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书城

玄镜司

第一章 坑货·池鱼·小丑
385895 918 1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今晚的月亮真圆啊!”

    “嗯,今天正好是月圆之夜,月光亮的很。《时空书城 sk147.com》Wくw W√. 8 1√zW.CoM”

    “呃,杀手就在五米之外看着你,你竟然还有心情欣赏月色?”

    “是你先说月圆的,我只是不想你尴尬。”

    “……”

    这里是光之国的边境,以光为名行正大光明之事,光之国以法制国所有的一切都要讲求证据,也因此号称是十国之中最最公正的国家。

    扇叶林,这是一片望不到边的林海,说是望不到边只不过因为扇叶树的树叶层层叠叠如同纸扇一般宽大,近看也许没什么,可是远远眺望开来就会因为遮挡了视线而显得无法望到边际。但实际上扇叶林据无聊者亲身实测仅仅绵延了三公里而已,跨过这片林海之后便是邻国地界了。而在这月朗星稀的扇叶林中,长久以来的平静却被三个人给打破了。

    这是一个大坑,深五米直径有两米的巨型圆坑,坑中坐着两个少年。大概十六七的美好年龄,一者书生长衫、一者粗麻布衣,一个长披肩虽然脸色有些萎靡疲累但嘴角依旧牵起一丝坏坏的笑意、一个短干练虽然穿着土里土气但双眸却明若朗星。

    两个少年坐在一起就像是世间的两个极端,乍一看去没有任何的相同之处,富贵与贫穷的差距、灵动与沉静的对比,也许除了那同样英俊的面皮之外,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通过其他特点猜测出他们有关系了。而在这一刻,他们的未来却紧紧的纠缠在了一起,一起面对站在坑边的可怕黑影!

    夜风掠过扇叶林,扇叶翻开透下明亮的月光,借着那摇晃不定的微亮,他们一起看清了黑影的真正面目,赫然是一个小丑!

    好似两根宽大触角的高帽歪歪扭扭的罩在头顶,红白相间的上衣好似用劣质的布料制成,看上去脏兮兮却红的似血、白的渗人!宽松微微膨胀的红白格子裤怎么瞧都感觉别扭,而双手上的短剑却使这份别扭多了一丝危险。

    咯咯咯!

    小丑笑了,微微眯起那闪烁着寒光的双眼,惨白的脸颊一阵抖动,鲜艳而夸张的红嘴唇大大咧开,用它阴仄仄的声音道:“了不起,当真了不起!在边境这么偏僻的地方,竟然还有六扇门的成员迎接你。小人真的很好奇,您到底是怎么将势力展到如此偏远的地方来呢?”

    边境、偏远、六扇门,三个关键词让粗布少年有稍许的不爽,这里是边境不假但也是他从小长大的地方,即使相较于繁华的都城确实落后,但也轮不到一个丑货来调侃。至于六扇门……麻布少年看了看身边的小伙伴,对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书生衫少年眼珠微微晃了晃,在接触到麻布少年的视线时有些愧疚一闪而过,抬头道:“六扇门?这就是四哥给我的暗势力起的名字吗,倒是蛮有特点。不过既然要杀我来就是,又何必多此一举呢?难道起名字不用浪费脑容量吗!”

    书生衫少年的语气极尽嘲讽鄙视,不过那小丑很明显并没有在意,而是略微有些诧异的呵呵笑着,“你凭什么认为我是四爷的人呢?难道不能是八爷的手下吗?”

    “四爷?八爷?看来你是个能搞事的人,得罪的还不只一个仇家呢!”粗布少年听闻小丑的问话语气淡淡的评价道:“在我们村,这种人一般都被称为熊孩子!”

    书生衫少年的嘴角肉眼可见的抽了抽,对于粗布少年的评价完全无视,继续抬头竖起中指,那小痞子的模样完全破坏了书生衫强加给他的斯文气质,“我一路从都城逃到边境,历时三月有余,期间遭受刺杀七十二次!利用各种手段迷惑挑拨你们十几次,虽说不是回回成功,但也使得你们两方人马损失近百人,这么长时间的交手即使我之前不知道,如今也对你们有所熟悉了!”

    听到书生衫少年的战绩粗布少年微微一顿再看他也有了点重视,而胜券在握的小丑也不再嬉笑。却听书生衫少年紧接着冷哼,“八哥善于经营为人很有一股豪爽的气质,据我所知,他的暗势力叫做大理寺!他在知道自己命运的那一刻就在为未来做准备,掌握世间大理、为社稷赏善罚恶。像这样的暗势力之中可不会有你这种奇葩的丑货!”

    小丑脸色更冷,“还有吗?”

    “还有我知道,四哥的暗势力叫做马戏团!起初没有人知道四哥为什么给暗势力取这么一个古怪的名字,但是我现在明白了!如果我能够找到一个可以隐形的刺客作为追随者,我也会为你命名整个暗势力的。刚刚若不是无意掉进坑中,怕是要被你偷袭成功了呢!”

    小丑有些得意的点了点头,微微躬身,“马戏团席刺客小丑拜见公子。”

    书生衫少年撇了撇嘴随意挥手,“起来吧,都这个时候了,难得你还能想得起给我行礼,倒是难得。看来四哥调教的不错。”

    小丑也不在意那浓浓的嘲讽,手中双短剑却是轻轻转了一圈,眼看着闪烁的寒光便要狠下杀手了,书生衫少年眼中急色闪过忙叫道:“在临死之前我想问个问题,四哥一向疼我,他在的话定会满足我最后的要求!”

    谈到“四哥”一词,小丑果然顿了一下,接着叹气道:“你让四爷很失望,如果你不展六扇门,说不定如今还是那个都城有名的纨绔子弟。平平安安每天无事调戏一下良家妇女的生活难道不好吗?何必自取死路!”

    粗布少年闻言轻轻向旁边挪了一小步,用态度表示不屑与其为伍。书生衫少年耷拉着眼皮白了那货一眼,又问:“这就是我最费解的地方,谁说我展了暗势力?呃,不过六扇门这个名字倒是比马戏团要来的有感觉,应该不是四哥无中生有浪费脑容量特意起的吧?”

    小丑脸上如同少年预料的那般露出了一丝诧异,“想不到你最后的问题竟然是这个,你的意思应该是想问到底如何泄露了秘密吧?”

    书生衫少年果断摇头,“不!就是你听到的那个意思,别瞎想也别过度解读。在今天之前,我连六扇门的名字都没有听过,为什么说我展出了什么暗势力?”

    小丑闻言突然间仰头狂笑,声音也一反常态的有了一丝豪迈,只是转眼又被那阴仄仄的语气给覆盖了,“你是都城所有人都认识的级纨绔,从小不学无术直到十八岁生日的前一天才到达入凡境。也许你可以用行为来掩饰城府,但你的实力是无法隐藏的。凭你的等级若是没有暗势力相助,为何能够躲过七十二次刺杀?更遑论挑拨我们与大理寺之间的争斗使得我们损兵折将!”

    “咦?你十八岁了,倒是看不出来,脸很嫩啊!”粗布少年有些新奇的伸手在书生衫少年脸颊上戳了戳。

    “我养尊处优吃得好玩得妙,皮肤当然有光泽!话说你的也不错,多大了?平时用的什么保养品?”书生衫少年拍开对方的手指,却借着月光突然间现粗布少年的皮肤光滑细腻好似能够掐出水来。

    “前天刚刚过了十八岁生日,至于皮肤,天生丽质而已。”

    粗布少年的语气平淡至极,好似完全没有说出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却不知道无形中装的这个逼让书生衫少年好一阵郁闷。摸了摸脸颊,觉得这十几年来吃的鸡鸭鱼肉全都拉出去了,营养一点都没吸收啊!

    嗖铛!一柄短剑钉在两少年之间,月光一闪寒光刺眼。

    “你们够了!回答我的问题。”一柄同样款式的短剑突然间自虚空中出现在小丑手里,充满杀意的声音怒刷存在感。

    中指再次竖起,“那是因为你们太过轻敌,每次刺杀不是暗器就是刀剑劈砍。我只需要认出你们隐藏的身份就可以避而不战,等到你们和大理寺的杀手恰巧存在于一处区域时,我所要做的不过是在你们中间露个面而已。”

    小丑的脸色有些怪异,难不成当真有这么简单?想了想指向粗布少年,“那他是谁?在这空无一人的深山老林中,一个少年蹲在坑里!若说他不是六扇门的探子,我不相信,难道还在拉屎不成!当然,他的实力弱了些。”

    “先我要澄清一下,在扇叶林中存在着一种名为粼光猪的生物。它的外皮上会生成有一种特殊的物质,是由粼光猪的汗液接触空气形成。这种物质在月光之下会显现粼光,且是一种能够治疗外伤的特效药材。不巧,粼光猪只有在月圆之夜的晚上才会出现。而这个坑,准确的说是陷阱,就是用来抓捕粼光猪的。”粗布少年表情平淡,盯着小丑的眼神不见任何波动,竟是丝毫看不出面临杀机时的紧张。

    “你是想说,自己只是那被殃及的池鱼、错杀的无辜?”小丑用丑脸表现着“我不信”三个字。

    “正解!”粗布少年一脸你终于明白了的感叹。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小丑很不爽,觉得自己被玩弄了。

    粗布少年闻言微微歪了下脑袋,极其认真的考虑了一番,“虽然我说了真话,但一般人应该都不会相信吧!”

    粗布少年的自知之明倒是让小丑意外,“那你还说?”

    “你既然是那什么四爷的头号心腹,人家甚至可以为你起个奇葩的名字,那你定有过人之处。怎么都不该算是一个一般人吧?只是可惜,我对你的期望还是太高了,你的智商充其量也就刚达到基准线。想想也是我的错,不该跟智商不足的人讨论如此深刻的话题。”

    锵!双手短剑狠狠相击,金铁交鸣在瞬间打断了少年的调侃,眼中怒火混合着杀意已经不想再多说些什么了,话的尽头唯有杀戮。

    书生衫少年苦着一张脸转头望向那货,“真是抱歉,我已经尽量往人迹罕至的地方跑了,谁知道还是把你牵连了进去。”

    粗布少年听着他的道歉正想说什么,却见对方脸色一转,“不过你这拉仇恨的能力也是没谁了,估计今天不死以后怕是也活不长久!倒不如大家轮回路上做个伴,下辈子我罩你!”

    粗布少年表情淡然如水,平伸手掌,一缕微光闪过,一个不足半米高脸盆宽的花盆出现在掌中。花盆呈褐红色,看上去粗糙破败,其中土壤黝黑一颗细嫩的苗芽在土壤中央摇曳。

    书生衫少年怔了怔有些好笑问:“这就是你的魂具吗?原来你是个花匠啊,那怎么出来打猎了?是不是家里有人受了伤!”

    粗布少年不屑的瞄了他一眼,“魂具投映的是主体前世印象最深的物体,我对花盆印象深刻却并不一定就是个花匠。就像坑边那个张牙舞爪的家伙,你觉得他前世是小丑吗?这种一言不合就拔刀的小丑有哪个马戏团敢要?”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另外,我想说我还没有活够,轮回路那么长还是你自己走吧。还有,你等得人已经到了!”

    嗖!一柄短剑在黑夜中好似划过夜空的闪电,迅疾而精准的射向粗布少年,然而一根绿色如同稚童手腕粗的藤条却突兀遮挡在短剑之前。

    叮!脆响过后,藤条虽然与短剑撞击出金属般的响动,但实力上的重大差距还是让藤条在瞬间碎裂成几段。而粗布少年却一个懒驴打滚借着短瞬间的停顿而躲了开去。

    小丑本想再次投射短剑,却猛然想起粗布少年之前的话语,回身就是狠狠一划。长长的金属摩擦,火星由小丑的左眼延伸到右眼,强劲的力道让小丑身形微晃差点就倒身栽进坑里。

    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虽然对方后跳远不足千里,但那迅疾的身影与行事风格却比小丑更加胜任杀手这个称呼。

    小丑微眯的眼睛中射出一缕危险的光芒,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黑影。真的是个黑影,除了一双精光绽放的眼睛,整个身体都漆黑一片仿佛袭击他的就是一个影子。

    “大理寺的?”小丑翻手再次变出一柄短剑,缓缓问道,面上竟然呈现一股狂热。

    那黑影轻轻转头,望向坑里静观其变的两个少年,“八爷很失望,让我问你,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难道是假的不成?不过你刚刚对八爷的评价让我很满意,我会给你个痛快。”

    书生衫少年无奈的摊了摊手,“八哥对我一直不错,夸一夸他又不会掉块肉。再就是,虽然你不信,但我还是得说这是个误会。”

    黑影果然不信,转头不再搭理两个少年而是将全部心神放在对手身上。不过他的目光却望向了另一边空无一人之处。“大理寺席,影刺客。”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开始于树林中回响,空无一人的树后突然间转出一个瘦小的身影。全身蓑衣斗笠罩面,在这树林中显得别扭而另类。微微抬头,露出一张麻子脸,笑出一口黄牙,“影刺客?有趣,我原本以为大理寺的席是师刚,想不到竟然是你这么个藏头露尾的家伙!”

    坑中的两个少年齐齐翻了个白眼,你哪来的碧莲说人家藏头露尾啊?

    “师刚从来没有说过他是大理寺的席,至于我,只不过是没有人能够活着传扬我的名声而已。”影刺客手腕轻翻亮出了自己的武器。似乎所有的刺客都习惯用短小精悍的双手武器,影刺客的武器又与小丑不同,左手一柄带有弧度布满锯齿的匕,右臂上却探出三根锋利的爪刃!

    “嘿嘿,不愿意多聊聊吗?”

    影刺客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身形猛然窜上半空,身下两道寒光闪烁,那站在坑边的小丑携着双短剑一划而过。

    蓑衣男双腕翻动同样擎出两柄短剑,一左一右与小丑飞身上树朝着影刺客绞杀而去!

    叮叮叮!一连串的火星与金属交鸣,蓑衣男与小丑将短剑挥舞成了一片光幕,好像要令中间的那道黑影再也无所遁形。而影刺客却毫不慌乱,双臂上下翻飞,匕爪刃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黑色印记,于光幕中穿梭往来一时间竟还打的难分难解。

    书生衫少年看了一会小丑与影刺客那凶险的近身搏杀,转头奇道:“你是怎么知道他来了的?”

    粗布少年头也不抬,轻轻拔下花盆中的幼苗,颇为惋惜的摇了摇头,“真可惜了,本想明天用新鲜的玉米做早餐呢。”接着将一颗干瘪的种子投入土中,灵气微微灌输那漆黑的土壤里竟突然亮起星星点点,然后一株粗壮的藤条就在两少年眼前蜿蜒生长向着坑顶爬去。

    粗布少年待藤条停止生长后使劲拉了拉,转头道:“我的魂具就是花盆,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加植物的生长。而那个影刺客在刚来的时候就踩中了我布置在附近的地蔓,所以我知道。”说着抓紧藤条爬了上去。

    书生衫少年点了点头,跟着他屁股后面向上爬,嘴里还恍然笑道:“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的魂具是个大坑呢!”

    粗布少年嘴角抽了抽,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悄悄放了个闷屁。

    书生衫少年毫无所觉嘻哈笑问:“相逢即是有缘,怎么说咱们也是生死与共的战友了,我叫古沉,你叫什么?”

    “孟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果有侵权 请联系我们,立即下架。