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星矢,是你吗?
492517 415 415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王萌慌忙转头望去,只见东大木和汪嵩良二人面前,杵着一头比毒蝎子还要略微大一号的灰色蟾蜍。

    蟾蜍肥硕的身躯如同一座大佛,稳如泰山地遮挡在沈大锤面前,背上长满了五颜六色的疙瘩,下颚处的鼓膜一起一伏,涨到最满处,竟然比篮球还要大上一圈。

    我怕不是在做梦?

    巨型蝎子之后,又是巨型蟾蜍,王萌忍不住伸手狠狠拧了一下大腿,试图确认自己是否身在梦中。

    东大木与汪嵩良的长剑扎在蟾蜍身上,使其皮肤深深凹陷,却未能捅破表面,随着长剑向前推进,两人感受到的阻力也越来越大。

    终于,在剑身进入一寸左右之时,巨型蟾蜍猛地一抖,凹陷的皮肤狠狠向外弹出,将东大木和汪嵩良连人带剑震退数步,竟是险些连长剑都要脱手飞出。

    “蛤蟆精?”东大木见巨型蟾蜍居然能够正面抵挡自己天轮级别的剑势,不禁大感惊奇。

    “师、师兄,看、看下面。”汪嵩良伸手指着毒蟾蜍脚下,支支吾吾地说道。

    东大木顺着汪嵩良的手指向下看去,顿觉脊背发凉,吓得险些停止心跳。

    只见毒蟾蜍肥硕的身躯下方,盘踞着一条约莫两丈长的毒蜈蚣,乌黑的躯体表面散发出亮闪闪的光芒,数十对密密麻麻的蜈蚣脚此起彼伏,比普通蛇类还要长一些的身躯蜿蜒扭曲,绕着蟾蜍飞快地打着圈圈,直看得几人毛骨悚然。

    似司马柔这般出身高贵的大小姐本就害怕虫类,何况是如此诡异恐怖的巨型蜈蚣,顿时吓得面色煞白,腿脚酸软,一屁股坐倒在地,浑身止不住地打颤,眼角隐隐有泪光闪动。

    就连躲在蟾蜍身后的沈大锤在见到几种巨型毒物的时候,也忍不住头皮发麻,受惊过度,一颗老心脏胡乱跳动着,险些就要闭过气去。

    唯有小丫头珠玛一脸淡定,还亲热地摸了摸毒蟾蜍的背脊,俯在它耳边轻声低语着,似乎在询问它有没有受伤。

    是她!

    王萌看着与巨型蟾蜍你一言我一语,聊得十分欢快的珠玛,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本以为是个软柿子,想不到竟然是个女魔头!

    早就该想到,钟文那小子如此狡猾,又怎么可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啊!!!”

    正在他苦思冥想破局之法的时候,一道凄厉的尖叫声自身后传来。

    “小姐!”

    听出是心上人的声音,王萌慌忙转头,发现司马柔早已晕厥过去,即使在昏迷之中,娇俏的脸蛋上依旧布满了恐惧之色。

    在她雪白的长裙上,爬着一只五彩斑斓的大蜘蛛,八条毛茸茸的长腿不停耸动着,沿着她玲珑的纤腰一路向上,一直攀爬到美人香肩。

    大蜘蛛既不咬人,也未吐丝,只是存在本身,竟然就将堂堂总督小姐吓晕了过去,形貌之恐怖,也算得上是空前绝后。

    如果这是一场噩梦,就让它赶紧结束吧!

    望着四周那些形貌狰狞的恐怖毒物,王萌只觉天旋地转,几乎就要开始怀疑人生。

    “看住他们。”珠玛对着文太它们叮嘱了一句,便不再理睬王萌等人,注意力重新回到钟文身上。

    “小、小姑娘。”沈大锤巴巴地问道,“这些、这些毒物,都是你带来的?”

    “是啊,沈爷爷,这是小朱、小谢、小吴还有文太。”珠玛知道沈大锤与钟文关系不错,因而对老头十分客气,“它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沈大锤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明知珠玛是自己人,却还是忍不住对敌方的王萌等人生出一丝同情。

    换做是他,宁愿和灵尊大佬拼命,也不想面对这些大得离谱的蛇蝎毒虫。

    王萌、东大木和汪嵩良三人被毒物围在中间,只觉心胆俱寒,早已丧失了出手的勇气,而文太等四大毒物似乎也没有继续进攻的意愿,只是将几人牢牢盯住,双方一时陷入到诡异的僵持之中。

    而主战场之上,鬼魈却早已从墙洞中蹿了出来,再次举起“屠神”巨刃,追着钟文一通猛砍。

    面对拥有“魔灵体”和“天衍算经”的钟文,无论鬼魈如何用尽全力,都无法触碰到他哪怕一根寒毛,可谓是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比分零杠五,往往两人缠斗半天,鬼魈一招也未击中,反而又被钟文一脚踹进墙里。

    过不多时,同一面墙上,已经被整整齐齐撞出了一排人形孔洞,每一个孔洞的姿势千奇百怪,各不相同,远远望去,竟然颇有些现代行为艺术的感觉。

    然而,鬼魈屡战屡败,却丝毫没有放弃和退缩的念头,反倒越挫越勇,红彤彤的双眼中闪耀着狂热的光芒,每一次从墙洞中爬出来,力量和速度都会更上一层楼,竟是越战越强。

    这家伙!

    钟文嬉皮笑脸的表情渐渐凝重了起来,鬼魈的战斗天赋,显然大大超乎他的意料。

    他仿佛在面对一个会不断升级的敌人,每一次将之击倒,等到对手重新爬起来的时候,都会变得更为强大。

    而这种强化的过程,竟似没有终点一般。

    “死!”

    伴随着一声怒喝,鬼魈的巨刃忽然从一个意想不到的角度挥来,速度之快,居然在一瞬间超越了钟文的预测,饶是他反应迅捷,及时躲过,却还是被巨刃擦脸而过,切下了几根发丝。

    鬼魈的嘴角微微上扬,眼中灵光闪烁,似乎掌握到了对付钟文的方法。

    看来得快点结束战斗,再这么打下去,说不定还真要被翻盘。

    若是装逼装了这么久,最后却打输了,从今往后在珠玛心中的伟岸形象,怕是要不保啊!

    钟文如是想着,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震天动地的惊人威势,四周空气“噼啪”作响,过分凝实的灵力仿佛连空间都要挤碎。

    感受到这股恐怖的气势,鬼魈咧嘴一笑,左手二指并拢,轻轻抚摸着“屠神”巨刃,指尖所过之处,刃面便会燃起黑色灵焰,剧烈的高温将四周空气烤得烟雾腾腾,连远处的沈大锤等人都隐隐感到有些呼吸困难。

    “你很强。”他缓缓说道,“但终究还是要死在我手上。”

    说罢,鬼魈身形疾闪,瞬间出现在钟文左侧,手中“屠神”巨刃被黑色灵火裹挟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钟文的脖颈处而去。

    妖孽啊!

    钟文吃惊地发现,鬼魈这一击,居然比自己的思维演算还要快上一线,竟是打算直接以速度来打破“魔灵体”的战斗优势。

    星矢,是你吗?

    这种愈战愈强、永无上限的特质,险些让钟文生出一丝错觉,仿佛对方才是真正的主人公,而自己这个堂堂穿越者,不过是将要被主角踩着尸体上位的反派BOSS。

    仔细回顾了适才的战斗过程,他更觉自己滔滔不绝的装逼举动,不正是“反派死于话多”的先兆么?

    一念及此,钟文额头隐隐冒出冷汗,再也不敢大意,虎躯一震,全力运转“五元神功”,同时右手握拳,狠狠朝着鬼魈胸口打去。

    鬼魈自认已经跟上了钟文的速度,见对方出拳,正欲侧身躲闪,忽然感觉心脏一阵剧跳,体内灵力紊乱,血液倒流,刹那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砰!”

    就在这短暂的僵硬状态下,钟文这一拳已经毫不留情地印上了鬼魈的胸膛。

    “咔嚓!”

    伴随着一声脆响,鬼魈胸口的骨头在巨力碰撞下当场断裂数根,整个人笔直向后飞了出去,化作一道黑色疾光,又一次破壁而去,在墙上留下了一个新的人形孔洞。

    这一次,在钟文“认真一拳”的作用下,鬼魈仰面朝天,直挺挺地瘫倒在墙后的地面上,再也无力起身。

    他怎么会这样强!

    此时的司马柔已经从昏迷中醒来,恰巧目睹了鬼魈被钟文一拳击倒的画面,她眼神呆滞,遭受到过度的惊吓,情绪已然有些麻木。

    亲眼目睹了鬼魈与轩辕无敌的大战,她当然知道这名生性暴躁的黑衣男子实力何等恐怖,然而在钟文面前,鬼魈却犹如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一般,被随意揉捏,肆意戏耍,即便以她那极为有限的修为,也能看出双方的实力完全不在一个级别。

    “切,真是麻烦。”钟文对着鬼魈的方向吐了口唾沫,又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即转头看向司马柔和王萌等人,脸上重新恢复了笑容,“司马小姐,王将军,我该如何处置你们呢?”

    说着,他脚下跨出一步,瞬间出现在司马柔面前不远处。

    “钟文,有种冲着王某来。”王萌大惊失色,一个箭步挡在司马柔身前,手中长枪一振,枪尖对准了钟文的面门,“欺负一个弱女子,算什么好汉?”

    一股浩瀚磅礴的灵尊气势自钟文身上蔓延开来,王萌只觉浑身一僵,瞬间失去了抵抗能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不过是听命行事,真正想要杀我的,应该就是这位总督小姐了。”钟文随手推开王萌僵硬的身躯,三两步来到司马柔面前,笑嘻嘻道,“我说得对么,司马小姐?”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司马柔恶狠狠地瞪着钟文,美眸之中几欲喷出火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实力差距过于悬殊,她已经打心眼里放弃了抵抗,只待死后化为厉鬼,再来狠狠纠缠眼前的仇人。

    “像你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杀了多可惜。”钟文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托起司马柔滑嫩的下巴,脸上露出一丝坏笑,“怎么也要好好利用一番。”

    “你、你想做什么!”司马柔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恐惧,以为钟文见色起意,要对自己行那无耻之事。

    “卑鄙小贼,你敢动小姐一根寒毛,王某定要将你碎尸万段!”王萌眼见钟文对司马柔动手动脚,却又无力阻止,顿时睚眦目裂,声嘶力竭地大吼大叫道。

    “我当然不会杀你。”钟文哪里管他,自顾自凑近司马柔耳边,轻声细语道,“我要把你……”

    “恶贼、你、你敢!”司马柔被他的呼吸喷在耳垂,只觉浑身发颤,一想到自己的身子要被杀父仇人玷污,恨不能当场自尽,却又使不出一丝力气。

    “.…..移交官府。”

    然而,钟文接下来吐出的四个字,却大大出乎了司马柔和王萌的意料。

    “你们都是朝廷钦犯,且身份不凡。”只听钟文接着道,“直接杀了太过可惜,若是送交官府,说不定还能得到一些赏钱,也算是人尽其用了罢。”

    司马柔愣在当场,心中五味杂陈,不知该不该松一口气。

    “怎么,该不会是以为我看上你了吧?”钟文故作惊讶道,“拜托,你的样貌虽然还过得去,但是和我那几位娘子比起来,可就差得太远了。”

    “你……”司马柔一时气急,竟不知该如何反驳。

    “再说了,我又不是捡破烂的,什么都收。”钟文接着刺激她道,“被南宫临玩弄过的女人,我可没兴趣!”

    尽管司马柔本身也是南宫临的受害者,然而她对好闺蜜紫缘的所作所为,却还是令钟文心生厌恶,向来对女性极为宽容的他,竟罕见地恶语相向,将绅士风度抛诸脑后。

    “你、你混蛋!”司马柔仿佛被戳中了痛处,只觉心如刀绞,眼泪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我混蛋?”钟文冷笑着道,“你当初对紫缘做过的事情,就很高尚么?”

    司马柔忽然浑身一颤,娇躯伏倒在地,失声痛哭起来。

    凄婉的哭声直冲云霄,经久不衰,仿佛要将积蓄已久的痛苦一次释放完,柔弱的身躯微微耸动着,显得楚楚可怜,令人见了,也会忍不住悲从中来。

    钟文环目四顾,只见王萌与东大木等人的脸上无不露出悲愤之色,就仿佛自己是一个极恶之徒。

    便是老头沈大锤投来的目光中,都隐隐带着一丝看反派的感觉。

    得亏我不是真的反派BOSS,否则司马柔这支队伍里,怕是有人要燃烧小宇宙了。

    这个念头刚刚在他脑海中闪过,一股滔天战意忽然自背后席卷而来,气势之强,竟然令他也不禁生出些许忌惮之意。

    转头望去,只见原本躺在墙外的鬼魈不知何时出现在院子里,浑身上下被滚滚黑焰包裹着,双目通红,眼角两侧布满了凸起的血丝,身上的杀意浓烈到了极点,远远望去,如同一个来自深渊的恶魔,仿佛要给人间带来无穷无尽的杀戮与灾祸。

    钟文:“.…..”

    这剧本,怕是药丸啊!

    他心中隐隐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