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逆天邪神

第1774章 触怒
441178 1783 1779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龙之气息天生有着凌驾万灵的压迫力,何况是龙神之气。

    灰烬龙神是孤身前来,就如当年,龙皇前往宙天界观看玄神大会时,亦是孤身一人。他们从不屑什么随侍。

    对于南溟神帝之言,灰烬龙神毫无回应,他步入殿中,每一步皆沉重如万岳撼地,冷峻的目光亦落于云澈身上。

    如今的神界,无人不知云澈和魔主之名。龙神界亦从最初的无视、轻视,在短短十几天后,便转为越来越深重的震动。

    立于云澈之前,他淡淡开口:“云澈,北域魔主,来的很好。”

    灰烬龙神的人之形态远比常人高大的多,他站于云澈席前,无论身姿、眼神,都是冷傲的俯视之态。

    三阎祖的头颅同时微微抬了一下。这般姿态,在他们眼中,已是对主人的大不敬。

    但这个世上,最有资格傲慢的,便是龙神一族。最不可犯的,也是龙神一族。龙神界的强大,便如擎天之岳,让人只可仰望敬畏。从古至今,任何种族,任何星界,哪怕历史上野心最烈的枭雄,也断不会有触犯龙神界的念想。

    灰烬龙神对南溟神帝的嘲讽,对云澈的傲姿,在场任何人都没有露出明显的讶色,因为那是龙神,还是最狂傲的龙神。

    云澈没有抬眸,他微微垂目,淡淡道:“区区一个龙神,在本魔主面前这般没有礼数,不怕死吗?”

    这句话一出,庞大王殿仿佛被一瞬冰封,安静到落针可闻。

    不说他人,纵是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脸上皆是乍现刹那的惊容。

    北神域对东神域的进攻迅疾而残暴,但自始至终,北域玄者未曾踏入西神域半步,战场也都很刻意的远离西神域方向,绝不靠近半分,无比显然的表明着他们不想招惹西神域。

    而这,在当世任何人看来,都是理所当然之事。

    北神域入侵东神域,在东神域“主动招惹”的前提下,西神域很可能隔岸观火。但若是招惹西神域,那无论北神域多强大,都无异于自掘坟墓。

    即使北神域所展露的实力远超预料的强大,将东神域全面击溃,也不会有人认为他们堪与西神域相提并论。

    而今,在东神域刚败,北神域与南神域开始微妙的“试探”与“谈判”之时,西神域的态度足以左右一切。明显不想,也不该触犯西神域的云澈,竟在面对一个代表西神域到来的龙神时,如此的不留情面。

    灰烬龙神的一双龙目微微的眯了一下,但并无恼怒,嘴角反而淡淡倾斜,隐约勾起一抹嘲讽。

    “他们,便是北域阎魔界的阎魔老祖?”灰烬龙神似在问询,但言语却透着不容辩驳的确信。

    对于“阎祖”,千叶影儿先前也只是知道一个模糊的大概。而龙神界,显然要比梵帝神界清楚的多。

    三阎祖的气息之可怕,无疑足以让灰烬龙神深深心惊。但他只会惊,而断然不会惧……因为他是背依龙神界的龙神!当这世上没有了魔帝与邪婴,便再不存在有资格让他们恐惧的东西。

    “和记载的一样,共有三个。”灰烬龙神淡淡道:“虽然不知你是用什么手段将他们从永暗骨海中带出来。但就凭他们三个,便让你有了与我龙神界叫板的底气……”

    他头颅缓抬,以下斜的目光看着云澈,每一缕视线都带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嘲讽:“我本来还稍有期待。如今看来,终究还是和当年一样,是个天真幼稚的蠢货。”

    王殿变得更加安静,无一人敢喘息。

    谁都没有想到,灰烬龙神刚一到来,分别代表西神域与北神域姿态的两人之间便恶化至此。

    看着两人,南溟神帝神情僵住,似是有些不知所措,实则心中简直乐开了花。

    龙神界自古以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东神域已落得如此局面,龙神界都毫无出手的迹象……虽然这和龙皇不知所踪亦有很大关系。

    但龙皇若在,只要不犯西神域,龙神界也很可能不会出手。毕竟就算再强大,如此规模的恶战,也定会有不小的折损。

    因而,在南溟神帝,在任何人看来,云澈就算再狂肆,面对西域龙神,也绝对会最大程度的收敛和示诚——哪怕心中对龙皇当年的翻脸有着极深的怨恨。

    这也本该是他亲自到来的目的之一。

    但情况,却与他们所料的大不相同。

    而若是龙神界被彻底触怒……他南神域哪还需要担忧什么!

    云澈也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很是平淡玩味。他终于抬目,瞥了灰烬龙神一眼,只一眼,便收回目光,微笑淡淡的道:“很好。”

    没有云澈的号令,三阎祖未动,气息也毫无变化。

    见云澈认怂,灰烬龙神冷笑一声,傲然转身。

    以灰烬龙神的性情,若面对的是他人,早已当场发作。但三阎祖在侧,他虽不惧,但也自知发作不得。毕竟单论实力,三阎祖的任何一人,他都不是对手。

    “呵呵,不愧是北域魔主和灰烬龙神,不过短短几语,气势已是如此震魂惊魄。”南溟神帝一边安排灰烬龙神入座,一边笑呵呵的道:“千秋,北域魔主,灰烬龙神,诸位神帝今日可都是为你而至,为父当年被立为太子之时,可断不敢奢望如此荣光,还不赶紧拜谢。”

    侧席之上,一个相貌英挺,释放着溟神气息的男子走出,在大殿正中躬身而拜:“南溟南千秋,拜谢北域魔主、龙神大人、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之临。千秋千分惶恐,万分感激。身承太子之志后,定不敢负父王与各位前辈的期许和盛恩。”

    仪式虽尚未进行,但既已确定为太子,便极可能是将来的南溟神帝,地位远非以往,纵面对一众神帝龙神,亦再无需跪礼。

    云澈转目,深深的看了南千秋一眼。

    既为南溟之子,相貌、气度自然非凡,长相上和南溟有着六分相似,言语不卑不亢,双目之中饱含精芒。纵面对神帝龙神,亦毫无怯色。

    神主境八级的溟神气息……十几年的时间将溟神神力融合至此,已算是不俗。

    在南千秋站出时,云澈清楚感知到了来自禾菱那无比剧烈的灵魂激荡。

    立南千秋为太子,是南溟神帝促成今日之会所用的引子,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南千秋”这三个字,反是云澈此番到来的主因。

    “不愧是南溟之子,果然不会让人失望。”灰烬龙神盯了南千秋几眼,倒是不吝啬给予赞许。

    话音落下,他忽然伸手,手指一推,一团灰白色的玄光飞向了南千秋:“虽然你南溟不争气,但新立太子总归是大事。区区薄礼,可别嫌弃。”

    显然,他依然在讽刺鄙夷南神域在云澈面前的主动退步。

    南溟神帝大笑道:“哪里的话,灰烬龙神的馈赠,纵是毫羽,亦为天珍。千秋,还不快快收下。”

    南千秋快步向前,双手接过,玄光散开,落于他手中的是一枚玉盒。玉盒打开,一股浑厚的龙气顿时溢出,赫然是一枚层面极高,且完好无损的龙丹。

    南千秋大喜过望,深深而拜:“千秋拜谢龙神大人之赐。”

    “免了。”灰烬龙神一甩手,忽然看向云澈:“北域魔主,你又带了什么大礼呢?我很感兴趣。”

    云澈似笑非笑,道:“这等盛事,本魔主岂会空手而来。本魔主所携的,可是一份足以破天的大礼,只是要稍晚些奉上。不过……”

    他看了灰烬龙神一眼,微笑道:“就怕到时候,你灰烬龙神已不在这南溟,无法亲眼一见了。”

    “不,我等得起,也感兴趣的很。”灰烬龙神蔑然道。

    “灰烬龙神,”苍释天忽然开口:“不知龙皇殿下,近期身在何处?”

    关于龙皇的行踪,来自西神域的传闻众多。而今日,终于可以当面向龙神问询。

    早知必被问到这个问题,灰烬龙神漠然道:“龙皇欲往何处,欲行何事,他若不想为人所知,便无人可以知道,你们也无需再探听,龙皇想要现身时,自会现身。”

    龙皇去了何处,又为何许久未归,他的确不清楚。只隐约知道他似乎是去了太初神境,还切断了与所有龙神的灵魂联系,让龙神也再无法向他灵魂传音。

    这种情形极少出现,显然龙皇所为之事绝非寻常。

    唯一知晓的是苍之龙神。但他始终未透露半分,显然龙皇离开前下了严令。身为龙神,又岂敢违背龙皇之令。

    “……原来如此。”苍释天颇为随意的道。

    “云澈,不得不说,你的气运相当不错。”灰烬龙神头颅高昂,声音缓慢而傲然:“我龙神界从不屑于主动欺人,但龙皇这些年,对于魔人却是厌恶的很。”

    云澈冷淡一笑。

    “你带着一众魔人窜出北神域在东神域生祸的这段时间,龙皇刚好不在。涉及神域之战,没有龙皇之令,我们并未擅动。但若是龙皇现身……”他冷冷笑了起来:“以他这些年对魔人的厌恶,怕是你再有十条命,都不够死的。”

    “所以呢?”云澈看着他道。

    “看在你当年好歹立过功劳的份上,给你指明两条路。”灰烬龙神依旧是俯视之姿,缓缓说道:“一条路,以你北域魔主的身份,及早的投身,并效忠于龙皇麾下。以你身上的龙魂,和当年龙皇对你的赏识,他未必不能容你,在可控之下,也或许容得下那些北域魔人。”

    “第二条路呢?”云澈问道,一脸的饶有兴趣。

    “在龙皇归来之前,带着你的人,早早的滚回北神域。”灰烬龙神倨傲道:“既是魔人,就该老老实实的遵从魔人的命运。当个只能缩于黑暗的牲畜,总比早死的可怜虫要好,不好么?”

    他身躯前倾,目盯云澈,嘴角微咧,声音变得无比低沉:“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龙皇可是真的很讨厌魔人。”

    这句话,他倒不是在单纯的威吓云澈。

    和东、南神域一样,西神域同样亘古不容黑暗玄者。不过龙神界从未有诛杀魔人的法令,因为那更像是一种刻在骨子里代代传承的认知。

    但,就在几年前,龙神界忽然在整个西神域范围颁布了绝杀魔人的法则,而且是由龙皇亲自拟定,且无比的极端残酷,几乎连魔人的尸骨都不容。

    时间上,刚好便是云澈堕魔,遁入北神域之后。

    灰烬龙神的话与其说是劝告或威胁,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怜悯。

    南溟神帝眉梢斜起,双眸眯成两道狭长的缝隙。他忽然发现,自己之前似乎有点太悲观了,一直未有动静的龙神界,第一次面对云澈时所表现的态度,可远比他预想的要“美好”的太多了。

    云澈还未有应答,就在这时,王殿之外忽然响起一声震天的轰鸣。

    “何人!竟然擅闯……啊!!”

    气势惊人的大吼之后,随之赫然是一声惨叫。

    王殿众人齐齐转目,众溟神溟卫更是全部起身……但下一个瞬间,他们的身形便又都齐齐钉死在地,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剧变。

    因为,那极速靠近的气息,赫然是四个……

    十级神主!

    其中两个,竟几乎不下于南溟神帝的无上帝威!

    “呵!区区一条龙皇脚边的走狗,竟也敢在我魔主身前狂吠!”

    一个满是讥讽的女子声音遥遥传至,随之黑芒一闪,一个绝美似幻的女子身影现于殿门之前,缓步走入殿中,一头耀金长发轻拂臀腰,随风曼舞。

    赫然是千叶影儿。

    称呼龙神为“走狗”,这何其是石破天惊。灰烬龙神神情未变,但龙目之中已瞬间盈满暴怒,他缓缓转眸,刚要出言,忽然看到了千叶影儿身后跟随之人,一双龙目骤然收缩。

    “千叶秉烛,千叶……雾古!?”

    双目死死盯着千叶影儿身后之人,灰烬龙神惊喊之时,字字骇然,如见鬼神。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