第一次自称妾身。

  “唉,人生如梦,世事难料呵。。。。。。”苏亦星长吁道。

  娄妃把头埋进苏亦星的怀中,轻声道:“相公既是神仙,那不也可以渡为妾的吗?让妾身跟你一块儿走吧,我不想留在这浊世间。。。。。。”

  “难呀,不是那么容易的一桩子事情呢。。。。。。不过我可以寻一些延缓衰老的药物来让你们几个服用,再教你们一些功法练习,可能会有所成也未知呢,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娄妃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搂住了苏亦星。

  小婢霜儿进来禀报,说张灵在外面求见。

  苏亦星见张灵头上还在冒着汗珠,轻笑道:“什么事呀,这么急急的?”

  张灵抹了下汗回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老唐回家了好多天了,我也是刚才得知,所以就跑过来了。”

  苏亦星奇怪道:“怎么回事呀,咱们又没有哪里得罪他啊,这回来了好多天也不打个招呼呢,不对路子,走,去看看。”

  两人坐上了马车,不一会儿便到了唐寅的家门口了。

  推开院门进入里面,没有见到唐寅,他的老婆在院内树荫之下做着针线活儿。

  张灵向她施礼道:“大嫂近来可好?唐兄呢?听说他回来许久了,怎么也不来见见好弟兄,老朋友们啊?”

  唐寅老婆只是略略地抬了下头,继续做着手中的活儿,悄隔了一会儿才回道:“哦,你问的可是那唐疯子吗?你到后面空地上去找他吧。”

  张灵及苏亦星二人均是摇头纳闷,搞不清唐大嫂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肯定是唐寅有了什么变化才这样子的。二人转到了后院,只见一座新盖的小屋紧靠着一片桃树林畔,小屋青砖黑瓦,式样简朴古典,大有一派出尘之意。

  小屋的大门向外敞开着,唐寅从里面笑眯眯地迎了出来,向张灵及苏亦星二人拱手作揖道:“难得二位施主有空光临我的桃花庵呢,有缘有缘呀,哈哈。。。。。。”

  张灵赶紧几步上前摸了下唐寅的额头,疑惑地说道:“施主?没发烧啊?。。。。。。”

  唐寅挥手啐道:“小子你当我神经病吗?”

  张灵笑道:“这句话才对呢,才象是唐兄说的。你老兄回家了还不来看望一下老朋友们,整天地在这里装神弄鬼的做什么啊?搞什么桃花庵哩?。。。。。。这庵向来是女居士们所名,你老兄是堂堂正正的大男人,搞什么啊?”

  “谁说这庵只可以是女居士可用?我唐寅。。。。。。”

  “有话等下再说吧,走了这许多的路,也不请我们进去喝口清茶吗?”苏亦星插嘴道。

  “这到也是的,封兄张弟里面请。。。。。。”

  “不对。”张灵开口道:“老唐的脑子坏了,怎么叫小封为兄呢,这里他最小呢。。。。。。”

  唐寅笑道:“你小子不懂的,这些只有我与封兄才知道,呵呵,请吧。”

  小屋不大,布置却很独特,器具大都是用竹子做成的,韵味很浓,让人有一种身处大自然中的舒适感觉。

  张灵轻抿了一口茶,赞道:“这里真不错,不过看来你老兄是常住这里了,撇下了老婆在前面独自生活,怪不得大嫂对我们如此地不客气呢。”

  唐寅尴尬地笑道:“你别理她,她老是在骂我疯子呢。。。。。。”

  苏亦星正在对着那面墙上新写的一首诗在观赏呢,脱口笑道:“好诗,可比得陶老的意景。。。。。。”

  张灵闻言回过头来,只见墙上挂的一首诗,墨迹未干呢,上面写着: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

  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车尘马后富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

  若将富贵比贫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贫**车马,他得驱使我得闲;

  世人笑我忒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底下的落款是:六如居士。

  “好诗,老唐什么时候悟透了,成了桃花仙了?”张灵讥讽道。

  “这个你最好是问封兄弟了,是他点化我的。。。。。。”唐寅回道。

  张灵回过头向苏亦星问道:“有这事?。。。。。。”

  苏亦星苦笑道:“有那么一点点的意思,只是没有想到老唐还真当成回事了,未想到这家伙而今缩在这蜗牛屋里不出来,那如何生活呀?那陶渊明还种些菊花采来卖掉换钱呢,老唐怎么办啊?”

  唐寅笑道:“不劳封兄费心,我既可以作画卖钱,也可以收桃卖钱啊。”

  张灵叹息道:“也搞不清你们俩这里面的什么花样筋呢,不过,只要老唐继续能喝酒就行了。”

  “不错,这话有理。小张你把这个拿去交给唐大嫂吧,让他给弄些酒菜来,咱们弟兄三个今天好好地喝一顿酒。”苏亦星说罢递给了张灵一大锭银子,足足有五十两纹银。

  张灵喜道:“还是封兄有理,这话再好听也比不上银子的声音好听呢,呵呵。”说罢便出门到前面去了。

  唐寅向苏亦星揖手道:“又让封兄破费了,不好意思。”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钱财身外物,自家兄弟有通财之宜嘛。”苏亦星说罢从袖中又掏出了二张银票,面额都是二百两的,十足兑现,不抽厘金。塞进了唐寅的手中,笑道:“拿着吧,哄哄老婆也好的,你可以这么过,你的老婆可要生活呀。”

  唐寅轻叹一声,收进了怀中,说道:“想我唐寅也算是有些仙缘,所以才能结识你老兄。。。。。。自从知道了你的事情后,我的心中一直就泛起了出世之意,只是苦于不知方法,所以出外云游了几年才回来。。。。。。”

  “哦,原来如此。唐兄兜了这一大***也该知道了佛在心中,佛可以纳大千世界于芥子之中啊。。。。。。不必拘泥于何种形式呵。”

  “是啊,我是知道了,悟通了,才回来盖了这个小屋的。”x33小说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33xs.com/

  张灵兴奋地进来报说:“阿堵物果然是好东西啊,大嫂说马上就有好酒好菜送来呢。”

  唐寅苏亦星二人对望一眼,大笑起来。张灵也跟着笑道:“我们这一顿花费不过几钱银子而已,那剩下的当然归了大嫂了,所以她乐啊。”

  苏亦星笑道:“开心就好,图个太平,大家开心啦。”

  真的不一会儿,唐大嫂笑眯眯地提着二个食盒进来了,态度与先前大为不同。

  这三个好朋友边聊边喝着酒,唐寅也说些这几年在外面的游方掌故。张灵问道:“你那跟班小和尚到哪里去了?”

  “早跑了,说是要回常州老家守着他那老婆过日子呢。其实这家伙的老家到底在哪里他自已恐怕也不知道呢。”唐寅回答道。

  苏亦星抚掌笑道:“我早知这小子产守不住寂寞的了,他这鬼话也没人信呢。”

  张灵喝着酒忽然“咦”的一声道:“老唐,你这首诗是个什么意思啊?小弟也算是才高九斗了,怎么就是搞不清这里面的含意呢?”

  张灵这么一说,苏亦星也抬头看起了挂在那墙角边的一幅行书,看来唐寅把它很当作一回事,裱糊装帧好了,字很漂亮,上面写着:

  “我问你是谁?你原来是我。

  我本不认识你,你却认得我。

  噫!我却少不得你,你却少得我。

  你我百年之后,有你没了我。”

  落款是:六如居士自赞。上面还了唐寅的许多闲章,看来是唐寅比较重要的一幅字画了。

  张灵抓着头皮摇头道:“难理解,有些装神弄鬼之感。。。。。。”

  唐寅笑道:“此意目前只是封兄弟知道,别人是难以明了这诗的意思喽。”

  张灵把目光转到了苏亦星的身上,在等候他的回答。苏亦星无奈地回道:“说来你也不信,这是老唐这几年修练所得,悟出几百年后,外人传言中的唐寅唐伯虎的一些事迹,与现在这真实的唐寅完全不同了,起码也是走样了许多。。。。。。所以才有老唐这首诗中的‘你我百年之后,有你没了我。’这句话呢。。。。。。”

  张灵跳了起来,惊叫道:“真有此事?这么玄啊?。。。。。。”

  张灵见二人脸上的神色不象是在说假话,发了好一会儿怔才叹道:“我有些明白了,是封老弟所说的吧?封老弟在酒后昏迷醒来以后。。。。。。所作所为,根本就不是封德铭了。。。。。。”

  苏亦星心中一惊,暗道:“这张灵果然也不是凡辈呢,悟性如此之好。”

  张灵接着说道:“我记起了你当初一见到老唐就在问他关于什么秋香之事,什么“三笑姻缘”之类的,原来。。。。。。”

  苏亦星摆手止住张灵道:“知道就好了,何必出口呢,言泄天机,会不祥的。。。。。。”

  张灵一本正经地点头回道:“好,兄弟之间你明白我明白就行了。来,干一杯,管它世间风云变幻如何,我自一壶浊酒向天歌。。。。。。”

  “是呀,有缘无缘,色空之间,六道轮回,只要心中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呢?喝!”苏亦星先自干了杯中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