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灵幻桃花坞

第五章 水惊魂 顽帝归位
512739 93 9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扬州知府衙门前的广场上搭建了一座比赛擂台,将知府与太监吴经两人忙得汗流浃背,这几天根本就没有空再动其它的歪脑筋了;城里面的客栈也顿时暴满起来,附近四省八邻的文人举子们兴高采烈地蜂拥而至,都想着要一举夺魁,名利美女齐收。,QUAnbEN,

  朱厚照这几天也跟着出谋画策地帮着一起布置张罗,到了晚上这家伙则常常一个人溜出去,也不带江彬一起出去,好在没有多久府衙里便知道了他的去处,让侍卫们小心翼翼地在外面守卫着,以防不测。

  苏亦星则在将知府的庄园里苦练着仙姑给他的功课,没办法呀,想要尽快地穿梭空间,那就得要练习苦练才行。这天下午刚把功课做好,便听得外面有人拍着手进来了,抬头一看,原来是皇帝老兄朱厚照,马上站起来恭迎。

  “皇老兄怎么有空到小弟这里来逛逛呀?”苏亦星大咧咧地说道,也没把皇帝放在心上。

  “你小子一个人偷偷地溜到这里来享清闲,也不告诉老哥我一声,不够意思呵。”朱厚照责怪道。

  “呵呵,不想妨碍你老哥满街地拉女人啊。。。。。。”苏亦星笑道。

  “我说呢,原来是为这个啊。。。。。。没事了,这几天忙着搞比赛擂台呢,所以也就没有空再搞这事了。不过,晚上到是。。。。。。呵呵,不告诉你了。”朱厚照淫笑着向苏亦星挤挤眼。

  “你不说我也知道,准是偷鸡去了,不过肯定是官员的家里是吧?”

  “小子精得象只猴子哩,真是瞒不过你呀。”朱厚照笑得象是只偷油老鼠般地。

  朱厚照立起来四下看了看说道:“你小子晚上就一个人?这将知府没有搞几个小美女来陪陪你?”

  “他可能忙得实在没空吧,不过本公子这几天也不想呢,等想时再说吧。”

  “要不今晚上跟我一起去玩一下,好刺激哩。。。。。。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就是这个道理呀。”

  “免了吧,庸姿俗粉,看了也不爽。。。。。。”

  “那不如今晚到妓院里去爽一下吧,怎么样?算是陪老哥我一次啦,你老哥我也是玩不了几次了,自家兄弟给点面子吧。”

  苏亦星见朱厚照这么说了,也实在推不开面子,只好答应了。

  朱厚照忽然一拍脑门叫道:“刚想起来今晚上地方官员们要设宴招待朕呢。。。。。。算了,不去了,管他呢。”

  “是吗?那些官员们可要气死了,辛辛苦苦地摆好了酒宴等你这皇上大驾光临,可你却,呵呵。”苏亦星笑了。

  “唉,说起来真烦呢,这帮子家伙整天是摆酒席请朕,还不如把这摆酒的钱给朕,让朕自已花哩。。。。。。咦,这个方法好啊,今晚上不去喝酒,明天让他们把这顿酒钱给朕,算是请过了,哈哈。”朱厚照认为自已找到了一个好的生财之道,得意地大笑起来,根本就不象个皇帝,这时候的样子与市井商人差不多呢。

  苏亦星差点儿把嘴巴里的茶水喷在他的头上,忍了半天还是一口喷了出来,呛得眼泪直流。那朱厚照可一点儿也没笑,愣愣地问道:“不对吗?没什么不妥啊。。。。。。”

  “服了老兄你,千古绝唱之顽帝,真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

  朱厚照讪讪地笑着,挤着眼睛对苏亦星说道:“你小子真的当朕是个傻瓜呢,算了,不与你计较,我知道你的道行比我深,斗不过你哩。”

  晚上,苏亦星与朱厚照两人来到了扬州城里最高级的一家妓院“丽月宫”里,老鸨子是个势利眼,一见两人的穿戴打扮十分地阔绰,马上咧开嘴巴笑迎上去。

  苏亦星伸手递过了一碇银子,说道:“上好的雅室,上好的酒菜。。。。。。”

  老鸨马上接口道:“上好的姑娘。”

  “拎得清。”苏亦星夸道。

  “那是那是,做我们这行的要是拎不清的话早就滚蛋了,是吧?两位贵客公子爷。”

  朱厚照也笑着顺手扯了一把老鸨那只木瓜奶,嘻谑道:“拉二把可以拖到裆下喽。”

  老鸨子“格格”地笑着伸手拍下了朱厚照的手道:“要死啦,老娘的**本来就长,让你这么一扯就更长了哩。

  朱厚照笑道:“有趣有趣。”

  苏亦星一把拖过朱厚照过来说道:“有趣个屁呀,这么个老菜皮儿有什么趣啊。”

  老鸨不高兴了,黑着脸儿说道:“喂,两位公子来本院里是来玩姑娘的还是来消遣我来着的?要不是看着刚才的一碇银子面上的话,早让护院把你俩的腿打折了。。。。。。”

  朱厚照不开心了,冷哼了一下回道:“是吗?老子是来花钱的,就算是消遣你二句又怎么啦?你把护院叫来试试看啊。”说着伸手一把很拽了下老鸨的木瓜**,痛得那老鸨大声叫嚷:“来人哪,有人捣乱啊。。。。。。”

  声音刚落,就有四五个看家护院赶了过来,气势汹汹地手持木棍向苏亦星与朱厚照的头上罩了下来。

  遇到打架这事,朱厚照的兴趣来了,开心地大笑起来。左手一格挡,右手一拳挥出,只听得“喀嚓”一声,那护院的肋骨断裂声清脆地传出。脚也没有闲着,一脚撩出也是一个护院惨叫着飞了出去。

  苏亦星见朱厚照的武功是今非惜比了,乐得在一旁闲着看戏,只是在边上起哄拍掌叫好。朱厚照听苏亦星的叫好声不断,更是来劲了,追着护院打,这一切全搞反了,本来想来教训人的反而被人追得满园子跑。老鸨子没想到这来客的武功这么好,吓得缩在一旁不敢出声,被苏亦星看见了顺便一脚踢下了台阶,痛得鬼哭狼吼地乱叫。

  那些护院叫的叫,逃的逃,不一会儿全部跑光了,连老鸨子也不见了。朱厚照拍拍手笑道:“跑了?没劲,不过瘾。。。。。。”

  “是跑了,哪个经得起皇老兄的拳脚呀?不过这么一来的话,可就没女人玩了喽。”x33小说首发 .x33xs.com m.x33xs.com

  “女人?多的是呢,跟我走吧,到一处不用花钱的地方玩玩。。。。。。”

  “不去,准又是哪位官员家里是吧,不好。。。。。。”苏亦星摇头道。

  “你小子这也不好那也不去地,实在没劲。。。。。。你不去我一个人自已去。”朱厚照实在不乐意了,有些冒火。

  苏亦星见他真的不高兴了,揽着他的肩膀笑道:“好啦,还象个小孩子一样,去就去吧,到时候看了再说。”

  话音刚落,那逃走的老鸨子领着一大帮官兵前后冲了进来,在他俩面前七八步处停了下来,明晃晃的刀枪齐齐地对准两人。

  领头的大胡子军官指着苏亦星与朱厚照两人问道:“看清楚了?是他们两人吗?”

  军官的身后转出了老鸨子,尖着嗓子叫道:“就是他们,给我出气,好好地收拾他们。”

  苏亦星刚想说什么,心里面原想是表明身份的,没想到朱厚照一把拉住他,说道:“跑吧,别与他们胡扯了,这些个小喽罗们有什么好解释的啊?”说罢,拉着苏亦星便向侧面树丛中钻进去,动作到也迅速得很。χ33小説更新最快 手機端:んττρs:/м.χ33χs.cΘм/ヽ。

  两人翻过了墙头,闯出院子,溜进了小巷子里去了,后面远远地还传来官兵的追喊声。

  小巷子的尽头是个河道,斜坡下有个十几步台阶的水桥,水桥上长满了青苔绿藻,滑腻万分;朱厚照跑得起劲,来不及刹车,脚下一滑,一下子便冲入了河中,沉了下去,两只手不时地在水面上划动。

  这一切的变化太快了,让人来不及思考。苏亦星心中一惊,心道:“这家伙不会游泳?。。。。。。”接着也跃入水中,捞了好几下才住了朱厚照,圈着他的脖子把他拖上了水桥上,压了一会胸部才吐出了吸入的河水。

  朱厚照长吁了口气,哭笑不得地说道:“***真背呀,没想到掉进了河里了,早知道会这样子的话,早该学会游水了,省得让你小子看笑话呢。”说罢身上打了个冷颤。

  “冷吗?”苏亦星问道。

  “不是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怕是要归位了吧?”朱厚照说出来的话有些不祥及不合时宜。

  苏亦星心中猛地一惊,这叫一语成谶呢,不过这家伙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口里却是安慰道:“不会吧,你老兄连老虎也打死了好几只,难道了这一下了一趟子水就不行了?哄我哩。”

  朱厚照张了下嘴巴,可是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苏亦星说道:“回去再说吧。”说罢便扶着他往回走了。刚走到了大街上,正好遇到了刚才搜索追赶他们的那一队官兵,为首的军官,一见他俩便又抽出了刀来,冷笑道:“掉河里了吗?嘿嘿,看你们还往哪里跑啊,逃得过我的手心算你们烧了高香了。。。。。。”

  苏亦星把眼一瞪,喝斥道:“你是哪个卫所的?竟然帮着妓院里的老鸨子们做打手,你把报上名来。。。。。。”

  “嚯,小子的口气不小哩,告诉你也无妨,省得你死不瞑目,本官是提督府的,怎么样?有熟识的人吗?看你那种熊样子就算是有也最多是伙夫之类的吧,哈哈。”军官大声地笑了起来,越加引得路人围观不止了。

  “滚一边去,老子现在没空与你胡扯。”苏亦星圆睁怒目喝道,说着一把甩开军官的朴刀,自顾自地扶持着朱厚照向前行去。

  那军官实在不识相,也发怒了,他一向在地方上横行惯了,见这二人根本就没把他当成回事,气得七窍冒烟,拎着朴刀便向苏亦星的头上劈去。

  苏亦星一侧身,随手一格,那军官便向后弹踢出去,跌得四脚朝天,口中鲜血直流,爬起来嘶喊道:“兄弟们给我乱刀剁了他们。。。。。。”

  那十几个兵士见老大吃了大亏,在喊他们报仇,便一起举刀齐叫着向苏亦星及朱厚照杀过来,苏亦星见势头不对,不下重手是出不了围了,便放下了朱厚照,沉着脸准备大开杀戒,围观的民众也识相地向外退去,留下了一个大空场子。

  正在此时,江彬带着的上百人的侍卫精兵赶过来了,一下子把那些官兵全部圈在里面,接下来匆忙向朱厚照跪下,自称该死,守护不力。

  苏亦星放松下来了,接下来的事当然不用他操心。朱厚照一身衣衫尽湿,狼狈万分,对江彬吼道:“这帮子人妄图刺杀朕。。。。。。还不就地正法了?。。。。。。”

  江彬一怔,心道这可是天大的事啊,站起来举剑叫道:“兄弟们听好了,这帮子反贼刺杀皇上,给我全部乱刀就地正法。。。。。。”x33小说首发 https://.x33xs.com https://m.33xs.com

  那十几个官兵及领头的军官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让侍卫们三二下全给砍了,其实他们一见被他们追杀的原来是皇上,吓也吓得全傻了,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全部作了刀下之鬼了。

  回到了行宫里,将朱厚照安排好后,苏亦星走了出来,心里一直不是个滋味,说不出个不痛快来。心想自已不如早些回苏州吧,回去与自已那帮子大小老婆们好好地聚聚。今后自已到底何去何从也确实是个未知数,万一进入了其它时空中一时回不来了,或者说时空的时间变化,就算是回来了,年代不对了,那这些大小老婆们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啊?

  想想心里面也真是有些烦恼,回到了休闲庄里面收拾了一下东西,头也没有回,骑着快马星夜往苏亦星方向赶去,也没有向朱厚照辞别。

  朱厚照经此次掉落河中受到了惊吓之后,身体状况是每况愈下;安理说他是食过千年枸杞灵药之辈,还练习过医仙古籍,不该如此的,可世事实在难料,也可能是他自已说过的那样子,是该归位成鬼仙去了吧?朱厚照在回到京城后的一个多月的某一天,撒手成鬼仙去了,结束了他这短暂而有趣,混蛋而聪明,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生。也没有留下一个种子来传继他的大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