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我居然认得上古神文

第一章 飘花宫里不留男客
492103 1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钟文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遇见落水少女,奋不顾身地跳入湖中想要英雄救美。

    不会游泳的少女极度慌张之下,在水中拼命挣扎,一肘击中了钟文的鼻梁,撞得他头昏眼花,水性本就平平的他顿时连划水都给忘了。

    沉入湖底的那一刻,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女人真可怕!

    随后,就是窒息、寒冷与无尽的黑暗。

    就在快要冻得魂飞魄散的时候,他隐隐感到有一股暖流进入体内,在他浑身上下游走,驱赶着侵肌蚀骨的寒意,不一会儿身体就变得暖洋洋的,犹如儿时母亲的怀抱。

    放松下来的他,再次陷入昏睡。

    过了不知道多久,钟文终于张开了双眼。

    好长的梦啊,做梦做得脑袋疼,幸好不是真的,否则英雄救美,被美人一肘子砸得沉入湖底淹死的事迹,即便传入阴曹地府,只怕也要沦为笑柄,想想牛头马面、阎王小鬼听到以后的表情,说不得,只好去奈何桥上找孟婆索要一碗汤来喝喝。

    “你醒啦!”耳边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听上去很舒服。

    钟文转过脑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粉妆玉琢、娇小可爱的小萝莉,约莫八九岁年纪,黑色长发披到肩膀处,身上穿着有些类似于电视里的古装剧,却又不尽相同。

    见钟文醒来,小萝莉似乎很是高兴,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看的钟文一愣一愣的,心都要化了。

    “小妹妹,你是……”钟文仔细搜索着记忆,确定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萝莉。

    毕竟,这么可爱的小萝莉,只要见过,就绝对不会忘记,哪怕喝了孟婆汤。

    “我叫林小蝶,你可以叫我小蝶,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蝶你好,我叫钟文。”面对可爱的小萝莉,钟文并没有什么警惕之心,反而努力挤出一副温和的笑容。

    至于为什么笑容是挤出来的,只因他现在脑袋一阵剧痛,有种快要裂开的感觉。

    伸出右手摸了摸额头,还好,不烫,钟文定了定神,扫视四周。

    这里不是医院,他得出结论。

    房间的布置,有一种古装电视剧的感觉,木制的床榻、茶几、桌案,案上香炉里飘着一种独特的香气,吸一口提神醒脑,墙上挂着一幅山水画,看似国画山水,却又多一分写实,少一分意境。

    唯一让他感到惊奇的,是吊在屋顶的照明设备,既非现代LED灯具,也非古人用的蜡烛,反倒像是将一个瓷盆吊起来,在盆里放着一块掌心大小的石头,石头表面闪闪发光,照得屋子里亮堂堂的。

    “你感觉怎么样啊?身上哪里疼吗?”林小蝶眨巴着眼睛,语气中透着一丝关切。

    要是我以后有个这么可爱的女儿就好了。

    钟文边想着,边坐起身来弯了弯脖子,扭了扭腰,又伸展了四肢,感觉除了脑袋还在痛,身体其他部位都还正常。

    “还好。”钟文语气温和地道,“对了小蝶,这里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飘花宫’,你是我捡回来的。”小蝶有些得意。

    “啥?”钟文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我在后山发现你的时候,还以为你快死啦,是师姐帮我一起把你抬回来,请师父出手替你运功疗伤的呢。”

    飘花宫?师父?师姐?运功疗伤?

    这是拍的哪一出武侠剧?

    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还是穿越回古代了?

    钟文脑子里愈发混乱,只觉头疼欲裂,双手捧着脑袋,迷迷糊糊问出了一个连自己都觉得荒唐的问题;“现在是什么朝代?”

    “朝代?朝代是什么?哦,你说的是不是年号啊,现在是兴灵296年……”

    此时的钟文迷迷糊糊,完全听不清林小蝶在说些什么,只觉她的声音似乎飘在空中,忽远忽近。

    “啊!!!”

    终于,疼痛到达了极点,钟文大叫一声,又昏了过去。

    “钟文!钟文!”耳边隐隐回荡着林小蝶焦急的声音。

    待到钟文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屋里石头状的“灯”不再发亮,阳光透过窗纸照射进来,耳边可以听见阵阵鸟语虫鸣。

    头疼已经退去,钟文只觉一身轻松,坐起身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他发现自己的床边趴着可爱的小萝莉林小蝶,睡得很沉,小脸蛋一鼓一鼓的可爱之极,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捏一捏。

    不忍心吵醒小萝莉,钟文悄悄钻出被窝,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门口,轻轻推开门,耀眼的阳光迎面洒来,照的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咦?这是什么?”

    在眯起眼的一瞬间,钟文眼前浮现出一个书架。

    一个高七层、宽不见边,无比巨大的书架,。

    书架下方大约一米高的范围,是一块实心面板,面板上书五个金光闪闪的行楷大字。

    新!华!藏!经!阁!

    这古今混搭风的名字,不知道是哪个鬼才起的。

    钟文嘴角隐隐抽搐,同时心头隐隐有了一丝奇妙的预感。

    眼睛很快适应阳光,钟文向外望去,房门直通一片空旷的大院,大院四周被充满古风的建筑所围绕,院子的正门敞开着,隐隐露出绿色的树林,所有的一切都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之中,颇有种仙气缭绕的感觉。

    深呼吸,一股清新的空气沁人心脾,其中竟似隐隐涌动着一股能量,钟文感觉精神一振,头脑都清新了不少。

    “呀,你醒啦!”背后传来了林小蝶的声音。

    “小蝶,你昨天晚上一直陪在我身边?”钟文回过头,看着小蝶兴奋的表情,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嗯,昨天你突然就昏倒了,师父又不在家,可把我吓坏了。”小蝶点了点头,又拍了拍胸脯,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还好三师姐给你喂了一粒‘小回元丹’。”

    “谢谢你。”钟文心头一暖,忍不住摸了摸小萝莉的脑袋。

    被“摸头杀”的小萝莉,仿佛一只小猫咪一般,眯着眼睛,十分受用的样子。

    “小蝶,我这次醒来之后,脑子里迷迷糊糊的,除了知道自己叫钟文,其他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钟文扯了个谎道,“能不能给我讲讲这里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帮我回忆起来些什么。”

    “好呀!你现在所在的地方位于大乾帝国的南疆省,这里原本是太师祖找到的一处上古遗迹,当时太师祖见这里灵气充裕,就住了下来,创建了‘飘花宫’,这一代的掌门就是我师父……”小萝莉似乎很喜欢和钟文聊天,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钟文不时插两句话,引导着小萝莉的话题方向,不到半个时辰,就把情况摸了个八九不离十。

    他可以确定,自己是穿越了。

    穿越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终于想起来,那个自己被淹死的梦,竟然是真的。

    正是被“英雄救美”的对象一肘打入湖底,才给了他穿越而来的契机。

    想到前世的死法,钟文顿时有种想再死一次的冲动。

    太丢人了!

    “有没有想起什么呀?”见钟文发呆,小萝莉以为他正在努力找回记忆。

    “额……似乎有点苗头,但是又想不起来。”钟文回过神来,继续欺骗小朋友,“有没有介绍这个世…大乾帝国的文字书籍之类的,或许会对我有点帮助。”

    “藏书楼里只有一些功法灵技、灵药医术和小说啥的,不过王嫂经常会给师父送些旧的‘大乾通报’,我去给你拿一些。”小萝莉说着便匆匆离开了房间。

    真是个热心肠的小姑娘。

    钟文对于欺骗林小蝶,颇觉内疚,却也无可奈何。

    根据适才的聊天信息判断,他来到的这个世界并非已知的任何历史朝代,反倒有些武侠修真的味道,前世学到的只鳞片爪的历史知识自然完全没有了用武之地,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不得不尽快掌握更多的信息,以便能在这个世界里生存下去。

    毕竟前世,他死的太冤……

    没有手机和WIFI,钟文在房间里无聊的踱着步。

    无意中,他来到了镜子跟前。

    “这是……我?”

    看着镜子里那个约莫十七八岁的清秀少年,他不由得大吃一惊。

    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里的少年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前世里钟文每当工作繁忙、身心疲惫的时候,常常会想着要是能够重回十八岁就好了,如今竟以死后重生的方式,实现了他心愿。

    盯着自己的帅脸左看右看,钟文越看越满意,觉得完全不输于前世电视里的那些小鲜肉。

    “钟文钟文!”小萝莉兴冲冲地进了屋,挥舞着手里的一打“大乾通报”。

    所谓的“大乾通报”,是一种比A3纸要小一圈,正反两面都印有文字的帝国官方报纸。

    “谢谢你,小蝶。”钟文微笑着接过报纸。

    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卧槽!上面的字,居然看不懂。

    别人都是带着满肚子知识穿越,我居然穿越成了文盲!

    在这个崇尚武力的世界里,我不仅战斗力为零,居然还不识字,钟文简直要哭出来了。

    “怎么啦?是不是身体还没恢复,要不要再躺一会?”见陆离的脸色糟糕,林小蝶关切地问道。

    “我……我好像连字都不认识了。”钟文尴尬地把责任推给了“失忆”。

    小萝莉投来了同情的目光,师父在给钟文疗伤的时候曾说过,他体内没有灵力,不是个修炼者,现在连文字都忘了,真不知道今后该怎样生存下去。

    “要不……我来教你识字吧?”善良的小萝莉支支吾吾道。

    她年纪尚小,玩心还重,自己的文化课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说起这话来毫无底气。

    “那就拜托小蝶老师了。”钟文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决定学一学这个世界的文字。

    谁知道还能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呢?

    听见“小蝶老师”这几个字,小萝莉两眼放光,拍了拍平平的小胸脯大声道:“包在我身上,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学生了,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我罩着你。”

    看着林小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反差萌得无比可爱,钟文忍不住又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此时,门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你醒了?”

    钟文转过身,只见门边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生得冰清玉润、亭亭玉立,清冷的声音,给人以空谷幽兰的感觉,一身宽松的乳白色长袍,掩盖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段。

    前世发达的网络社会里,充斥着各种滤镜美女,如少女这般素颜的气质型美女,几乎已经绝迹,钟文不由得眼前一亮。

    “师姐!”林小蝶高兴的跑过去拉了拉少女的衣袖,转头介绍道,“钟文,这是我三师姐尹宁儿,昨天你昏倒了,就是她给你喂的‘小回元丹’。”

    “在下钟文,多谢姑娘的丹药救命之恩。”钟文打量着尹宁儿,越看越觉得养眼。

    “不用谢我,我只是被小蝶纠缠不过,要谢就谢她吧。”尹宁儿似乎并没有想要和钟文交朋友的想法,语气十分冷淡,“还有,飘花宫不留男客,若是伤好了,便尽快下山吧。”

    啧啧,还真是高冷女神范儿。

    钟文一边感叹,一边想着如何能够再留下来蹭住一段日子,倒不是贪恋美女,只不过在这举目无亲的陌生环境里,若不搜集到足够的信息就贸然出门闯荡,他丝毫没有活着走出新手村的信心。

    “师姐,钟文伤的那么重,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连字都不认得啦,他又不是修炼者,现在下山,让他可怎么活呀。”眼看着好不容易到手的学生要被赶跑,小萝莉焦急地道。

    穿越成一个不能文不能武的废物,钟文表示很忧桑。

    “小蝶,飘花宫里都是女子,留一个无亲无故的男人在山上住不方便,很容易惹来闲话。”尹宁儿皱了皱眉。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要教他重新认字了呀。”小萝莉拉着尹宁儿的袖子不停地摇摆,“要不等他识字了再让他下山吧。”

    “我答应也没用,师父也不会同意的。”尹宁儿似乎对小萝莉甚是宠爱,语气已经有了些松动。

    “等师父回来,我去求求她,师父心肠那么好,一定不忍心让钟文下山饿死的。”小萝莉继续恳求道。

    “随你吧。”尹宁儿最终还是作出了让步,“我不管了,让师父来定夺。”

    “师姐最好了!”小萝莉兴奋跳了起来,搂住了尹宁儿的纤腰。

    “你呀……”尹宁儿清冷的声音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她转头看了钟文一眼,“钟…先生,你就暂时在这里小住几天,等师父回来再做安排吧,飘花宫里只有女子,还请钟先生谨言慎行,莫要让人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多谢尹姑娘。”暂时没被赶出门,钟文松了一口气,“也谢谢小蝶老师。”

    “哎呀,别客气别客气,老师照顾学生,是应该的。”小萝莉毕竟孩子心性,被比自己大好几岁的钟文称呼为“老师”,不由得有些飘飘然,连连摆手道。

    “那我走了,小蝶,师父不在,早课和晚课也不要懈怠了。”尹宁儿淡淡叮嘱了一句,便转身飘然离开。

    “我去给你拿教材。”小萝莉也蹦蹦跳跳地离开了房间。

    望着林小蝶欢快的背影,钟文叹了口气,这个小萝莉的恩情实在太重,也不知道这辈子能不能还得上。

    闭上眼睛,钟文研究起了脑中的“新华藏经阁”。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书架的纵列方向清晰地标记着书籍分类,有“功法类”、“灵技类”、“灵纹类”、“灵药类”、“灵器类”等等,而横向则按七排自下而上分为“青铜品级”、“白银品级”、“黄金品级”、“铂金品级”、“钻石品级”、“星灵品级”和“圣灵品级”。

    这是哪个游戏小能手给分的类….

    看着书架的横向标记,钟文满头黑线。

    搜遍整个书架,钟文只在“工具类”这一列找到了一本“新华字典”,又在“杂学类”找到了中国古代四大名著《三国演义》、《西游记》、《水浒传》、《红楼梦》以及一大堆的心灵鸡汤类书籍。

    其他所有分类俱是空空如也。

    这不就是我原来家里书架上的内容么?

    钟文把注意力集中在《西游记》上,顿时一行行文字出现在脑海之中。

    “第一回灵根育孕源流出心性修持大道生

    诗曰:混沌未分天地乱,茫茫渺渺无人见。自从盘古破鸿蒙,开辟从兹清浊辨……”

    原著里的文字飞快地自钟文脑中划过,只一瞬间,钟文就有种把整本小说重读了一遍的感觉,一字一句都记忆犹新。

    然而,读完一遍,钟文等了半天,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可思议的现象。

    除了无聊时候拿来消遣,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

    满怀期待,以为可以得到什么无敌金手指的钟文不由得大失所望。

    “我回来啦!”小萝莉手上拿着两本线装书,语气之中有种掩盖不住的兴奋,“开始上课,请叫我夫子!”

    “学生拜见小夫子!”看着眼前这个可爱的萝莉,钟文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不……

    让这个世界的人也体会一下中华文化的魅力?

    他眼珠一转,想到了一个利用“新华藏经阁”的办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