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龟儿子,下手这么狠
492518 416 416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鬼魈兄!”

    司马柔和王萌等人脸上同时现出惊喜之色。

    此时鬼魈身上的气息实在太强,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四人心中不禁重燃希望。

    难道我真的是个反派?

    望着气势惊人,如同小宇宙爆发一般的鬼魈,钟文隐隐生出这样一丝错觉。

    “不好意思,刚才稍微躺了一会。”鬼魈咧嘴一笑,一道道血丝在他苍白的脸上微微凸起,显得无比狰狞,“咱们继续。”

    话音未落,他的身躯“倏”地消失在原地,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屠神”巨刃距离钟文的鼻尖已经不足两寸距离。

    这是什么速度!

    钟文没料到鬼魈的速度竟然还能大幅提升,待要躲闪,已是不及,情急之下运转“灵纹炼体诀”,周身亮起道道银色光纹,照得整个后院恍如白昼。

    “噹!”

    被黑色灵焰包裹着的巨刃狠狠撞在银色光纹之上,爆发出一声巨响,钟文只觉一股强大的力量撞在脸上,身躯在空中翻转回旋,以极快的速度向后飞去,狠狠撞在沈大锤的炼器房中,将房屋正中心的锻造台砸得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钟文!”珠玛见钟文被人打飞,忍不住惊叫了起来,俊俏的小脸蛋上流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而司马柔和王萌等人却无不大喜过望。

    他们都曾亲眼见识过鬼魈黑色灵焰的恐怖,无论什么样的敌人,只要沾上一点,浑身血肉就会化为灰烬,只留下一地枯骨,眼见钟文被火焰巨刃击中,只道他也逃不出灰飞烟灭的下场。

    “好痛!”

    然而,不过数个呼吸,满身银光的钟文便重新爬了起来,大摇大摆地跨出炼器房,非但没有被烧成飞灰,身上更看不见一丝受伤的迹象。

    是这些银光?

    鬼魈眼神一凛,对于眼前的情况并不感到意外。

    适才那一刀虽然击中钟文,却并没有砍中血肉之躯的手感,他便猜到对方应该利用某种防御灵技抵挡住了自己的攻势。

    “有意思!”

    鬼魈咧嘴一笑,身形再次化作黑色虚影,瞬间出现在钟文背后,“屠神”巨刃快如闪电般切在他后颈之上。

    火焰巨刃再次与银色光纹激情碰撞,钟文只觉一股巨力自颈后袭来,虽然脑中预见到了鬼魈的招式,身体却来不及作出反应,整个人背朝上,面朝下,“砰”地一声狠狠砸在地面上,结结实实摔了个狗吃屎。

    “屠神”巨刃表面的黑色灵焰试图朝着钟文体表蔓延,却被银色光纹阻隔在外,没有了灼烧的目标,很快便消散于天地之间。

    果然是这些银色光纹!

    鬼魈心中了然,知道若是不打破这些光纹的防御,自己的灵技就无法真正对钟文造成伤害。

    他双足点地,纵身跃起,手中“屠神”巨刃连续挥动了八下,手臂幻化出无穷虚影,八道爆裂焰光疾射而出,狠狠打向地面上的钟文。

    “轰!”“轰!”“轰!”

    钟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似乎毫无抵抗之力,实打实地接下了八道黑色焰刃。

    每一道刃光的威势都比前一道要强上一筹,在这八道光焰的轰击之下,钟文的身躯逐渐下沉,一步步陷入到地面之中。

    黑焰散去,露出了钟文银光闪闪的身躯。

    紧接着,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钟文缓缓从地面凹坑里爬了出来。

    “龟儿子,下手这么狠!”只见他随手拍去身上的尘土,嘴里骂骂咧咧,居然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这都没事?

    饶是鬼魈心理素质过硬,却还是被钟文变态的防御力惊得有些心神恍惚。

    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够占据上风,靠的便是燃血秘法的强大加持,然而秘法仅能维系一刻时间,一旦效力过去,身受重伤的他便再也没有任何机会。

    拼了!

    他眼神一凝,身形疾闪,又一次出现在钟文面前,“屠神”巨刃反手上撩,以迅捷无比之势砍在了钟文下颚处的银色光纹之上。

    “卧槽,还来!”

    还没站稳的钟文怪叫一声,被他自下而上一刀砍飞,整个身体笔直向上,高高飞至空中。

    “给我死!”

    鬼魈口中一声咆哮,右手巨刃狠狠挥出,在空中幻化出一道半圆形的火焰巨刃,笔直朝着钟文射去。

    与此同时,他左手中指和食指微微翘起,轻轻往后一勾。

    只见三条巨大的灵力黑龙自不同角度盘旋而上,浑身焰光闪闪,口中怒声咆哮着,直奔漂浮空中的钟文而去。

    三条巨龙的啸声裂石穿空,直破云霄,营造出毁天灭地的恐怖氛围,直看得下方诸人目瞪口呆,心胆俱寒,就连原本淡定从容的小丫头珠玛,也不禁变了脸色。

    面对钟文这身银光闪闪的乌龟壳,鬼魈终于使出了最强绝技。

    噬灵炎龙杀!

    “我去,这么猛!”

    钟文好容易在空中翻转身子,就见下方一道黑色焰刃破空而来,四周三条恐怖黑龙盘旋袭至,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是发出一声惊呼,就被四股强大的力量完全淹没。

    同时祭出三条黑龙,既是鬼魈的极限,也打破了暗神殿有史以来的纪录。

    毕竟,连暗神殿主自己在施展这门灵技的时候,也只能释放出一条黑龙。

    上空的狂暴黑焰久久没有平息,其间隐隐传出“咔咔”声响,随着火光逐渐散去,鬼魈可以看见围绕在钟文周身的银色光纹越来越暗,终于根根断裂,失去了原有的光芒。

    成了!

    鬼魈心头一喜,知道自己这一次全力搏杀,终于打破了钟文变态的防御灵技。

    “钟文!”

    珠玛和沈大锤同时惊叫出声,小丫头俏脸上的担忧之色再也难以掩饰,只见她眼神一凛,仰起脑袋,口中发出一声尖唳。

    一道金色闪光忽然从天而降,瞬间落在珠玛身旁。

    王萌等人心中一紧,连忙凝神看去,只见珠玛身旁站着一头身长八尺,翅展超出两丈的猛禽,通体火红,头生金角,前胸和翅膀背面的羽毛闪耀着璀璨金光,湛蓝色的双目之中透出无穷凶光,两只爪子好似尖刀一般锋利,浑身散发出恐怖而凶戾的气息,如同传说中的天上神鸟,威风凛凛,器宇不凡。

    看见金色神鸟的瞬间,一股本能的颤栗自王萌等人的内心涌起。

    双方尚未交手,金色神鸟只是站在原地,便令人生出一股近乎绝望的压迫感。

    与此同时,一条约莫二尺粗,七八丈长的巨型花斑蛇,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神锻阁”的后院之中。

    粗壮的蛇身缠绕在炼器房四周,大脑袋垂直竖起,几乎有一层楼那么高,猩红的舌头带有分叉,不停度吞吐着,一对直立的巨大瞳孔之中,透射出无穷凶光,令人不寒而栗,心胆俱裂。

    “神锻阁”的后院本就不算大,被珠玛召唤出这许多生物,竟是直接占去了一半以上的面积,顿时显得有些狭小而拥挤。

    招惹谁,也不能招惹这个小丫头啊!

    沈大锤望着珠玛身旁的一头神鸟和五大毒物,难以掩饰心中的敬畏,少女纤弱的娇躯在他眼中显得无比高大,仿佛能够以一人之力,匹敌一支军队。

    珠玛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手握巨刃的鬼魈,正要开口指挥一众生物上前围攻,却听上空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珠玛,我没事。”

    “钟文!”

    珠玛心头一喜,连忙仰头望天。

    只见被黑色火焰吞噬的钟文正一脸平静地悬空而立,哪有半分受伤的模样?

    没死!

    鬼魈赤红色的瞳孔急剧扩张,苍白的面孔上满是惊诧之色。

    他已经使出全力,没有任何保留,却依旧无法伤到钟文分毫,这样的打击,即便是心志如铁的鬼魈,也不禁感到万分沮丧。

    “没想到暗神殿之中,竟然还有你这样的天才。”钟文心有余悸地感叹道,“得亏你没有入道,否则这一战的结局,还真不好说。”

    继天璇的“神之瞳”之后,“灵纹炼体诀”又一次被击破,钟文对这门号称“防御无敌”的灵技不禁产生了些许怀疑,若非得了地龙心血,肉体被强化到不可思议的境地,鬼魈那凌厉一击,还真有可能会让他身受重伤。

    “不要在老子面前提起这三个字。”鬼魈恶狠狠地说道,“老子已经不是暗神殿的人了!”

    “哦?圣地竟然会允许门人叛出么?”钟文大感惊奇,“以暗神殿的行事风格,难道没有派人追杀于你?”

    “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如此而已。”鬼魈不以为然地说了一句,随即再次举起“屠神”巨刃,直指上空的钟文道,“既然你没死,那咱们继续!”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一招,应该就是你的杀手锏了。”钟文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还有继续打下去的必要么?”

    “少废话,说了要取你性命,只要你一天不死,老子就不会放弃。”面对这必败之局,鬼魈依旧眼神坚定,没有半分退缩之意。

    “活着不好么?”钟文叹息一声,身上叠影闪烁,转瞬间出现在了鬼魈面前,右手轻轻拍出一掌。

    鬼魈心头一惊,双足猛地一蹬,飞速向后撤去,却觉一股乏力的感觉自四肢传来。

    他意识到刚才那一击消耗太大,远远超出了体能极限,导致秘法持续时间缩短,距离失效已经不远。

    “速度变慢了哦!”钟文微微一笑,脚下跨出一步,轻松追上了鬼魈的身影,一股玄奥的气息自体内散发出来,悄无声息地笼罩在对方身上。

    周身的乏力感与胸口处的剧痛交织在一起,鬼魈只觉头晕作呕,心知无法甩脱钟文,干脆咬紧牙关,把心一横,奋力挥动手中的巨刃,拦腰斩向对方。

    然而,巨刃还未靠近钟文,他便感觉心脏猛地一跳,浑身血液逆行,再次陷入到短暂的僵硬状态之中。

    又是这种感觉!

    鬼魈暗道不妙,却已动弹不得,无计可施,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钟文挥起一掌,狠狠击打在自己胸口。

    “噗!”

    本就骨骼碎裂的胸口再遭重创,鬼魈狂喷一口鲜血,极致的疼痛感几乎麻木了他的神经,瘦长的身躯远远向后飞去,又一次将墙面撞破一个人形缺口,直挺挺地躺倒在院外的地面上。

    相比剧烈的痛感,更令他感到头疼的,是钟文掌力之中所蕴含的古怪威能。

    丹田中的灵力如同觉醒了自我,产生出叛逆的意识,纷纷朝着体外疯狂逃逸,消散飘零。

    不过十数个呼吸,本就所剩无几的灵力便消散一空,随着秘法的效力衰退,鬼魈眼中的红色慢慢散去,双目无神地仰望天空,身躯软软瘫倒在地,承受着伤痛带来的无尽煎熬。

    输了!

    这就是输的感觉么?

    第一次在同阶战斗中品尝到失败的滋味,鬼魈的情绪格外平静,就仿佛解开了一个埋藏多年的心结,竟然没有多少愤怒与不甘。

    “杀了我吧!”

    看着来到身前的钟文,鬼魈语气异常平静,随即眼神瞥向院子里的司马柔与王萌等人,说出一句超乎所有人意料的话,“这几人实力低微,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能不能放他们一马?”

    “鬼魈兄!”王萌与东大木等人脸上无不动容。

    司马柔娇躯猛地一颤,心中涌起了一股强烈的愧疚感。

    “杀你?”钟文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想得美!”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